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千面脸谱 / 第四章、肤白貌美黎家二小姐

第四章、肤白貌美黎家二小姐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夜里许铭沿没有睡着,他看着窗外,要不珠子取名叫“玲珠”吧,唉~他叹息,没必要,叫“沿珠”好了。
  他在枕头边摸索出“沿珠”,拿着它亲了一口,“明天开始,就靠你了,我们一起加油。”
  第二天一大早,许铭沿就和甘于锡去了毛大山家里,毛大山的父母虽然是屠夫,可毛大山哥哥毛江海是个有侦探梦想的男人,虽说那个亲戚关系差了十万八千里,可确实有用。
  这不,四个男人就顺利进了黎家,不过他们只能见得到黎家管家,传说中的二小姐可见不到。
  毛江海今年二十一,比起许铭沿和甘于锡看起来靠谱。
  不过其他三人不能说是凑热闹带来的,毛江海只得解释都是学徒。
  管家也没太搭理,打完招呼就走了。
  许铭沿疑惑看着毛江海,“这就走了?”
  毛江海也尴尬,大概是客气一下才让他们进来,其他人进都进不来,“我也不清楚,我去问问吧,你们在这里坐下。”
  几人坐好,许铭沿观察起来这富人的屋子,比起自家是大多了,三层小别墅,还有电话,听说还有小汽车。
  “你哥去问谁啊?”甘于锡好奇,他问老毛子。
  “巡警吧,里面有我哥的同学。”
  “哦。”是有几个巡警有模有样的到处查看,这事前天发生,昨天已经来过一次,今天又来一次,甘于锡心想,这么敬业,那自己这四人不是机会不大了吗。
  毛江海为了拾起在弟弟们面前丢的面子,特意来找自己的老同学王匀鹤。
  “老王,我问你个事?”
  “你说?”
  “你们巡警都在,怎么黎家还要悬赏?”
  “其实不是要你们抓犯人,主要目的还是大家多注意外来人员,比如拿着大包东西的嫌疑人,还有小偷小摸的人,毕竟我们人有限,大家一起找更快。”
  “意思是不让我们翻证据啊?”
  “当然不是,难道让那么多人来自己家乱翻,找证据是巡警的事,你们就做点提供情报的事,或者看到什么行为古怪的人过来举报什么,举报成功自然有赏,这也是鼓励大家的积极性。”
  “行吧。”毛江海泄了气,还以为自己能进来这个家里是来破案的,看来只是因为亲戚朋友等关系客气一下。
  他不好意思走过来,三人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期待,毛江海更不好意思了,“那个,我已经看完了,走吧。”
  还没等其他人的反应,他径直离开,这下其他三人懵了,甘于锡气音说着:“速度好快啊。”
  毛大山觉得没意思,许铭沿有点着急,自己还没派上用场呢?
  路过房子小花园的时候,许铭沿看到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坐在花园里逗猫,其他三人叽叽喳喳离开,没顾得上许铭沿。
  许铭沿不知不觉走到女子面前,他有礼貌打招呼,“你好,我是过来协助办案的。”
  女子抱着猫咪,抬头看许铭沿,肌肤胜雪,看起来和许铭沿年纪相仿,她语气温柔,“巡警吗?”
  许铭沿笑笑不说话,觉得那声音真好听,如沐春风大概就是这样的。
  “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女人一脸无辜看着许铭沿,许铭沿心跳都加快了,她红唇轻启,语气疏离,“不能。”
  “为什么?”
  “嗯~因为你不是巡警。”
  许铭沿尴尬想解释,甘于锡突然出现,一来就拉他走,边拉边赔笑,“哈哈,不好意思,其实我们是侦探的助手,不好意思打扰了。”
  许铭沿无奈,跟着甘于锡走了。
  “你说你没事找人搭话干嘛,没看人家管家一直盯着你,不知道还以为你要偷东西……”
  甘于锡一直啰嗦,许铭沿听不进去他的话,回头看着刚刚的女子,耳边还是传来甘于锡的声音。
  “你说你如果被当成了小偷捉起来,怎么办,等会以为你和偷他家古董的人一伙的,看你怎么办。”
  出了黎家,许铭沿扯着甘于锡,“你说,刚刚那个是不是黎家二小姐?她真的很漂亮,说话也特别好听。”许铭沿甚至脸红了。
  甘于锡捂他嘴,“声音小点,我不知道啊,不过看样子是的,黎家现在就一个小姐,刚刚那个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估计就是了。”
  俩人凑到一起,“于锡,刚刚我说上话了,她好温柔。”
  “真羡慕你。”
  “要不是你打扰,我能说更多。”
  “还说个屁啊,你没看他家那个管家看你的眼神,我要不过去拉你,他就要过去砍你了。”
  “我没注意啊。”
  “你当然注意不到,眼里只有美女。”
  许铭沿无奈挑眉,食色性也,不很正常吗?“对了,毛大山和他哥呢?”
  “早走了,人家怕你闯祸牵连他们,就我把你看得重。”
  “是是,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下午集合。”
  “于锡,他们给不了帮助,我们就自己搞定吧。”
  “哈哈,和我想一块去了,不做点什么白瞎了咱们一顿折腾,亏我一直给毛大山拍马屁。”
  许铭沿得先制定一个计划才行,他问甘于锡,“你还打听到什么吗?”
  “刚刚那个二小姐晚点要去看动物的医生那里。”
  许铭沿惊讶:“这你都知道。”
  甘于锡骄傲,“嘿嘿,其实刚刚进去拉你的时候,路过几个打扫的女佣,她们说的,我听了几句。”
  “那为啥去?”
  “说是昨天晚上偷溜出去的猫被狗咬了,还是二小姐出去找了好久才找回来的。”
  “在哪被咬的。”
  “那我怎么知道,就听那几个阿姨说是后门溜的,今天已经安排人去封后门了。”
  许铭沿有了计划,自己可以借甘于锡的身回到昨天,夜里在黎家后门蹲一蹲。
  “走,我们先回家。”说着许铭沿就走,甘于锡跟在后头。
  “不是说蹲守吗?怎么就走了。”
  许铭沿没有搭理,只想尽快回家,他得自己创造机会认识。
  回到家许铭沿带着甘于锡回到房间,他关好门,以防被打扰,压着甘于锡两边肩膀让他坐好,深深凝视他。
  甘于锡被他看的发毛,“你想干嘛?”
  许铭沿听他这个单纯的语气,有点于心不忍,附身一次就失去那天的记忆,会不会对他太不公平了,如果自己一个人可以做到就好了。
  自己?如果把那些用法换到自己身上,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回到昨天。
  许铭沿把甘于锡赶出房间,“你先出去一下。”
  “啊?你什么意思?”
  “我睡一会儿,醒了找你。”说完关好门。
  许铭沿躺在床上,拿出“沿珠”,含在自己嘴里,他扬起手摸向自己的额头,还是没有下手,再抠下去,自己的伤口永远好不了,试试其他的。
  他翻出来一根针,不知道行不行,先试试。
  许铭沿再一次躺正,嘴里含着珠子,右手抓着针,一咬牙扎进自己的左手大拇指,可是一时间还是没反应。
  许铭沿举起自己的左手一看,血都没有出来,他也不含糊,立马拿另一只手去挤,血流出来的那一下子许铭沿两眼一翻,没了意识。
  许铭沿感觉自己是在一片荒芜的沙漠,一眼望不到头,没有人影,四周灰朦,只有他一个人,这时候他眼前闪现一个脸谱脑袋,没有身子,许铭沿好奇,他想看可是看不清,这时候一道声音传来。
  “好久不见。”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