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千面脸谱 / 第三章、首富黎家的悬赏

第三章、首富黎家的悬赏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许铭沿觉得自己脑子乱的像麻绳一样,什么前天、昨天、今天,一会儿他是许铭沿,一会儿又不是许铭沿,没发财先把自己给逼疯了。
  “起来啊,你怎么一大早就不对劲?”
  许铭沿重重叹息,抬手摸到了自己额头的伤口,和昨天一样。
  “没什么?”他看看甘于锡,“你昨天也摔了,没事吧。”
  “我没事,也没伤口,就是失忆了,不记得我们为什么摔跤,你和我说说。”
  “就是打闹绊倒了,别想了。”挺烦的。
  许铭沿提醒他也提醒自己,想不通的事情就别去想,或许换一个人试试,凌艺玲?干嘛一直在甘于锡身上实验。
  “你怎么笑得那么猥琐。”
  好耳熟的话啊。
  “要你管。”
  许铭沿现在多了甘于锡前天一天和昨天晕之前的记忆,以及自己前天一天,昨天一天,还有昨天晕倒之前、关于当时“许铭沿”的小半天记忆。
  乱是乱了点,不过不碍事,忘了都无所谓,以后熟练了,慢慢就能记的住。
  许铭沿一上午都等在凌艺玲家门口,可不知怎么就是没等到人,过去一打听,才知道回老家了。
  真不凑巧,许铭沿回家,又坐到自己常坐的台阶,看着门外人来人往,眼睛飘来飘去,他看向了杂货铺老板娘。
  许铭沿深深咽口水,他手伸到口袋里,摸着珠子光滑的表面,呼吸渐渐急促,自己是可以做点什么吗?
  话说那老板娘作为人妻,丰乳肥臀,而许铭沿刚过十八,年轻气盛,这样的女人好像……好像……
  想到这里许铭沿心跳加速,干巴的嘴巴舔了又舔,他弓着腰想站起来又不敢站起来,就那样色眯眯看着街对面的女人。
  许铭沿纠结半天,最后给了自己一巴掌,内心怒骂:许铭沿,你就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毛头小子。
  他仰天呼气,揉揉自己打过的半边脸,颓废下来,就算自己有了这个珠子那又怎样,什么都不敢做。
  杂货铺传来男人粗狂的哈哈大笑声,那个魁梧的男人就是杂货铺老板,看着小夫妻恩爱,自己刚刚那是多么龌龊的想法啊。
  看老板娘笑眯眯岁月静好的模样,许铭沿狠狠鄙视自己,“猥琐~”
  “你骂谁呢?”
  甘于锡走过来就听到许铭沿这句话。
  “没什么。”
  “对了,哥,你知道不,西街那里出事了。”
  “啥事?”
  “那个,我刚路过,说黎家丢了一个古董,已经报警了,闹得动静还挺大的。”
  “黎家?哦,那不稀奇,有钱人被惦记而已。”
  “何止,虽然报警了,但是黎家也悬赏了,谁要是能找回来,就奖励二十块大洋。”
  “哇塞,挺多啊,我爹一个月工钱都才八块大洋。”
  “可不是,他们黎家有钱,老地主呢。”
  “你和我说这些是想去试试吗?”
  “去啊,街角老毛一家都去了,我们也去凑个热闹,怎么样?”
  许铭沿抓紧口袋里的珠子,眼神坚定。
  “去。”
  刚过街口,一大群人就在黎家门口围的水泄不通,大部分都是来凑热闹的,少部分是来装模作样破案的。
  许铭沿和甘于锡在最外围寻摸了半天也没进展,大家传的都不一样,想打听都打听不出来。
  “哥,你说我们这热闹凑的有意思不?”
  “有啊?”正找不到机会做点有意义的事呢。“于锡,你说我们怎么才能见到那黎家的人,然后让他们给我们机会?”
  “不知道。”
  许铭沿斜眼看他,“敢情你就只是为了凑热闹是吧。”
  甘于锡摸头不好意思笑笑,“没事,我们和老毛一起,他家的姑姑和黎家管家的弟弟的小舅子的表哥熟,我们可以拿到第一手消息。”
  拐了十八弯的那也算熟,许铭沿心想,自己好不容易获得这么个特异功能,不能浪费啊。
  “那你去问问老毛,让他去问他小舅子。”
  “不是老毛的小舅子,是他姑姑的……”
  甘于锡还没说完就被许铭沿打断,“行了,你还没完没了了,走吧,去老毛他家。”
  两人直奔而去,老毛虽然是“老”字开头,可他不老,今年也才十九,只是比许铭沿和甘于锡年长,原名毛大山,故意给自己加一个“老”字,显得自己成熟。
  “毛哥?在吗?亲爱的毛哥?”
  甘于锡一来就是马屁拍不停,叫得比谁都好听。
  里屋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这呢。”
  一个微胖的年轻男子走出来,边走边擦手,老毛家里是卖肉的,也就是大家知道的屠夫,所以看起来是比较健壮,许铭沿看他的身材偷偷羡慕了很久。
  “找我干嘛?”
  “毛哥,”甘于锡鬼鬼祟祟,“是这样的,不是说那个黎家在召集大家帮忙找丢失的东西吗?”
  “啊~你也想试试。”
  “可不是,二十块大洋呢。”
  毛大山扬着眉毛上下打量瘦不拉几的甘于锡,“你真的假的,有兴趣?”
  “看不起人不是,我怎么不能有兴趣。”甘于锡挺挺胸脯,“你们不是有机会吗?也带带我俩呗。”
  毛大山撇嘴,“可你俩黄毛小子,黎家人又不是傻。”
  许铭沿开口,“话不是这么说啊,我俩有过人此处。”
  “什么?”
  “那可不能说,带带我俩呗,拿到赏钱分你红就是了,怎么说。”
  提到这里,毛大山尽管不相信他们,万一瞎猫碰到死耗子,被他们逮着了,自己可以分红,没有的话也不吃亏,“行,明天来我家。”
  “好嘞。”甘于锡答应得快,生怕他反悔。
  回去的路上,俩人又去黎家绕了一圈,把奖赏条件仔细看了一遍,“哥,这肯定好玩。”
  许铭沿倒是不在意,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发挥珠子的特殊能力,说起来得给珠子取个名字,自己今天晚上想一个像样的名字。
  那能力有没有作用,就看明天了,如果自己一战成名,以后定是吃穿不愁,到时候还不拿下她凌艺玲。
  “哥,虽然我们没什么本事,不过就当见见世面好了。”
  “你没本事就算了,别带我。”许铭沿觉得自己现在可厉害了。
  “拉倒吧,咱半斤八两。”甘于锡鄙视他,又继续说着:“你是不知道,黎家二小姐特漂亮,我们去黎家说不定可以见到她呢。”
  “有多漂亮?”
  “咋的,有兴趣,我也是听说,之前一直养在她姑姑家,才接回来,平常我们这样的人见不到。”
  “就是好奇有多漂亮,没其他的。”许铭沿嘴上这样说,心里不知道想到那个天边去了。
  “不知道,我也是听说的,明天有机会说不定能见得上。”甘于锡又随口点他,“你别想艺玲姐了,今天你娘说,她已经相亲相成了。”
  许铭沿脚步慢下来,淡淡回应,“哦。”他看着前方,那是自己没机会了是吗?
  甘于锡没有说话,也陪着他安静走着,许铭沿放在口袋的手依旧抓着珠子,自己一定会出人头地。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