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女生频道 / 悱恻绵绵 / 第32章 过不去的坎

第32章 过不去的坎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白夏晚猛地抬头,眸中满是惊恐,原本浑浊的脑子都清醒了,疯狂摇头“不行!”\r
  意识到她反应有些大,故作伤心道:“虽然我现在和你哥已经离婚了,可我喜欢的人是他。”\r
  这样说应该可以了吧?\r
  他应该就死心了吧。\r
  女人拒绝的意思实在是过于明确,想让人忽略都难。\r
  陆行译心尖一痛,眉眼微微下沉,眸中划过一丝落寞。\r
  “嫂子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的,我送你去医院。”\r
  ……\r
  从医院出来后,白夏晚脸色有些苍白,但明显人精神了许多。\r
  终于是活过来了!\r
  那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r
  “行译。今天谢谢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r
  白夏晚笑容明媚,似乎刚刚的狼狈从未存在。\r
  陆行译嘴角勾起笑意,眸中带着几分眷恋,轻声道:“嫂子,你太客气了,我送你回去吧。”\r
  白夏晚可不想和前夫的弟弟再扯上什么关系,微微摇头拒绝,“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回去就行。”\r
  陆行译薄唇抿成一条线,眼底划过抹失落,一时间并未吭声,像只被丢弃的小狗般。\r
  见此,白夏晚眸子微闪,最终咬了咬牙,故意微微垂着眼眸,装作伤心的模样,“那个,你知道你哥干什么去了吗,我好像还听到了别的女人的声音。”\r
  这该死的狗男人!\r
  渣男!\r
  她不会放过他的!\r
  陆行译不由心间犯疼,眼眸深邃,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甘,“你就真的那么喜欢我哥吗?”\r
  喜欢到了这种地步吗?\r
  白夏晚不想再给他任何的希望,眼睛一亮,重重点头,嘴角勾起笑意。\r
  “是呀!”\r
  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r
  陆行译快速挪开视线,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声音低沉,“既然你那么喜欢我哥,那我更不能告诉你了,省得你到时候伤心。”\r
  他放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最终还是选择一声未吭。\r
  白夏晚反倒来了兴趣,想知道狗男人到底干什么去了,晾下她就跑,故意搓搓手显得局促不安,眉眼间带着几分忧愁。\r
  “你告诉我吧,我不在乎他喜不喜欢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我下次也就知道如何处理了。”\r
  陆行译眉头紧皱着,见白夏晚执迷不悟,眸中带着几分恼怒,说话的语气多多少少有些恨铁不成钢。\r
  “你能不能清醒一点,我哥根本就不爱你,你不要再这么恋爱脑下去了。”\r
  即使是被批斗了一番的白夏晚,眼底丝毫没有任何退意,甚至还带着几分幽怨,装出一副为爱痴狂的模样。\r
  陆行译心疼的心尖都颤了一下,眼神越发的阴沉,就快忍不住想发火时,就见一辆熟悉的车停在他们了眼前。\r
  陆行知从车内快速抱出一个女人,飞快跑从两人身边跑过去,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r
  白夏晚看着陆行知怀中女人的脸,跟上次在墓园看见的照片一模一样,一下子就愣住了。\r
  不是吧?\r
  女人的眼睛没有聚焦点,陆行译下意识的就误以为她伤心了,心又跟着痛了痛。\r
  真的就不能看看他吗?\r
  为什么要一直喜欢他哥呢?\r
  他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啊!\r
  他下意识地扯了扯嘴角,笑容中带着几丝勉强,苦笑一声,“你现在应该知道我哥去干什么了吧?”\r
  白夏晚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慢悠悠地点头。\r
  天啊,该不会是看到鬼了吧!\r
  怎么会有那么像的人呢?\r
  该不会是那个药有问题吧,搞得眼睛花了?\r
  白夏晚一副愣愣的模样,似乎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r
  陆行知眼神中又多了几分幽怨,觉得白夏晚真是无药可救了,有些生气了,“你就死心吧,我哥是绝对不可能会喜欢你的!””\r
  这孩子,怎么突然间就生气了呢?\r
  白夏晚为了保持人设,轻轻摇头,倔强道:“说不定有一天,我也可以走进他的心里呢!”\r
  走个屁心里!\r
  陆行译眸中满腔怒火,轻啧一声,下意识道:“你永远都不可能会被我哥喜欢的。”\r
  他的话非常直白,甚至带着一丝敌意。\r
  白夏晚干脆不说话了,垂着眉眼望着地面,摆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心中满是不爽。\r
  她才不稀罕他喜欢呢!\r
  陆行译以为她这是又伤心了,没有再犹豫,立刻就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r
  “刚刚我哥怀里抱的女人是秦若,是他一辈子都不会不管的人!”\r
  这么说应该会觉得膈应了吧?\r
  他又继续絮絮叨叨说了几句,甚至还加重了某些词。\r
  “她的双胞胎姐姐秦诺是我哥的初恋,她为了救我哥,死在了我哥怀里,是我哥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的女人。”\r
  “秦若就是我哥永远过不去的坎!”\r
  不是鬼就好!真是吓人!\r
  白夏晚松了口气,有些惊讶陆行知的过往,但面上并未表露出来,低着头轻声道:“心诚则灵,只要我坚持,说不定你哥到时候就对我有好感了呢,毕竟你说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r
  这世界上的恋爱脑怎么这么多?\r
  白夏晚都快要佩服自己的演技了,忍不住悄悄比了个赞。\r
  陆行译捏了捏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重重的叹了口气,语气又加重了几分,“你再优秀都没有用的,秦若姐当时出事的时候我哥就在跟前,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r
  就连他直到今日,心中都还无法忘怀,每次想起心中有种无力感。\r
  那么优秀的人儿,说没就没了啊!\r
  氛围突然安静下来,彼此的呼吸声都在此刻听得清清楚楚。\r
  陆行译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耐心安抚道:“嫂子,我不是说你不够优秀,而是我哥实在很难忘记别的女人,你还是趁早放弃我哥吧,选择别人比较好。”\r
  比如我!\r
  有些话他没说出口,虽然无奈,但语气十分轻柔,听得出他意有所指。\r
  “嗯,你说的对,人是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白夏晚缓缓抬头,露出好看的笑容,说的话同样意有所指。\r",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