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千面脸谱 / 第十章、争风吃醋

第十章、争风吃醋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许铭沿听到凌艺玲的名字忍不住眼神一亮,随即又暗淡下去,“你上次不是说她相亲很顺利吗?”
  “我娘是这样说的。”
  “唉~”许铭沿重新躺回床上,看着房梁,“那我怎么办。”
  “你怎么办个屁,相亲顺利还找你干嘛,你现在要做的是怎么从两个人里面选一个。”
  “什么玩意儿?我为什么要选。”
  “不选?你难不成想都要啊。”
  “放屁,我没那个本事。”许铭沿严肃说着:“首先,艺玲可能就是突然找我有事,其次,琪琪是误会,我哪来的资格选。”
  甘于锡眼睛睁大,“她叫琪琪啊,可是,她和艺玲姐说她是你亲自带回家的,艺玲姐气走了。”
  许铭沿蹭的一下坐起来,“她们还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艺玲姐一进门看到琪琪,可能吃醋了,拉着我问琪琪是谁?我说就是你带回家来了,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所以带回家负责……”
  “然后呢?”
  “还什么然后,听到这句话我都以为你玷污了人家,所以要负责,更何况艺玲姐听到,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那后来她怎么没来找我。”
  “她说她不信,说你不会随便带人回来,肯定是有原因。”
  许铭沿没说话,低着头,凌艺玲还是比较了解他的。
  “嗯~”
  甘于锡看他态度正常,继续说:“后来琪琪说,你亲自拉着她回来这个家的,艺玲姐听完就走了,琪琪看她走了这不就来找你了吗。”
  难怪她突然来那么一句,问许铭沿是不是心甘情愿,原来是争风吃醋?这哪跟哪啊。
  “我去找她说清楚。”
  甘于锡看许铭沿正经八百的模样,鄙视他,“你到底做了什么啊?才几个小时没见,就有姑娘对你死心塌地。”
  “你别胡说,说了都是误会,你这样说影响姑娘的名声。”说着眼神警告他,随后离开。
  许铭沿来到客房门口,想好等下怎么开口才不会尴尬,这时候里面的门突然打开,两人都是吓一跳。
  李欣琪首先开口:“你找我?”
  许铭沿点点头,“你出来一下,有些事情,我觉得你是误会了。”
  她默不作声走出来,看着许铭沿。
  许铭沿深呼吸,一屁股就坐在台阶上,李欣琪心想,他怎么这么喜欢坐台阶,又不是没有凳子,不过这也证明他是个不拘小节的男人,便随他一起坐下。
  “刚刚的事情我听说了。”
  “嗯。”
  “是这样的,我不是来解释我和她的关系,我只是想解开你对我的误会。”
  “嗯。”
  “我并不是要你感激我才帮你,你失去工作……”许铭沿实在说不出口,是自己害得她失去工作,说出来容易,可是要怎么说明过程,头疼的问题。“你失去工作和我有点关系,虽然你不记得了,但是呢,是我间接造成的。”
  许铭沿心虚,不能直接说是自己,那就委婉说间接吧。
  李欣琪看他,“怎么间接的?”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我看到是猫打破的,因为猫当时是我……”许铭沿索性瞎编,“猫是我抱在手上走过去的。”
  李欣琪没有说话,许铭沿也不敢问,只是漠然等着回应。
  “其实无所谓,我根本不记得,再说了,就像你说的,即使你给我做人证,他们也不会相信你,破了就是破了,黎家人没和我计较已经是放过我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你不是说要帮我找工作吗?”
  许铭沿语塞,“我是怕一时半会找不到。”
  “无所谓,”她脸红低头,“我可以等等。”
  “唉~还有一件事情,我也要说清楚,我帮你真的真的只是单纯想帮你。”话说的许铭沿都不好意思,后悔附身的想法再次蔓延,他作什么,到头来给自己添麻烦。
  李欣琪突然就不高兴了,大声说:“我就是觉得你人好。”
  许铭沿烦躁到了极点,还不如当初视而不见,愧疚就愧疚,真是一步错步步错,虽说被姑娘青睐,一般男人都会开心,毕竟李欣琪还不错,只不过许铭沿被“沿珠”搞得头都大了,没心情管其他事情,他也懒得解释。
  “时间晚了,你先去休息吧。”刚起身他又问:“你全名叫什么?我明天去给你寻摸工作。”
  “李欣琪。”
  “多大了?”
  “十七。”
  和甘于锡一个年纪,也算妹妹了,“好。”
  看着许铭沿要走,李欣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吭声,平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今天发生的事情似乎太快,莫名其妙被赶走,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她不记得,李欣琪环视屋子一圈,一股暖意涌上心头。
  事情这样就算告一段落,许铭沿现在已经把黎家的事情抛在脑后了,连凌艺玲都没去找,他只负起那个责任,一心一意帮李欣琪寻找新的工作。
  李欣琪看着许铭沿每天在家里干完活,就出去给自己寻摸合适的、待遇还不差的工作,可忙了。
  只是李欣琪在黎家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说她手脚不干净,东西没有偷到就说是猫打破的,还死不承认,最后被黎家赶出来。
  许铭沿愈发烦躁,李欣琪和许家人都看在眼里,甘于锡每次想问,都被许铭沿的眼神给劝退。
  终于李欣琪也放弃了,她主动找到许铭沿,打算把自己掩盖的事情向他坦白。
  这天李欣琪一大早就在院子里等着许铭沿,他每天早上会起来帮家里干活,早点店是比较繁忙的,李欣琪也想帮忙,可是每次许铭沿都不让,很体贴。
  “沿哥哥。”这段时间李欣琪都是这么叫他,一开始大家都不习惯,后来习惯也就无所谓。
  “怎么?”
  “我有点事情和你说。”
  “等会,我先忙完。”
  “我打算回老家了。”
  许铭沿拎着水桶,茫然看她,深深呼气,“你别急,我说了帮你就会帮你。”不知为何,左肩后的位置隐约不舒服。
  “不用了,我已经决定要走了。”
  “你不用管。”说着许铭沿要走。
  李欣琪也豁出去,“其实黎家没有做错,我本来就应该被赶走。”
  “那不是你的错,我说了,知道你是无辜的。”
  “我说的不是夫人的戒指,”她紧张吞咽,“是老爷的花瓶……”
  许铭沿终于回头认真注视李欣琪,他放下水桶,走到李欣琪面前,“什么?”
  “其实,我虽然不记得夫人戒指的事情,可是老爷那花瓶的事情和我有关,事实上花瓶不是被偷了……是……是我打破了,我怕赔偿,就悄悄处理掉了。”
  许铭沿蹙眉看她解释,没有打断,只是安静倾听,李欣琪担心自己这样随意说出来,会不会被许铭沿告发。
  其实这段时间她想了很久,自己一直待在这个地方,难保哪天黎家突然发现而找上自己,那到时候自己都来不及离开,另外就是看着许铭沿为自己的事情一直在发愁,挺过意不去的。
  她继续说着:“所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主动离开黎家,离开这里,这段时间我们相处,你和甘于锡,和叔叔阿姨都很好,我也怕后面被黎家人发现,他们也会找你麻烦。”
  “这些事情只要你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
  “我知道,但是我觉得我离开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许铭沿感觉自己的左肩一阵灼烧,他无法理解这又是搞哪样,“你自己决定吧。”留下这句话就拎着水走了。
  李欣琪失落看他离开,抬头看着时间尚早,天黑前可以到家,回屋里拿着自己的行李离开许家,没有打一声招呼。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