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不能出卖小猫咪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www..cc】,
  
      杨正谊导演这次试镜说是非公开的,可规模仍然不小,他们在白港市闹市区很豪华的一个文化广场里头包了个微型剧场,清空了一整层,那一层电梯门口守着十几个保安,严查每个进出的人,有通行证的才能放行。
  
      王珊珊显然被这阵仗吓得够呛,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紧紧抓着安久久的手,手心都是汗。
  
      “一会不要露怯。”王珊珊压低声音,“见到其他竞争者微笑就可以了,该端着就端着。”
  
      安久久被王珊珊拉得一趔趄,脚上的高跟凉鞋拐了一下。
  
      “不要东倒西歪”王珊珊的引线又要被点燃了。
  
      安久久拽着书包站直身体。
  
      王珊珊给她找的造型师审美很一言难尽,因为试镜是非公开的,王珊珊只很含糊的说她女儿下午得去演个群演的角色,大概就是个高中生。
  
      安久久群演和平面都做过,这造型师也因为实在是便宜合作过几次,他几乎什么都没问,就给安久久画了个烟熏妆加背心热裤和高跟凉鞋。安久久不明白造型师为什么会觉得高中生会有这样的打扮,她身上那件背心图案甚至正在比中指。
  
      不过这造型师居然不是随便瞎弄的,他和王珊珊说,群演这种职业,越显眼越能让人印象深刻。
  
      他说这就是不良学生的打扮。
  
      王珊珊觉得林洛都杀人了,那肯定就是个不良学生了,于是就也觉得这造型不错,贴合人物。
  
      安久久捏着林洛的人物小传从上了出租车开始就没有说过话。
  
      她不是没和王珊珊聊过林洛这个人物,她也在王珊珊面前演过林洛,可王珊珊的重点永远都在她这个手势不行,那个姿势太丑,你应该照着电视上某某演,你一小孩琢磨这些干什么,我之前让你看的那个演林洛大人的那个演员的戏你看了没你要演得像她,而不是自己瞎琢磨。
  
      安久久就没有什么兴趣再往下说了。
  
      她知道自己很爱王珊珊,也知道王珊珊很爱她,可她仍然在大部分时间里都觉得窒息,就像现在这样。
  
      紧身的背心像是掐着她的脖子,无法呼吸。
  
      她选择憋着气给迟拓发消息。
  
      小鹅我觉得我今天完蛋了。
  
      迟拓在紧张
  
      小鹅不是,我妈给我弄了个造型,比中指高跟鞋烟熏妆的高中生。
  
      迟拓
  
      小鹅而且我数了下等候厅里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有六个,有五个都跟我一样打扮得跟不良少女似的。
  
      迟拓第六个
  
      小鹅第六个跟我撞衫了
  
      迟拓
  
      迟拓别紧张。
  
      迟拓杨正谊导演看的是演技,不是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小鹅你上面那么长一串居然是21个字你自己数过没有
  
      迟拓数过了。
  
      小鹅变态jg
  
      小鹅再见jg
  
      迟拓真的,别紧张,你之前演法绝对没问题。
  
      十五个字,这个疯子。
  
      迟拓没事,别怕,我在。
  
      安久久锁了手机不再理他。
  
      她刚才确实是觉得可能要完蛋了,等候室里的女孩子身边也都跟着家长,穿着风格都和她差不多,也就是王珊珊说的不良少女的造型。
  
      大家都觉得十八岁就杀了两个人的林洛应该是这样的不良少女,叛逆的恨不得嚼着口香糖看人说话都吊着眼睛的那种少女。
  
      可安久久写的林洛人物小传里,不是这样的。
  
      她觉得一个不良少女不可能能从两条人命案里面成功脱身,林洛身上的色彩应该非常复杂,她甚至觉得林洛有些像迟拓。
  
      过于聪明,过于懂得人情世故,很冷静的学霸。
  
      但是王珊珊和那几个和她一起试镜女孩的打扮让她觉得不安,有种明明考试前复习完所有内容信心满满地上场结果发现考的根本不是那一场的绝望。
  
      是不是她想太多了。
  
      她看着胸有成竹的王珊珊,看着昂首挺胸进去试镜的其他同龄人,她开始觉得林洛在离她远去。
  
      所以她憋着呼吸给迟拓发消息,一直到迟拓跟她说她之前演的绝对没问题之后,那一口气才终于憋到头。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只能喝果蔬汁,她又变得有些想吐。
  
      “别紧张。”王珊珊掏出口红给安久久补妆,口红在抖,她补了四五次才把那点红色抹到女儿嘴上,“别紧张。”
  
      不紧张。
  
      安久久心里想。
  
      更想吐了。
  
      试镜的那个微型剧场一般是给一些实验性演出做点映用的,面积不大,观众席就二十几个席位,现在稀稀拉拉坐了六七个人,三四台记录用的摄像机,只有中间四个人的位子前面摆着头衔和名字。
  
      左边坐着钱任仓副导演,头发花白,戴着一副很厚重的近视眼镜,嘴唇很厚,很沉默。
  
      右边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是电影主编剧朱飒,已经和杨正谊合作了四部电影,一张圆圆的娃娃脸,挺和气的样子。
  
      正中间坐着杨正谊导演,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皮肤黝黑,带着一顶鸭舌帽,五官很严肃地顺着一个角度倾斜,看起来非常难沟通。
  
      杨正谊导演旁边是制片人林尹尹,代表资方的,年纪最轻,四个人里头就他一个人一直都是笑眯眯的。
  
      安久久试镜的顺序是第四个,不太吉利的数字,王珊珊抽到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好看。
  
      安久久倒是无所谓,她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件事做完了。
  
      是死是活都痛快点。
  
      不然她和王珊珊迟早得疯一个。
  
      前面三个女孩进去的时间大概都维持在半个小时,进去的时候什么表情,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太大变化,脸上
  
      表情都挺茫然的。
  
      叫到安久久的时候,王珊珊很用力的拉了安久久一把,脸上的表情那一瞬间复杂的安久久都有些看不懂。
  
      她近乎凄切的想要女儿拿到这个角色,因为这个角色可以让女儿今后的演艺路好走很多,因为这个角色可以让她在老家重新扬眉吐气,因为这个角色让她撕掉了本来应该等安久久成年才撕掉的婚姻遮羞布。
  
      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安久久。
  
      临门一脚,她只能死死地拉着女儿的手,尖锐的指甲快要扎进安久久的手心。
  
      “安久久。”门外的助理又喊了一声,四号安久久在不在”
  
      “在。”王珊珊急急忙忙地应了,终于松开了安久久。
  
      “一定要成功。”她压着嗓子用命令的语气,“安久久,一定要成功。”
  
      安久久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王珊珊的迫切,她低头揉了揉自己被扎痛的手心,她只想跟王珊珊说她可能吃坏肚子了,她现在特别想吐,舌头下面一直在泛酸,她觉得不太妙。
  
      可那个助理又叫了一声,这次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
  
      安久久捏着自己手指咽下了快要涌出来的酸水,头也不回的跟着助理进了那个小剧场。
  
      小剧场厚重的木质门很重的关上了,阻隔了外头的窃窃私语和殷殷期盼。
  
      安久久看着从她进来开始就亮着灯的摄像头,腿有些软,不合脚不常穿的高跟鞋让她站直了都觉得打晃。
  
      她真的要吐了。
  
      她想。
  
      门口的助理似乎对她这种慢吞吞的行为很不耐烦,在她肩膀上推搡了一下,轻声催促“上去啊。”
  
      安久久本来就站不稳的脚踝因为这一推直接往旁边一软。
  
      安久久“”
  
      脚踝传来的疼痛居然让她直犯恶心的胃短暂的愣住了,她站直身体,干脆脱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赤脚走上台。
  
      上去的时候还听到那个助理很不避讳的冷哼了一声“真够哗众取宠的。”
  
      还不够呢,安久久在心底接下去,我一会还要在台上吐呢,保证能让你记一辈子。
  
      舞台是木质的,并不干净,她脚底板一定很脏。
  
      安久久站到舞台上贴着叉叉的地方,对着观众席中间那四个人鞠了一躬,自我介绍“老师们好,我叫安久久,今年十七岁,望城人。”
  
      中间那四人没有马上说话,林制片人笑了笑,用很轻的音量说了句“怎么都这打扮。”
  
      朱编剧说“还是有些不一样,这个脱了鞋。”
  
      四人都笑了。
  
      安久久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只能安静的站着。
  
      脚踝扭到带来的短暂疼痛消失,她的胃醒过来又开始翻腾,她只能继续用力捏着自己的手指,压着舌根。
  
      最先开口的是钱副导演“之前给你的试镜台本你都研究过了吧”
  
      安久久点头,脸色有些青白。
  
      她一直在想自己
  
      能不能撑过半个小时再吐,因为前头那几个试镜的进去时间基本都是半个小时。
  
      要不她表现的好一些争取二十分钟搞定。
  
      可是她五分钟都忍不了了。
  
      现在台下那四个人这样盯着她一个字都不说到底什么意思。
  
      她的胃都开始抽抽了,恶心的都不太想得起来自己之前排练的进来之后需要做的那些事,她只能选择最简单的、印象最深刻的。
  
      她选择了迟拓的站姿。
  
      冷静的学霸在这种时候会选择什么样的站姿,挺直背,手臂微垂,姿态防备,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防守的困兽。
  
      这姿势她真的非常熟练,那是她天天在一起都能看到的人,也是她现在唯一能稳住的姿势。
  
      她可能连一分钟都要撑不下去了。
  
      杨正谊导演转身跟朱编剧低声说了两句。
  
      朱编剧似乎是有些意外,也抬头定睛看了安久久一会。
  
      “你叫安久久是吧就是那个穿越三千年旅游项目里头演大学生的那个”朱编剧想了想形容词,“黄t恤背带裤。”
  
      “是的。”安久久点头。
  
      嗓子眼一阵排山倒海。
  
      “这气质完全不一样了啊。”朱编剧感叹了一句。
  
      也听不出好坏。
  
      “能再自我介绍一遍吗”钱副导演开口,“详细一点的,我们想听听你的发音。”
  
      “好。”安久久简单的应了。
  
      她不知道是因为又开口说了一个字还是因为她又点了一下头,这下真的完全没法忍,她捂着嘴赤着脚转身冲出了小剧场。
  
      她不能直接吐在舞台上。
  
      那是纯实木地板,上头好多缝隙,清理起来得疯。
  
      大家都愣住了,包括那个站在门口百无聊赖玩手指头的助理,厚镜片后头的眼睛瞪得老大。
  
      她不能把手从嘴巴上拿下来,连那个木头门都是用撞的。
  
      咚得一声。
  
      等候室里几十个人同时抬头,安久久在这种情况下还看到了王珊珊,满脸焦急等待着的王珊珊在看到自己女儿赤着脚捂着嘴冲出来的那一刻石化了。
  
      哈。
  
      安久久捂着嘴冲进厕所的时候脑子里就发出了这么一个音。
  
      哈。请牢记收藏,网址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