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理智的我能活下去吗 / 第十章 笔录

第十章 笔录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血月妖艳的光打在真空管上,反射的光直直的冲着天台的入口,江宁的影子在照射下被拉的老长。
  一个身影从江宁的影子中浮现,但浮现的部分却快速化为黑雾。
  身影似乎在挣扎,但却无力回天,阴冷的风吹过,似乎是它最后的哀嚎,又仿佛是它的告别。
  听着风声,看着黑雾的消散,江宁突然感觉心里一堵,一股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似乎是身体本身所拥有的情感。
  世界逐渐变得模糊,一个晃神,三人回到了酒店里。
  “镜鬼居然藏在你的影子里!这行为机制和资料上不一样啊。”李航挠了挠头,闲的十分疑惑。
  江宁没有回话,也在疑惑着镜鬼为何没有动手,之前的楼道里分明是最好的下手的机会。
  而且在镜鬼消失的时候,那种怪异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原身和镜鬼又是什么关系?
  “可能是磁场异化,行为模式冲突了,所以正处于调整之中。”王令双眼眯起,最后仿佛想通了什么,不着痕迹的看了江宁一眼。。
  “磁场异化,是什么东西?”江宁脑袋一偏,望向王令。
  “磁场与磁场之间会相互影响,要么相互合并,要么排斥。合并后会形成新的诡异,以强大的诡异为主导意识。而排斥则是诡异相互影响,导致行为模式改变。”
  “如今的这种情况,到是很符合排斥的情况。”王令扶了扶眼镜,解释道。
  虽然王令说的很有道理,但江宁仍感觉一股疑问盘旋在心头,诡异之间相互影响,那么另一只诡异是谁?
  但看此情况,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没在开口。
  到是李航直接跳过这个话题:“那应该就是这样了,现在江宁和我们一起回去吧,做个笔录。”
  ………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街道上路灯散发着白光,平时热闹、繁华的商铺只剩下几家还在开着,大部分都已经关门歇业了。
  三人并排走在路上,拖沓的脚步声成了三人间的主旋律。
  似乎是受不了这样的寂静,李航侧过头对着江宁说道:“江宁,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我还是个学生。”
  “那你……害,其实常人碰到诡异的情况很少,有的人一辈子也遇不到几次,所以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李航感觉很惊讶,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安慰道。
  “他没你想的那么脆弱,估计着诡异缠着他也不知这一两天了。”王宁瞥了一眼李宁,又看了看江宁道。
  确实,看着江宁那惨白的不成人样的脸,以及眼上浓浓的黑眼圈,就能猜到,恐怕早就被那个东西盯上了。
  这副样子放在郊外,恐怕都没有司机敢停车,毕竟再配上一点恐怖的音乐就能直接当诡异了。
  “说起来江宁你有过加入执行部的想法吗?”王令问道,似乎是在欣赏江宁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
  “执行部能查看人口资料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原则上我们不能侵犯他人隐私。”王令皱了皱眉,随后又松开道。
  “实不相瞒,我的父亲失踪了,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找他的消息,现在我觉得是一个机会!”江宁眼神紧紧的盯着王令,想要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点。
  加入执行部并不是一时冲动,家里的那个女人对他的态度,让江宁感觉到了危险,这样下去迟早会变成麻烦,他必须要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和江宁的关系又是什么。
  其次,对于原身十几年的经历他一无所知,人际交往全是空白,在以后的生活中,这些问题都不可避免。
  现在既然知道了执行部能解决这几个大麻烦在江宁自然是乐意前往的。
  “那行,到时候会有一个心理测评,我会通知你的。”王令道。
  “多谢了。”
  “不对呀,不是还要有部内的高级人员的推荐信吗?”李航突然插嘴道。
  “那个我来写。”
  “老大,你不是二级嗅探吗?什么时候变成高级人员了”李宁眼睛瞪大,痴痴的看着王令。
  “是三级,只是对外宣称是二级的罢了。”似乎是有点受不了李航的一惊一乍,最后又补充道;
  “就先这样吧,让我构思一下今天的报告。”
  穿过了商业街,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一辆吉普正停在路边,似乎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眼睛蒙上,上车吧。”王令拿出一条黑色带子望向江宁,随后又解释了一句:
  “你现在还没加入执行部,后面的路程需要保密。”
  江宁点了点头,将王令手中的带子接过,将其帮上,随后上了那辆吉普。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