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千面脸谱 / 第九章、人脸红斑

第九章、人脸红斑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椭圆圆的,有五官?
  许铭沿想起来自己做过的梦,他忍耐着疼痛,拉着甘于锡回房间,让甘于锡用纸,把自己背后的红斑样子画出来。
  甘于锡哪有那个本事,他事先给自己找好借口,“我画不来啊,你找你父母来。”嘴上不乐意,可手上动作不停,认认真真描着。
  最后甘于锡连一个椭圆都画不出来,一气之下把纸撕了,“不画,你实在不行就找个镜子吧。”
  话一出两人都安静下来,一开始就应该这样,左肩后面,还是稍微能看到的。
  许铭沿面无表情叫甘于锡去拿,甘于锡磨磨唧唧,“是你自己没有想到的,真笨。”
  “罗里吧嗦。”
  许铭沿从镜子里反射看到红印子,甘于锡安静在边上看着,许铭沿微微叹气。
  “怎么了?哥,你不会是得了什么传染病吧。”说着还悄悄身子往后退。
  许铭沿心思都在“沿珠”和那个梦上面,没理他,此时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叩叩”。
  “谁啊?”
  “嗯~是我~”
  甘于锡好奇看他,低声说着“女人”~
  许铭沿边穿衣服边对门外回复:“来了。”
  甘于锡看许铭沿忙着穿好衣服,着急的自己就去开门,打开看到来人不认识,而李欣琪也愣在门口,接着许铭沿把挡路的他推开,走到李欣琪面前。
  “怎么了?”说来也奇怪,一和李欣琪说话,后背的位置就不那么痛了。
  李欣琪看着许铭沿正经的表情,莫名脸红,支支吾吾说着:“我有点饿了。”
  声音细细小小的,许铭沿不自觉弯腰凑近,“你说什么?”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李欣琪连带着耳朵都红了,咬牙大声,“饿了。”
  “那走吧,我带你去吃饭。”然后看了一眼甘于锡,示意他一起跟上。
  甘于锡看李欣琪的眼睛居然黏在许铭沿身上,一整个惊呆了,怎么才几个小时不见,家里来了一个女人,看起来还有点爱慕许铭沿的样子,刚刚李欣琪的羞涩,甘于锡觉得自己肯定没看错。
  许铭沿没听到自己身后有人声,回头看过去,两个人都在原地没动静,“你们干嘛?不打算吃饭了。”
  李欣琪没有回答,直直跑过去,脚步轻快,甘于锡淡淡“哦”一声,慢悠悠跟着。
  吃饭过程中,所有人都看出来李欣琪对许铭沿有意思,连许铭沿自己也感觉到了,他甚至觉得有点奇怪,她怎么突然态度就变了。
  饭桌上甘于锡观察每一个人,许力谦倒是有点欣喜,自己儿子被姑娘喜欢,徐静看不太出来,不知道她什么想法,不过不是很满意的样子,甘于锡觉得她可能没看出来。
  饭后甘于锡还想拉着许铭沿问问,可他不给机会,拉着李欣琪径直离开,留下甘于锡一个人收拾碗筷。
  徐静也是看了有一会儿,来到甘于锡身边询问:“那姑娘谁啊?”
  “不知道啊。”
  “哦~”
  “姑~你们也不知道啊。”
  “知道还问你。”
  “带回家的时候你们没看到吗?”
  “看到了,阿沿说他对不起人姑娘,愧疚带回来的。”徐静说完端着碗筷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甘于锡,那是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事情需要带回家。
  许铭沿在院子里的台阶上坐着,李欣琪一起坐边上,许铭沿问她:“你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
  李欣琪低头,声音软软的,“不知道~”
  “我是挺想给你找工作的,不过可能没有黎家那么好的待遇。”许铭沿看自己平常吊儿郎当,可是在比自己小的人面前,比如甘于锡,比如李欣琪,自己好像会不自觉成熟起来。
  “嗯~”李欣琪看着地上自己和许铭沿的影子,柔和说着:“我无所谓的,你不要那么着急。”
  她语调听起来温柔了很多,许铭沿感觉不对劲,也直接问出来:“你是不是感激我?”
  许铭沿看她越来越低的头,还通红的耳朵,心下叹息,这算不算造孽。
  “我觉得你很好,相信我,给我提供住的地方,还愿意帮我找新的工作。”
  许铭沿再迟钝,不看她的脸,光是听她那柔情似水的声音,也能猜到七八分了,想来这姑娘是对自己有好感了。
  李欣琪看许铭沿没有回应,又解释着:“你人很好,我确实感激你,下午的时候我想了很久,你是我遇到的人里面难得的好人。”
  许铭沿脸都黑了,小姑娘这么单纯迟早被骗,自己给她找到新的工作都不放心她去,毕竟是自己造成的。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而且……”我不需要你的感激~许铭沿正式对上李欣琪温情的眼神,看她带着微笑,后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李欣琪长得并没有多好看,尤其是在黎画雨面前,许铭沿一开始都注意不到她,而现在两人面对面的时候,仔细看着,她脸蛋小巧清纯,有点可爱有点秀气,很是耐看,换平常这样的姑娘青睐自己,尾巴都要翘上天。
  “而且什么?”
  他移开自己的眼睛,现在没多大的心情,“而且根本不了解我,我叫什么你都不知道,怎么就断定我人好。”
  “谁说不了解,我下午一直在和你父亲聊天的,他说……他说我是你第一个带回家的姑娘,然后……还说主动帮我找新工作,你没这样有责任感过……我觉得你成熟有担当。”
  许铭沿听到这里眉头直跳,他重重呼气,这完全是误会,感觉自己的愧疚感更强了。
  “你不用感激,我没什么责任感,就是看你可怜而已,你早点休息吧。”
  李欣琪看许铭沿离开的背影,他没有回应,还委婉否决自己那番话,感觉有点沮丧。
  甘于锡此时就在暗中偷听,觉得错过了好多,这突如其来的暧昧怎么回事儿,才和许铭沿分开几个小时而已。
  许铭沿烦闷回到屋子,往床上一躺,这出乎意料的发展让他完全不知所措,从口袋拿出“沿珠”,依旧是黑的发亮。
  想着自己背后的斑痕,还有前两天奇怪的梦,以及那梦里有和他对话的脸谱头。
  其实那个梦在他醒来没多久就忘了,奇怪就奇怪在,他知道自己背后长了红斑之后,那个梦瞬间在他脑子里炸开,连梦里那个脸谱的花样都记起来了,许铭沿也分不清唱戏的妆怎么区别,反正在他看来都叫脸谱。
  许铭沿把“沿珠”放进自己嘴里,如果自己现在回到昨天,是不是可以改变今天的一切。
  可他更在意自己背上的斑,怎么想都是和“沿珠”附身有关系,或许这个能力有弊端,自己只是不知道而已,也不知道会不会搭上自己的命。
  许铭沿怎么也只是个普通人,他怕死,想着就从嘴里拿出来“沿珠”,看着看着他闭眼,手一甩把珠子丢了,没看到丢哪里,反正就在房间的某个角落,他想看看,那珠子还能做出来什么事。
  “叩叩叩~”
  “进。”
  “吱呀”门开了,许铭沿听了一会儿没人说话,他坐起来看到李欣琪站在门边,平淡看他,“什么事?”
  “我有话和你说。”
  他起身坐在床边,烦躁用手搓脸,“你说。”
  “你能不能说下你为什么帮我?”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知道你是无辜的,可是没办法帮你回黎家,只想帮你找个新工作。”
  “那你是心甘情愿帮我的是吗?”
  许铭沿真的不想说话了,随意敷衍,“算是吧。”
  “心甘情愿就行。”说完礼貌关门走了。
  许铭沿没力气想她怎么回事,而是坐在床边继续烦恼,突然甘于锡推门而入,一下子跑过来,“怎么样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那个姑娘啊,我看她好像挺喜欢你的,你不喜欢她?”
  “没怎么样。”
  “可是刚刚艺玲姐来找你了,刚好两人碰面。”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