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不能出卖小猫咪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www..cc】,
  
      安久久从八九岁开始每年都会发作一两次的嗜睡症状在这两张纸上终于有了名字keeev综合征,又名复发性嗜睡症。
  
      两页纸里头有一整页都是关于安也发病期间的症状描述和陪护指南,最下面贴了一张名片,应该是她主治医师的名片,下面写了一行字,意思是如果她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攻击性太严重的话,可以联系这位医生。
  
      另一页纸是一个列表,里面列了开门密码银行密码电脑开机密码手机密码和支付软件密码,几个保险单存放的位置,她动产不动产列表,财产公证之类的。
  
      只是间歇性睡着几天最多几周的病,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备着这种列表。
  
      迟拓没有去看第二张纸,他在电脑上搜索keeev综合征的资料,安也那张纸上专用名词太多,他对认知行为混乱这个词很疑惑。
  
      安也发作时的症状很多,第一条就是这个认知行为混乱,说她会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会很淡漠,言语会有攻击性。
  
      而且,会食欲减退外加性欲亢奋。
  
      迟拓回想安久久小时候嗜睡的时候,确实不怎么爱吃东西,强行叫醒会发脾气,醒了看到人也确实会分不清楚梦境现实,只是那时候没有这样的名词,只是单纯地觉得她就是睡蒙了。
  
      那时候,她远远没有现在这么严重,那时候她睡在床上并不需要一个专人二十四小时陪着,她饿了会起来去冰箱找吃的,只要不叫醒她,她基本都很安静。
  
      没有严重到需要两张纸的陪护指南。
  
      十年没见,五年只发红包的联系,哪怕他用尽方法靠近她,她也已经有了太多他不知道的经历。
  
      比如小兰在确认他没有危险后透露的她和经纪人的关系,比如那个在她家里装监控的私生饭,比如她这已经被确诊的病。
  
      兰一芳接他的时候战战兢兢,走的时候不清不楚,迟拓站在走廊里盯着书房和那三扇关着的门。
  
      哪个是安也的房间
  
      她睡着了他进去是不是不太好,屋里暖气很足,他脱了外套单穿一件毛衣都在出汗,想来她都在睡觉了应该也不会穿很多。
  
      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能穿吊带绝对不穿t恤的睡衣风格
  
      迟拓犹豫着后退,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白猫估计是看他在客厅徘徊太久了,走过来拿头撞了一下他的小腿。
  
      他低头,和这只蓝眼睛的家伙对视。
  
      到底是曾经流浪过的猫,要求很明确,确认迟拓在关注它之后它就溜达到放猫罐头的柜子前面,一屁股坐好。
  
      一气呵成,理所当然。
  
      迟拓失笑,起身给他弄罐头,顺便把猫砂也铲掉,做事的时候,他可以慢吞吞地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厨房里很空,冰箱冷藏层非常反人类地放了半个冰箱的矿泉水,冷冻层则是一盒一盒标注好食用时间的减肥餐。
  
      迟拓拿出一盒打开看,里头是一块邦邦硬的鸡胸肉,半盒硬成坨的水煮菜,和一勺左右的土豆泥。
  
      没有佐料,全部水煮,一天只能吃一盒,食用指南上头写着微波炉加热的时间,加热完以后可以往里头撒一点玫瑰盐。
  
      迟拓“”
  
      他如果在安也发病期间得住在这里照顾她,第一步就是得先给自己采购点人能吃的东西。
  
      申请一段时间线上办公,幸好那个案子刚结束,他还有一段空档期。
  
      接下来,就是他的换洗衣服,贴身内衣裤,日用品。
  
      他快要热死,在思考是不是要把身上那件黑色毛衣脱了。
  
      可他里头穿的是秋衣,十二月底的白港市太冷了,他一直穿着黑色衬衫也是因为这颜色的衬衫里头穿件秋衣比较不明显。
  
      可惜里头埋头大睡的人不给他买生日礼物了,不然她买的那种连体睡衣这种时候可以应急。
  
      叹了口气。
  
      吃完罐头跟在他屁股后头的白猫也跟着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没吃饱吗”他蹲下看猫。
  
      猫听不见他说什么,只是被他动作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大步,冲他恶狠狠地哈了口气。
  
      真是好标准的猫主子性格,人类只是工具,用完就丢。
  
      迟拓维持着蹲着的姿势,仰头看着空荡荡的冰箱又叹了口气。
  
      乱糟糟的脑子总算平静下来一点。
  
      他回国没有告诉安久久主要是因为工作还不稳定,他当时也没混出名堂,帮不上她的忙,再加上她过年的时候给他发了红包连新年快乐都懒得说了,完全就是在敷衍,他就想等一切都稳定了再找她。
  
      一等就是一年。
  
      这一年他真的想了很多重逢的画面,比如跨年晚会觥筹交错的时候他递上自己的名片,比如粉丝见面会的时候他拿着她的签名照找她签个名,比如过年回望城去给王珊珊拜年。
  
      他怎么都没想到是这样的。
  
      她又睡着了。
  
      和十年前她每年偶尔发作的睡着一样,只是那时候通常是王珊珊找他让他在她忙得时候帮忙投喂一下免得安久久饿死。
  
      十年后,王珊珊不在白港市,就换成了她自己找他。
  
      迟拓不知道为什么,心酸的同时也有些释然。
  
      时间长河太深太长,他回国后一直找各种借口推迟告诉安久久的时间,何尝不是因为近乡情怯。
  
      现在,虽然一切都变了,她的嗜睡从医生都诊断不出来到有了一个具体的名字,她从在望城那个八十几平米的小小三室一厅里搬到了三百多平米的大平层,外头是整个白港市市中心的夜景和一百多平米的空旷露台。
  
      可他担心的却仍然只是,她一会醒了吃这个减肥餐会不会把餐盒丢出去。
  
      看起来真的太难吃了。
  
      他这几年健身也在控制饮食,高蛋白低碳的也几乎每天都吃,但是真没见过那么虐的减脂餐。
  
      她本来睡醒了吃的就少,还吃这种东西aaaheiaaahei
  
      迟拓拿出手机开始点外卖,白港市在凌晨还有二十四小时的生鲜配送,他估摸着点了两个人两天的菜量,也顺便给自己买了两天的日用品,给助理林浩发了个定时邮件,让他今天下班后到他家里帮忙把笔记本闪送给他,费用单独算。
  
      其他的,白天用书房里那台电脑暂时过渡一下也可以。
  
      都安排好,他又走到走廊里,盯着那三扇门。
  
      白猫又过来用头撞他,撞完以后走到最里头那一间门口,坐定。
  
      迟拓意外的挑挑眉“她睡这间房”
  
      白猫冲他喵呜了一声,起身开始用前爪扒门,动静挺大,哐哐哐的。
  
      迟拓怕把安也吵醒,赶紧过去拧开了门把手。
  
      里头并不是全黑,绕卧室一圈的乳黄色灯带被调到最暗的光线,能隐隐约约看到正中间那张床上躺着一个人,侧躺的,整个人团成一团。
  
      白猫径直走进去,跳上床,贴着那人的腿弯躺好。
  
      迟拓想了想,没有再把门关上,留了一条给白猫进出的空间,手机振动,他下楼去拿刚才点好的外卖,两大袋子拎上楼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不真实感。
  
      没重逢之前存了一堆的问题,在看到她团成一团睡在床上的身影之后,都不见了。
  
      都不重要了。
  
      他和她能重逢,仍然是对方的紧急联系人,就够了。
  
      那些为了靠近她吃过的苦熬过的夜受过的伤在这一刻就仅仅只是重逢的代价罢了。
  
      安也这房子的厨房设备挺全的,估计是精装修自带的,烤箱蒸箱明火灶和电磁炉都有,旁边还放了果汁机咖啡机空气炸锅,只是都是全新的,上头贴着的塑料膜都还没撕掉。
  
      迟拓把鸡胸肉去掉筋膜,在上头改刀切十字方便入味,均匀摸了盐,加了一瓶苏打水盖上保鲜膜放到冰箱,然后开始清洗配菜,蘑菇芦笋和菠菜。
  
      已经四点多,他估摸着食材都处理完也可以叫安也起来吃早饭了。
  
      他多少有点紧张,切个蘑菇也小心翼翼,新刀刚开刃不太好用,白猫还在旁边见缝插针地偷蘑菇下去滚着玩,他有点手忙脚乱。
  
      所以当他听到一声有些沙哑有些迷茫的女声时,手一滑差点把自己指头切了。
  
      “迟拓”安也的声音,不,安久久的声音。
  
      迟拓回头,看着安久久一如十年前,穿着快要走光的吊带和热裤,赤着脚,揉着头发站在他身后。
  
      他眼眶一热,重新转身切蘑菇,声线非常平稳“你再睡会吧,还早。”
  
      身后没了动静,或者她又迷糊着走开了。
  
      迟拓强迫自己专心地切蘑菇,一颗两颗三颗。
  
      “你不热吗”不知道过去多久,安久久走回来,递过来一套连体睡衣,芭比粉的恐龙。
  
      迟拓拿着刀,盯着恐龙的那个凸起的角上面,在想这还是一只角龙。
  
      他必须得用这样毫不相干的诡异想法压住他心底汹涌冒出来的情绪,这一瞬间,他意识到了什么叫做现实解体,他根本分不清现在给他递连体睡衣的安久久是在现实,还是在无数个梦里。
  
      或许,这真的就只是个无比真实的梦,现实里的他还在放学后就赶到舅舅的面馆里帮忙去医院照顾妈妈,凌晨在医院走廊里眯一个小时就可以去学校了。
  
      太累了出现的幻觉吧。
  
      要不然,十年未见的安久久为什么看起来一点变化都没有,只除了,瘦。
  
      迟拓回神,她好瘦,视频里不觉得,现实看起来比视频里起码瘦了十斤。
  
      “哪来的睡衣”他把菜刀放到安久久够不到的橱柜里头才转身,哪怕分不清梦境现实,他也能清楚地记得那两张纸上的内容她睡醒了因为分不清现实梦境会有攻击性,所以家里尖锐的物品不能放在她能碰触到的地方。
  
      “生日礼物。”安久久咕哝了一句,完全迷茫的样子,提了个要求,“白猫在被子上吐了,要换被套了。”
  
      “被套放哪了”迟拓很自然地跟着她进了卧室。
  
      “那。”安久久指了指衣柜,往卧室的沙发上一缩,又闭上了眼。
  
      迟拓在给她换被套的时候,又看了旁边的连体睡衣一眼。
  
      生日礼物。
  
      十年前就买好了第二年却再也没有送出去的礼物请牢记收藏,网址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