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不能出卖小猫咪 / 第三章

第三章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www..cc】,
  
      整幢楼都安静了,打开门出来想看热闹的想劝架的都停下了动作,看着301那个很少会出现的男主人此刻脸上的表情像是生吞了一颗鸵鸟蛋。
  
      惊恐又困惑。
  
      王珊珊颓然坐在地上,表情空洞麻木。
  
      这本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她很早就知道,安怀民在外头有女人,那女人就在安怀民调过去工作的那个城市,离望城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他们住在一起,安怀民在那个城市有自己的家。
  
      安怀民一直没离婚的原因她也大概能猜得到,他还在自来水厂工作,还要面子,而且那个女人一直都没有生孩子,安久久仍然是安怀民唯一的孩子。
  
      安久久是在高一的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出轨多年的男人其实也并没有特别用心的隐瞒这件事,大年三十各大家族群工作群都在发红包,安怀民在搓麻将没时间抢,就把手机丢给了安久久,让她多抢点,抢到多少分她一半。
  
      他惯常这样糊弄安久久,所以安久久也没有抢得很用心。
  
      安怀民的手机比安久久的性能好,安久久索性就拿着这个手机下载了游戏开了高画质玩,然后就看到了那女人发给安怀民的消息,那女人说,怀民你年初二能回来吗我想你了。
  
      安久久当时简直傻了,木木呆呆地点开那条消息,看到了他们的往来信息安怀民甚至懒得删历史消息,所以他们之间所有的能给孩子看的和不能给孩子看的消息都被安久久看完了。
  
      最后是王珊珊发现女儿不对劲拦下了女儿想要冲过去质问的动作。
  
      王珊珊给的理由很实际,离了婚安怀民可能连每个月那两千块钱都不见得会按时给她们,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住的这个房子。
  
      这房子最初是自来水厂的福利分房,后来搞了完全产权,大概要花四万多就能把房产证办下来,安怀民是望城本地人又是家里长子,安久久爷爷奶奶就说这好歹也算是家里第一套商品房,这四万多大家各自凑一凑,他们两个老人也出一点,要求房产证写他们两个老人的名字。
  
      安怀民是孝子,劝说王珊珊,说他是家里长子,按规矩这两老的以后也是要由他们家照顾的,等老人百年了,继承的东西肯定也会比他的弟弟妹妹多一份,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如就听了老人的话,别让老人寒心。
  
      那时候安久久才两岁多,夫妻两人还是蜜里调油的阶段,天真的王珊珊几乎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了。
  
      所以如果把安怀民出轨这层窗户纸捅破,真到了闹离婚的地步,安久久还未成年,王珊珊没房子没工作,安怀民现在只有安久久一个孩子,肯定会跟她争抚养权。
  
      到时候就得费时费力的打官司。
  
      所以她跟安久久说,我们等到你成年,等到你考上大学。
  
      安久久忍了两年,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谁谁”安怀民愣怔了好久才抖着嘴唇瞪着女儿,憋半晌憋出来一句,“谁他妈教你这么说话的”
  
      这种时候了,他还能站在当爹的道德制高点含沙射影的说王珊珊不会教女儿。
  
      安久久几乎要被气笑,她也真的笑了,带着和安怀民有些像的戾气问安怀民“还要在门口继续叫吗”
  
      这一刻,站在门内的安怀民在他女儿眼里看到了和他发狠的时候一模一样的表情,他以养家糊口为由离家多年,他看不起家里头发蓬乱眼角堆纹的发妻,其实也不太看得上自己的女儿。
  
      也不知道怎么遗传的,小小年纪就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偏偏他那个无知的老婆还想让女儿去当明星。
  
      百般嫌弃,每次回家都各种挑三拣四。
  
      结果今天他才发现,安久久长得跟他其实很像,尤其是浑身戾气的时候。
  
      血脉相连这个词在这一刻突然出现在安怀民的脑子里,他后退进了屋,眼底的情绪出现了一刹那的恍惚。
  
      那天晚上那场闹剧最后很虚无地收场了。
  
      迟拓在他们进屋了以后就走了,安久久还把他送到楼下,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对方家里有点什么破事心里都门清,走的时候,迟拓没避着众人,弯腰看了看安久久的脸,让她晚上一定要冰敷。
  
      安怀民也连夜走了,走之前也没有再和王珊珊吵安久久准备试镜的事,他只是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们都老实点过日子至于让老子上班请假回来吗
  
      色厉内荏的,没人理他。
  
      王珊珊在客厅坐了一夜。
  
      第二天的高三暑期补课,安久久请了假,迟拓在上学的时候连续给安久久发了好多条消息都没有得到回复。
  
      晚上八点多,迟拓晚自习结束去医院陪护时接到了安久久的消息。
  
      小鹅我睡着了。
  
      迟拓
  
      小鹅好困啊,昨天晚上睡到现在才醒。
  
      迟拓
  
      小鹅不行了,我继续睡。
  
      再之后哪怕迟拓突破强迫症给她发了不是三的倍数的消息,也一点回复都没有。
  
      第二天,安久久还是没来上学,迟拓倒是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看到了王珊珊从教师办公室走出来。
  
      “阿姨。”迟拓跑过去,“安久久怎么了”
  
      “啊,拓拓啊。”王珊珊看起来有些疲惫,看到迟拓倒是温和的笑了起来,“正好我还打算去你班里找你。”
  
      “久久有点低烧,在家休息。”她说,“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特别困,这孩子你也知道,从小就特别能睡。”
  
      “她昨天也睡了一天”酷暑天热,迟拓跑过来一头的汗,嘴唇抿起的角度让他看起来比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严肃,“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王珊珊看着面前的少年。
  
      其实昨天安怀民暴怒说迟拓是补习班的时候,她是真的有点心虚的。
  
      她这几年忙着帮安久久找进演艺圈的门,印了整打整打的名片,听到哪里有导演或者需要平面模特的项目就往哪里钻,确实对安久久的教育忽略了很多。
  
      主要安久久也懂事,成绩一直不算差,平时她没时间做饭安久久会早起把一天的饭菜都做好放冰箱分装起来,每次家长会老师对安久久也几乎都只有夸的,夸她懂事乐于助人,夸她聪明乐观性格好,虽然班主任偶尔会非常委婉地说安久久这孩子对谁都笑眯眯的但是其实没什么朋友,中午晚饭都一个人吃,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很多感情好到可以手拉手一起上厕所,但是安久久似乎没有这样的朋友。
  
      她小学倒是有过一个好朋友,叫岑颖,就像班主任说的那样,会手拉手一起上厕所的关系。但是升了初中以后两人在不同的学校,再加上她拍了个家喻户晓的广告,岑颖性格内向,每次和她出去玩都会被人盯着看,一来二去的,就自然而然的疏远了。
  
      安久久从此也对交新朋友这件事情失去了兴趣。
  
      所以严格来说,安久久的朋友其实真的只有迟拓。
  
      王珊珊不是没有想过男女有别这件事,这个年龄的孩子,他们小区都有好几个会偷偷摸摸手拉手躲在草丛里的少男少女,她也想过最坏的可能,万一这两孩子朝夕相处处出一点别的感情,那她该怎么办。
  
      她倒不是不喜欢迟拓这孩子,可早恋总归是不好的。
  
      而且以她女儿的外在条件,留在望城这个小地方太可惜了。
  
      只是迟拓太稳了。
  
      这小孩从小到大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早熟得一塌糊涂。
  
      大概四岁吧,有次迟拓爸妈不在家把迟拓放在他们家,她脑子里还觉得这两孩子还都是婴儿阶段,晚上睡觉前洗澡,她就准备和以前一样把两娃衣服脱光往水盆一丢。
  
      结果迟拓拒绝了。
  
      他说阿姨我是男孩子不可以和女孩子一起洗澡了。
  
      她当时都惊了,跟张柔说,张柔也惊了,以为幼儿园老师教了点什么,结果幼儿园老师说这是下学期的教学内容。
  
      可能是那次太震撼的原因,王珊珊对迟拓的印象就一直处在他自己肯定能把握好的阶段。
  
      他也确实能把握好,和安久久在一起也玩游戏也会打闹,但是她观察了好几次,似乎从十三四岁开始,他们的打闹就仅止于嘴炮了,几乎没有再有过什么肢体接触。
  
      她还看到过安久久拿了别的同学塞给她的情书被迟拓教训的场景,迟拓说,这种年纪的男孩子所谓的暗恋不值钱,别收人家礼物,也别被人家甜言蜜语骗了。
  
      “不用去医院,她那个犯困就连着睡几天的老毛病犯了。”
  
      王珊珊最终还是把想拜托迟拓的事说了出来,主要是实在找不到人了,安久久这一睡不醒的毛病她心底总觉得有点不正常,不太愿意让外人知道。
  
      “拓拓,你今天晚自习放学能帮阿姨回家一趟吗”
  
      “阿姨今天得去一趟你安叔叔那边,晚上不一定回得来。”王珊珊说,“久久真要开始犯困估计连吃饭都懒得吃,你帮我看看我放冰箱里的吃的她有没有拿出来吃,如果没有,你就把她叫起来盯着她吃一点。”
  
      “她班主任刚才还给我这一叠东西,你一起帮我交给她。”王珊珊把手里的试卷袋递给迟拓。
  
      迟拓接过,应了声好。
  
      没有太过急切,也没有勉强。
  
      王珊珊顿了顿,声音轻了一些“阿姨这次去找你安叔叔为的就是那些破事,最迟明天晚上就回来了,我给久久留了字条也跟她说过,但是她犯困的时候容易不记得事,万一她闹起来,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别让她吃太多碳水和油腻的东西,这孩子吃得一多脸就肿。”
  
      “她这毛病你也知道,之前带去医院看过,医生说可能和压力太大有关系,有些孩子压力大了会逃避,久久犯困应该就是逃避的一种。”
  
      “但是前天晚上事闹那么大,肯定还是得解决”
  
      后面的话对着个孩子实在难以启齿,王珊珊断断续续的。
  
      “我知道。”迟拓打断了王珊珊,“她这两天如果醒了我会跟她说的。”
  
      平平静静。
  
      稳如泰山。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