读趣阁 > 修仙之天道录 > 0627洞穴

  虽然是黑夜,但是在林间白雪的映照下,林间发着白光。郑乾能够看的很远。
  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让人着迷。郑乾一时间沉浸皑皑的白雪中难以自拔。
  雪花密如飘絮,大如鹅毛,在天地间扬洒。偌大的森林,顷刻间被白雪覆盖起来。郑乾一直紧绷的心在如此的纯洁世界,稍微放松了那么一会儿。他想起描写雪景的一首打油诗。
  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虽然这个树林里没有井,但郑乾放眼望。极目之处高低起伏尽是雪白的颜色。这样的大雪里,不管什么样的猛兽一如象诗中所说,白色而且臃肿不堪。
  郑乾自己脑补了那种情景。觉得非常滑稽有趣。
  郑乾等待大力归来的时间里,欣赏着雪景自娱自乐。
  茫茫的白色中一个小小的红点出现在郑乾眼中,那个红点儿飞速地朝这边移动。
  大力回来了。
  “郑哥,前面有情况。”大力刚一站定。就告诉郑乾前面有情况。
  “前面有猛兽?还是妖怪?”前面的情况郑乾猜个八九不离十。在这个世界,连束缚封印自己仙力的古怪囚牢都有。森林里有毒虫猛怪,甚至山精树怪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郑哥,这回你还真是猜的不对。前面既没有妖怪,也没有猛兽。而是有一个快要冻死了的和尚。”。
  “和尚。深山老林,人迹罕至地方会有和尚,这么恶劣的天气。那个和尚境界有多高?是不是境界很高?”。
  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中,也只有生活在野外的猛兽和有修行在身的郑乾才能自如应付,恍若无事。普通人根本走不了这么远。半路就成了野兽的食物。
  “郑哥,这次你可是猜——的又不对。”。大力故意卖了个关子,“我跟你说,郑哥,那个和尚在我的神念扫描里,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和尚,没有半点儿修为。”。
  嗯?这可有意思了。一个普通的和尚跑到深山老林里来干嘛?森林里有宝贝?千年人参还是万年何首乌?吃了可以让人立地飞升的那种仙药。
  ”看样子,那个和尚又冻又饿,恐怕捱不了多久就会冻饿而死,看着很可怜。郑哥我们救不救人?“。
  ”救啊,怎么不救?我们是不想节外生枝,可我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和尚能独自一人跑这么远。来到这里,这个人有两下子。正好我们可以跟他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郑哥,你跟我来。“。大力在前带路,郑乾在后面紧紧跟随。
  大力的速度很快,刚才就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出去了几百里路,跑到了森林深处。越往深处,郑乾对于那个和尚的来历越好奇。郑乾都不知道一个没有半点保命本事的和尚干嘛跑那么远来修行。
  大力停在一颗大树下。
  大雪很快将所有的踪迹遮盖住了。大力转圈找着。
  ”奇怪,那个和尚怎么不见了?刚才我还看到他在这儿要死要活的呢?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跑哪去了?“。
  ”是这儿吗?你不是把他吓跑了吧?“郑乾问。
  ”就在这个地方绝对错不了。我发现他的时候,我根本就没现身。他根本不知道我的到来。怎么会吓到他逃跑。“大力继续寻找着,试图从大雪掩盖的痕迹中找出一点线索。
  ”奇怪,我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他躺在树下面都快饿死了。怎么说没有就有了呢?嗯。这是什么?“。
  大树背风的一面,有一块树皮突出来。树皮间卡着一撮毛发。
  大力将毛发形状跟头脑中的所有资料比对了一下。
  ”郑哥,这撮毛发是从一头巨大的野狼身上挂下来的。唉呀,坏了,是不是那个和尚被野狼叼走了?“。大力后悔急着向郑乾汇报,而没有给那个和尚布上保护结界。
  有了毛发,大力的跟踪技能有了用武之地。他提取了毛发上的信息。
  ”郑哥,在那边。“。
  大力找准方向,朝离大树不远的一座山头飞去。
  因为风雪的关系,毛发上的气味与留下来的气味时断时续。大力飞不快,有时候还要停下来确认。
  郑乾二人循着气味儿沿山而上。
  半山腰,大力扒拉开一团灌木。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郑哥,那个气息在这个洞口消失了。应该是进了洞了吧。你看灌木丛挂着一条破布。这条破布是从和尚的衣服上扯下来的。这就对了,我在回去报信的工夫来了一头饿狼。把和尚拖进了山洞。给吃掉了。雪这么大,饿狼找不着食物,什么东西不吃啊。何况那个和尚并不是很瘦。“。大力怕惊动了里面的饿狼,传音郑乾。”郑哥,那个和尚肯定已经进了狼肚,我们回吧,留下来没什么意义。“。
  ”还是进去看一眼,如果真的是和尚给饿狼吃了,我们也说不出什么。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这是森林生存法则,我们不能随便干涉,但是谛听是我们兄弟,地藏是易虹的师父,佛老又在我们这儿,他们都是佛门中人。看在他们的面上。我们拿上几块狼吃剩下的骨头,给他筑个坟冢也算对的起他了。跟谛听他们也有个交代。“。
  郑乾不想离开,执意要进去,他给大力说了必须要进去的理由。自己有好几个佛门的朋友,遇到这种事儿,虽然不能干涉从林法则,但郑乾至少可以将那个和尚的骨殖收起来。让他入土为安。
  还有一个郑乾不能说出来的理由,谛听可是在外面看着呢。同门如此惨状,郑乾怎么也不能做出让谛听失望的事儿。
  ”郑哥,听你的。进洞。”。
  这个山洞很小,只容一个弯腰勉强进去,里面肯定也没有什么妖怪之类,就算有郑乾也不怕。他在囚牢里的受的窝囊气现在还憋在心头没出呢。这时候有那不开眼的妖怪出来,正好撞在郑乾的枪口上。成为郑乾发泄怒火的靶子。
  郑乾憋着要大开杀戒。准备用妖怪或者猛兽的鲜血洗刷囚牢中遇到的耻辱。
  二人也不隐身,大摇大摆地进了山洞。
  穿过狭窄的洞口,经过一段低矮的洞道。拐了一个弯,前面豁然开朗。展现在二人面前的一个很宽敞的洞,由于洞子很深,洞到这里的弯曲又很多。外面的寒气根本吹不到洞中。里面还非常暖和。
  洞顶与洞壁上有各种不知名的发光的石头,照射的山洞中有一种很神秘的光辉。
  山洞的尽头有一股热气蒸腾盘旋。那是一处热泉。泉水形成方形的水潭。水面与地面持平。热水伸手可及。
  “这只野狼很会找地方,山洞不错啊,里面不冷,还有热水。”郑乾二人感慨。
  “咻,咻。咻。”大力抽着鼻子。“怎么有一种烤肉的香味儿啊?郑哥,你闻到了没?”。
  郑乾一提鼻子,果然在空气有一线肉香。
  “在那边。”大力一指水潭里那面。那面就是洞壁了,已经到了山洞的尽头,石壁中怎么会人烤肉的香味儿?
  “我看看。”大力纵身跃过水潭,洞壁与水潭之间仅有半尺宽的距离可以容脚。这对于大力来说容易的很,大力稳稳地站在水潭边。手在石壁上敲了敲。石壁发出“空空”的声音。
  石壁薄薄的一层,后面还有空间。
  “郑哥,快过来。”大力手在石壁上一推,石壁翻转。又露出一个洞口。。
  里面还有一个山洞。那个山洞比外面还有小一点儿。山洞的角落里铺着一堆干草,干草上躺着一个人。
  “呼,呼,喝,喝。”那人酣声如雷。睡的十分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