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千面脸谱 / 第五章、英勇救猫

第五章、英勇救猫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醒醒,许铭沿,喂,快点起来啊。”
  怎么总有人吵他睡觉,他揉揉眼睛,缓缓呼气,沙哑着声音“嗯~”,而后睁开眼睛,看着甘于锡,平静问他,“老人家大寿是什么时候?”
  这是「许铭沿」目前唯一能判定哪一天的依据了。
  “前天啊?”
  “哦。”那就是他成功了,头还是挺晕乎的,“西街出什么事了吗?”
  “什么事?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出门?”甘于锡拍他,“起来吃早点,吃完我们去看看不就是了。”
  「许铭沿」看着甘于锡离开,心想着,看来还是自己附自己身上最合适,他起来看黄历,今天是八月十七,明天他们才去黎家,今天先去蹲点比较合适。
  两人刚到黎家,果不其然,和昨天其实是差不多的情况,这个时候黎家失窃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围了一堆人。
  「许铭沿」习惯性摸向口袋,里面空空,他紧张起来,没有摸到“沿珠”,把口袋翻过来依然没有。
  甘于锡看他一直在找什么,“你怎么了?丢东西了。”
  “嗯,我那个珠子不见了。”「许铭沿」眼睛盯着地上到处看。
  “你是不是没带出来。”
  “有可能,我们先回家。”
  回到家「许铭沿」翻来翻去也没有找到,怕是自己真弄丢了,哪里都没有看到,他颓废躺回床上,没了,那自己是不是就现在这样了。
  虽说目前的情况,相隔一天不会对生活造成任何影响,可是没了“沿珠”,自己的伟大抱负就实现不了,这落差挺难受的。
  看来天不遂愿,那自己现在得努力抓住黎家这个机会了。
  思来想去,「许铭沿」打算先把重点放在黎家,可能就这一次机会。
  「许铭沿」下午的时候就在黎家附近踩点,他先把情形摸清楚,到时候英雄救美或者救猫,也不至于慌不择路出丑。
  「许铭沿」和甘于锡已经商量好,夜里过了零点自己还没有回家就去黎家附近找自己。
  甘于锡一直追问,「许铭沿」只好说自己听说凌艺玲夜里要从老家回来,自己想偷偷看她的相亲对象。
  甘于锡看不起他这个德性,就不再搭理他,独自去毛大山家里套近乎去了。
  大概晚饭过后,看着大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许铭沿」就在黎家后门位置,不过黎家这时候经历了盗窃,已经看守严谨。
  「许铭沿」想到了这点,倒是不敢一直在黎家附近转悠,只好假装等人,在街角盯着,还偷偷把自己父亲的西洋表带在手上,方便看时间。
  没了“沿珠”的特异功能,许铭沿想要抓住这个机会的念头更加强烈,丝毫不怠慢,眼睛无论正视斜视,都是死盯黎家后门。
  「许铭沿」看时间已经快九点,自己双腿都站麻了,吃苦的时候是真苦,他感叹自己的命运,突然的猫叫引起他注意力,“喵~”,眼看一只白猫从后门围墙跳下来,慢悠悠朝着巷子里走去,心想机会终于来了。
  他小心跟着,就怕自己声大吓走猫,这个巷子很黑,也看不见是不是有野狗。
  白猫看着一堵矮墙就跃上去,突然一只野狗窜出扑向白猫,「许铭沿」时刻都是做好救猫的准备,这个时候直接冲过去。
  野狗的牙齿锋利,白猫已经被咬出血了,「许铭沿」几脚把狗踹跑,这个时候听到几个人引猫的“嘬嘬~喵~”声音,想来是有人来找了。
  「许铭沿」顺势露出自己的胳膊,用力在围墙露出的尖锐石子上划了两个口子,假装自己是救猫被狗牙齿伤的。
  看着血流下来,「许铭沿」深刻感觉到自己的迫切,他站在原地,看着好几个人从巷子口跑来,为首的就是黎家二小姐。
  她此时身穿一件洁白的长袖连衣裙,裙摆随着她奔跑的动作飘逸,乌黑的及腰长发散开,「许铭沿」内心感叹真的好美。
  几人来到他面前,「许铭沿」清了清嗓子,“我看它被狗追着咬,是你家的吗?”说着他轻轻举起白猫,顺带假模假样龇牙,把自己手臂上的伤口露出来。
  黎家二小姐不顾自己的白裙子,接过流血的猫,她心疼看着猫,对着「许铭沿」说谢谢,随后看到「许铭沿」的手臂伤口似乎也严重,还在流血,额头部位好像是旧伤,她自觉代入许铭沿是救其他动物留下的。
  “你要不要去我家包扎一下,我家里有药的。”
  “不用,这不算什么。”从头到尾「许铭沿」目不斜视,他只看黎家小姐的眼睛,努力营造自己正义正直的形象。
  一个妇人上前,“小姐,我们先回去吧,你看你穿的又少,小心感冒。”说着还看向「许铭沿」。
  「许铭沿」露出无辜的表情,礼貌笑着说:“小姐你先把小猫带回去包扎吧,刚刚咬伤它的狗挺凶的,估计伤的重,别耽误,就别管我了,我一个大男人一点皮外伤不算什么。”
  这话一出,深层意思应该可以听的出来吧。
  “不行,怎么说你也救了我的猫,怎么能不管你,你也说了,狗很凶,你看你的伤也挺严重的。”看那二小姐这么关心自己,许铭沿还挺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
  “张姨,你扶着点他。”接着对「许铭沿」说:“跟我来。”
  就这样,黎家人把许铭沿带回了黎家,现在来和上一次来就是不一样的感觉,许铭沿咬自己的舌头,以免自己太激动笑了出来。
  黎家二小姐把猫交给保姆处理伤口,自己去楼上换衣服,「许铭沿」也是有人安排消毒上药,一直到自己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她也没下来。
  这个时候黎家保姆等人已经委婉让「许铭沿」离开,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要和二小姐告别再走。
  终究是怕自己目的暴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看着时间也快晚上十一点,「许铭沿」急忙往家里赶,他不知道的是,黎家二小姐,就在二楼的卧室位置,一直看着他离开。
  回家后,「许铭沿」看着自己胳膊的伤口,烦躁的不行,自己受个伤,连名字都没来得及问,也不知道大晚上,有没有混到个眼熟,明天去黎家得再在她面前晃一下。
  第二天醒来,许铭沿坐起身,理理自己的思绪,他低头看着自己胳膊的伤口,还有自己握拳的右手?
  他眼睛慢慢睁大,打开一看,果不其然,依旧是由红色褪为透明的“沿珠”,难道说“沿珠”是跟着自己的灵魂来回的吗?许铭沿握紧咧嘴大笑,开心极了。
  甘于锡推门进来就看到他这个样子,“你没事吧。”
  “哈哈哈,没事,就是做了个美梦。”
  “嘁,一个梦而已,起来,我们等会还要去和毛大哥一起去黎家呢,没忘吧。”
  “没有。”
  今天前面的情况还是和之前一样,就看自己遇到黎家二小姐会发生什么不一样的事了。
  在重新经历一遍一样的情况之后,许铭沿跟着毛江海离开的时候,再次看到黎家二小姐在院子逗猫,昨天没发现,猫其实是缠着纱布的。
  许铭沿故作深沉走过去打招呼,“嗨。”
  哪怕自己昨天已经连续两次见过她,同样的角度再经历一遍,许铭沿都不得不感叹她的美丽,和自己无法控制的心动。
  她笑靥如花,比第一次见面亲切了一点,“是你啊?”
  “嗯。”
  “你怎么样了?”
  “挺好的,我一个大男人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就是小猫比较脆弱,它还好吗?”许铭沿蹲下来,轻轻抚摸白猫,它竟有点依赖,蹭着许铭沿摸它的大手。
  “不怎么吃东西,我下午带它去下动物医生那里。”
  “嗯~”许铭沿脸上云淡风轻,现在心里着急的不行,按照时间甘于锡马上要来拉自己走了,他咬咬牙,也不顾会不会冒犯,“你叫什么名字?”
  她水汪汪大眼看着许铭沿,许铭沿心虚,不过还是掩饰自己,装作是很随意的一个问题,微笑而且礼貌,并把眼睛看向猫咪。
  “我叫黎画雨。”
  “画画的画,下雨的雨吗?”
  “嗯。”
  “很好听的名字,那小猫叫什么。”
  “咪咪。”
  许铭沿心情特别好,他正准备介绍自己,甘于锡冲过来拉他,一下没注意抓他受伤的胳膊上了,痛得许铭沿倒抽一口凉气。
  黎画雨看到了立马关心问他:“你没事吧。”
  许铭沿皱眉,“还好。”
  “这样吧,我下午去医生那里你也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
  那还去得?医生一看不是狗咬的,自己不就穿帮了,许铭沿拒绝着急忙带甘于锡离开。
  黎画雨就那样看着他们离开,她叫来保姆。
  “他们是谁啊?”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