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千面脸谱 / 第七章、第一次附身异性

第七章、第一次附身异性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刘管家没有理他,更没有看他,只是看了黎画雨一眼就离开了,仆人的屋子在后院的小房子,许铭沿他们得离开别墅。
  毛江海现在看许铭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看管家没给他好脸色挺解气,毛大山也有点嫉妒不过更多的是羡慕他和这个漂亮的二小姐成了朋友。
  黎画雨被管家那样教育,显得自己很不懂事,她有点失落,微微低着头,也没管自己的猫。
  许铭沿看看黎画雨,刚打算走,小猫居然跌跌撞撞走向他,朝他“喵喵”叫,许铭沿蹲下轻轻抱着它。
  黎画雨看这个样子,想起来许铭沿救过猫还有看他受伤的手臂,就让其他人离开,许铭沿留下,还吩咐了佣人,把许铭沿安排在别墅一楼的客房。
  这下可让毛江海妒忌坏了,白了他一眼径直离开,毛大山还行,就是觉得许铭沿挺能耐,甘于锡朝着许铭沿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挥手告别。
  张姨看着许铭沿,虽然是没什么身份的普通人,不过印象一直是好的,便让许铭沿坐下,还顺带给他泡了一杯茶。
  黎画雨看起来有心事的样子,只看着小猫,“它好像依赖你,你陪陪它吧。”
  “你不会是看我被关觉得愧疚吧。”许铭沿尽可能让话题轻松,笑着调侃。
  “还好,”黎画雨微微一笑,看着许铭沿,“你们不是自愿的吗?”
  “哈哈,是啊。”
  黎画雨这个时候也笑出来,“其实我是奇怪,”她看向张姨,“我明明下午在母亲房间看到了那个戒指的,怎么就没了。”
  许铭沿问她:“你什么时候看见的?”不是一下午都在和自己聊天吗?
  “就是你去裁缝那里量尺寸的时候,我上了一趟楼,去我母亲房间拿了一件衣服,明明看到在梳妆台上。”她又看向保姆,“张姨,是谁发现丢了?”
  “是西西啊,她去打扫的时候看到盒子就在地上,但是里面的戒指不见了。”
  “哦,那我就不知道了。”
  此时许铭沿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他是不是可以在凌晨的时候附身到黎画雨身上,然后就在黎夫人的房间里守一下午。
  但问题是怎么大晚上接近她,而且那样黎画雨今天对自己的好印象就没了,如果不附身,那就只能等到明天审问结束,以后不一定再有交集。
  就在许铭沿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佣人已经过来和他说,收拾好房间可以休息了。
  他现在舍不得小姐失去关于自己的记忆,附身的想法只好作罢。
  深夜许铭沿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拿着“沿珠”一直在思考要怎么做,突然门外传来几声猫叫,许铭沿赶紧起来,他期待黎画雨也在门外。
  急忙打开看到只有猫,他抱起猫咪,左右看了没有其他人,来到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他把手心的“沿珠”放在桌子上,抱着猫抚摸它,看着自己的胳膊和猫身上的纱布。
  许铭沿小声说着:“你是不是在感激我。”多亏了小猫,自己才能和黎画雨认识。
  “谁在那里?”一个细细的女声响起,随即亮起了灯。
  许铭沿赶紧解释,不然真被当成了小偷那该怎么办,“不好意思,猫一直在我门口叫,我就出来陪陪它。”
  一个年轻的女佣走过来,一看小猫真的在他手上,也不好再怀疑人家,“我把猫抱走吧。”
  她伸手过来,不知是碰了猫咪哪里,猫大叫一声,女佣吓到了,缩手回去,许铭沿安慰她,“可能是伤口不舒服,要不你先去睡吧。”
  女佣看了许铭沿一眼,客气说着:“没事,我等它睡着抱它走。”
  许铭沿看她这是怕自己偷东西吧,也就没有回话,只是“嗯”了一声。
  女佣确实是这样想的,虽然许铭沿长得还可以,但是小偷小摸和长相无关,今天黎家失窃了,他又是嫌疑人,大晚上不睡觉还到处溜达,肯定怀疑啊。
  坐下没一会儿女佣已经困得不行,打起盹来,许铭沿看她觉得郁闷,这么困就去睡啊,困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许铭沿这时候看着女佣张开的嘴巴,一个念头油然而生,也许可以附身在她身上,然后在下午的时候守着房间,看着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他轻轻拿起桌子上的“沿珠”,可是针在自己的外套那里,低头看看自己的胳膊,随后他小心把珠子放进女佣张开的嘴里,另一只手的指甲已经陷进自己伤口上。
  在珠子放进去的一刹那许铭沿抠开自己的伤口,血立马就流了出来,然后他顺利附身,并回到了睡觉前的白天,以这个女佣的身份。
  「许铭沿」是在女佣的床上被其他人叫起来的,特意说着早上好,只是为了测试自己现在是不是女人。
  说实在的,第一次附身异性有点心虚,尤其是在路过镜子的时候,对这具身体有着浓烈的好奇心,他看着镜子里的女人,那是自己现在拥有的身体,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的女性身材。
  此时他内心叫嚣:就摸一下,反正不会有人知道,就一下。
  想着他缓缓抬手,轻轻覆上,颤抖捏揉了一下,随后立马抽掉,他抬头,看向镜子,好像里面女人的脸正透过镜子看着「许铭沿」的灵魂。
  他不断提醒自己,重心应该放在嫌犯身上,这才压制住自己的冲动。
  「许铭沿」一天靠着自己头不舒服,很多事情记不住混了一天,直到下午的时候,他看着这天的“自己”和黎画雨聊天,不久后裁缝来了把这天的“自己”带到客房,再继续偷摸观察。
  按黎画雨的话,她现在要去楼上了,而且稍后首饰马上失窃,现在很关键。
  「许铭沿」以女佣的身份跟着黎画雨一起上楼,拿着抹布假装到处擦,实际一直在盯着黎夫人的房间。
  在黎画雨离开的时候,他打开门进去打扫,就在那里不离开,只要一直守着就不会丢了。
  小心走到梳妆台那里,打开盒子确认了戒指还在,可他没来得及关上放好,这时候,小猫晃悠过来,跳到「许铭沿」手上。
  「许铭沿」看着猫把那个装戒指的锦盒撞到地上,想立马去捡,没想到锦盒掉落的时候戒指掉出来,小猫上去就叼走了。
  他立刻追过去,在楼道一把抱住了小猫,从猫嘴里抠出来翡翠戒指,拿出来的那刻「许铭沿」慌了,戒指居然在抠弄拉扯间,被猫的牙齿咬断了,这么脆?
  “琪琪,你趴在那里干嘛?”
  突然另一名女佣走上楼看到询问,小猫在放松的时候急忙跑走。
  「许铭沿」看着走过来的人越来越近,他一着急,把断裂的戒指握在手心,“没什么,就是肚子不舒服。”
  “哦,那你去休息吧。”
  「许铭沿」不知所措,只想尽快逃离现场,那个女佣突然叫了一声,“呀,戒指去哪了?”他回头看着房间里,那个掉落的锦盒,自己没有捡起来。
  那个女佣看着面前呆住的人,露出来鄙夷的眼神,「许铭沿」匆忙解释:“我没有拿,是小猫弄掉的。”
  “那戒指呢?”
  楼下的人听到声音,都上来了,“怎么回事,在屋子里大喊大叫。”
  “她偷了戒指。”
  「许铭沿」慌了,好背啊,以现在的情形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的,他呼气,把自己手掌摊开,大家看着已然断裂的戒指,有疑惑有指责看着他。
  “琪琪,你为什么这么做?”张姨生气问他。
  “不是我,是小猫,它叼走了戒指,我去追然后它咬断了。”
  刚刚那女佣质疑他,“不可能,猫怎么打开的盒子。”
  这下「许铭沿」哽住了,是自己打开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是他本人,就可以直接赔,可他现在是以别人的身份。
  “琪琪,你直接说实话吧。”
  张姨走过来,一把拿走「许铭沿」手里的断戒指,“跟我来。”
  「许铭沿」听话跟着下楼,楼下已经聚集了一些人,有黎画雨,还有这一天的“自己”。
  “琪琪,你直接老实交代吧。”
  “真的是猫不是我。”
  “那猫怎么可能打开盒子?”
  “我……我打开看一下,它刚好跳到我手上,我没拿稳就掉下来了,它把戒指叼走,我去抢,抢的过程中断了。”
  有人不信她的话,“你自己听听这可信吗?”
  黎画雨冷漠看着她,“你现在收拾东西离开这个家。”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