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修仙之天道录 > 0628蜕变磨炼

0628蜕变磨炼


  郑乾二人进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山洞,经过一段长长曲折的石道,他们到达了一个有热泉的比较宽敞的山洞,以为到了山洞的尽头,里面既没有野狼的身影,也没有大力所说的和尚的身影。二人正在狐疑。大力捕捉到空气一丝肉香。
  大力跳到水潭那边儿,那边的石壁原来是一道活动门。
  轻推之下,石壁翻转,水潭那一面别有洞天。
  角落里有一堆干草,干草上躺着一个人,那人酣声如雷,睡的正香。
  另一个角落里,有一堆已经熄灭了的火堆。火堆上方的架子上还穿着一块烤熟的肉。香味就是从那块肉发出来的。
  郑乾迅速用神念扫描了睡觉的那人,那人体内没有半分神力。就是一个普通人。
  “郑哥,他就是那个快要冻饿而死的和尚。”。
  郑乾见那人虽然一身破烂衣服都成了布条挂在身上。因为远离人世很久,脸上的胡子也乱蓬蓬的象一个鸟窝。
  这人对郑乾与大力的到来毫无察觉。在睡梦中叭唧着嘴,似乎正在吃什么东西。
  “他哪里象是快冻死的样子啊,你看他红光满面的。除了瘦点儿。活的更滋润。”。郑乾二人大声说话,
  和尚好像很长时间没好好睡一觉了。郑乾二人根本影响不到他的酣睡。
  郑乾打量着山洞,火堆旁边有一个巨大的狼头,那只野狼瞪着双眼,死不瞑目。仿佛在对郑乾诉说着自己的冤屈。跟狼头在一起的,还有几根啃的干干净净的骨头。
  “真是奇怪呀,大力呀,这个事不大对啊。不是狼吃人吗?怎么人反而把狼给吃了。你说的没错。这个和尚就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和尚,他怎么能杀的了这头狼呢?”。
  “郑哥,不如我们利用狼头施展还原术,看一看野狼与和尚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力给酣睡的和尚下了一道禁咒,布置了一道结界,如果没有大力解除结界,那个和尚会睡到天荒地老也不会醒。
  “郑哥开始吧,我非常好奇。”。
  郑乾将手放在野狼死不瞑目的眼睛上,念了一声咒语。
  二人面前的空气凝成一块屏幕,野狼的活动展现在屏幕后。
  野狼的体形很大,象半个牛犊大小。它的家果然就在这个山洞里,那堆干草也是它休息的地方。
  它好像睡醒了,伸了个懒腰,走到石壁前,前爪推开石壁直接下到水潭中。
  野狼竟然踏着潭水从水面上径直走了过去。
  郑乾二人这才发现,原来有一条石道隐没在水下,那条石道没在水下半尺,加上热气的蒸腾,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是发现不了。
  野狼出了山洞,望着天空前爪跪下,做出了跪拜的动作,丝丝的白气从野狼的鼻孔冒出来。
  这只野狼竟然在修炼。不大会儿的工夫,野狼做出侧耳倾听的动作。仿佛听到了什么动静。它跃出山洞,站在一块大石上,朝山下望。
  顺着野狼的目光,视野转到山下的森林。
  皑皑的白雪里,有一个人顶着风雪,不顾天黑路滑,一步一步踩着没膝的雪朝前走着。
  那个人似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只是凭借本能朝前走,他没有方向。或许直到他倒下死去,才算是走到人生的终点。野狼的眼睛微微眯着。它好象也处在挣扎之中,救或是不救?
  那个人在雪里跌跌撞撞,一步一个跟头。很快就倒在雪地里没有了动静,
  ”这就是我遇到的那个和尚。郑哥,你看,他就是倒在那颗树下。“大力说道。
  野狼跑下了山。它决定要救人了。
  ”郑哥,可能我跟它先后遇到和尚,野狼发现了昏倒的和尚,跑下山救人。山洞离着大树有一段距离,在这个时间差,我也发现了那个和尚,马上向你汇报,我们两人正好完美的错过。“。
  野狼来到树下,围着和尚转了几圈儿。嚎叫着,用嘴拱着那人脑袋试图叫醒他,但和尚脸上毫无血色。手脚都冻的僵直了,哪里还醒的了。
  野狼张口叼住和尚的衣服,将和尚甩到狼背上,朝着自己洞穴走去。
  一路上野狼的速度很快,期间大雪一直在下,很快便将野狼与和尚的踪迹掩盖了。
  野狼将和尚拖过水潭,拖到干草上。它含了热水喂给和尚。又将几颗已经干瘪的果子塞进和尚嘴里,和尚无意识地吞咽着水与果子。连续喂了几颗果子,和尚的脸色比刚才稍微好了许多。
  见和尚没有生命危险,野狼走到另一个角落,继续自己的吐纳工夫。
  吸入空气,呼出白气。白气萦绕在洞中。
  突然正呼吸吐纳的野狼一窒,身体象虾米一样弓了起来,口中发出痛苦的哀嚎。
  大量的白气从它的身体中钻出来,洞中象是着了火,烟雾腾腾。
  “郑哥,这只野狼修炼走偏了,没有人指导盲目修炼,走火入魔了。”。
  野狼的眼睛里冒出血。它痛苦地翻滚。不住地嚎叫。它想站起来走向角落里放着那几颗果实。
  那几颗果实是野狼在森林中与其他的猛兽战斗了多次才夺回来的灵果,灵果仙草都有猛兽守护,为了得到这些天材地宝,野狼没少跟野兽生死搏斗。它平日也遇到过走火入魔的情况,只要吃一颗果子就好了。
  然而这一次的情况似乎更加凶险,它竟然站不起来,也不能移动。灵果就在唾手可得的地方,差了只是一个手指的距离,但这一手指的距离不亚天堑。无论野狼用多大的力气,付出多大的努力,就是够不到灵果。
  饱受修炼偏差痛苦的野狼没有注意,它救的那个人其实早就醒了。
  那个和尚肚中有了野狼喂给他的灵果垫底,再厉害的冻伤也被治愈了。洞中的温暖,灵果的药力将和尚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野狼的嚎叫把他吵醒了。
  他只是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下,马上就把眼睛闭上了。
  太可怕了,这是什么地方,竟然会有这一只巨大的野狼。白森森的獠牙足有半尺。巨大的体形比一只牛犊还大。这只野狼好象受了伤,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努力去够角落中的那几颗果子。
  和尚再一次慢慢睁开眼,他确定野狼因为走火入魔的痛苦,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醒了。
  和尚看到那几颗果子的时候,他的眼里冒出了腾腾的火苗。
  那是几辈子都不可能获得的灵果,没想到这只野狼竟然攒了这么多,如果要是自己吃了,那么自己一直想突破的境界马上就能突破,就算不能突破境界,也能早日结束这艰苦的蜕变磨炼。蜕变磨炼的过程简直让他换了一个人。修行全都归零。孤身一人要么悟出大道,要么忍受凡人身躯的苦痛,一直走到蜕变磨炼期结束。他历尽千辛万苦来到深山,他的算盘很如意。在深山中他可以六根清静,最适宜修行。没有尘世的打扰,说不定自己对佛法的领悟更深一层。就算不能领悟,深山中的天材地宝很多。如果自己运气好,得到一两样吃了,照样可以早日结束蜕变磨炼期,不能使用修为的日子真的太难过了。
  他想的很好,现实却给了他几个响亮的耳光。。
  他高估了凡人身体承受艰苦环境的能力,春秋夏三季还好说,吃树叶也好,啃树皮也罢,总算捱过来了,在这期间他为了寻找灵果,既要时时提防毒虫猛兽,又要跟疾病,饥饿斗争,有几次简直差点当场死去。眼看又到了冬天,他估量一下自己的能力,没有任何资本可以让他安全渡过这第五个冬天,于是他要返回尘世,来年春暖花开再做打算,但是他走的太远太深,只凭着他两条腿走出大山深林谈何容易。
  北风吹来,大雪纷飞,森林中找不到可食之物,他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