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千面脸谱 / 第二章、中邪还是做梦

第二章、中邪还是做梦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许铭沿突然多了两段记忆,是昨天自己作为“许铭沿”视角的记忆,和自己作为“甘于锡”视角的记忆。
  这些记忆是在他看到珠子的那一刻,轰然进入大脑。
  许铭沿急忙跑着来到隔壁房间,看着已经醒来的甘于锡,冲过去问他。
  “你记得你晕倒后发生的事情吗?”
  甘于锡晕乎乎眯眼揉着太阳穴,听完蹙眉认真思索,接着老实回答。
  “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昨天的事情吗?”
  “也不记得了~”
  许铭沿呆坐在床头,如果是梦的话,那珠子和甘于锡什么情况,包括自己做梦的时候痛觉那么清晰。
  自己不会是魂穿到了甘于锡昨天的身体里吧。
  然后自己作为“甘于锡”活了一天,所以他没有了昨天的记忆。
  同时又见到了昨天的自己?才有了两段记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又不是在写鬼故事,难道是自己中邪?
  “你好好想想,昨天发生了什么?”
  许铭沿不死心问甘于锡,那个梦和珠子太奇怪了。
  “……我想想……”甘于锡闭眼真的很用力想,最后放弃,“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晕倒之前的事吗?”
  “嗯~你摔倒了,我想去扶你,可是我不知怎么也晕了,然后就是现在我们都醒了,怎么了?”
  “那珠子呢?你什么时候给我的?”
  “珠子?我还没看完,怕你来抢,就放嘴里了。”
  说着甘于锡幽怨看向许铭沿,要不是他小气哪来这么多事。
  许铭沿听完直接跑到了自己母亲那里,激动问道:“娘,我手上这颗珠子,你什么时候给我的。”
  “什么珠子?”
  许铭沿把自己手里的珠子递到他母亲眼前,徐静看了一眼。
  “没有啊,我没看到过它,你别一天天把一颗玻璃珠子看那么重。”
  许铭沿“哦”了一声无奈离开,也只有梦可以解释了。
  珠子可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里,自己忘了而已。
  甘于锡不记得就只是他摔了头暂时忘了。
  珠子由红变白也许是自己眼花,昏了再醒来眼花正常。
  他坐在屋外的台阶上打算清醒一下,甘于锡出房间就看到坐在台阶上的许铭沿。
  “你怎么了?醒来就变得奇怪。”
  “没什么,做了一个梦。”
  “梦而已,别当真。”
  “嗯~”
  “不过说真的,一个玻璃珠子你看那么重干嘛?我看一眼能少块肉吗?”
  许铭沿侧头看着甘于锡。
  “伸手~”
  甘于锡乖乖伸出自己的手,许铭沿大方把珠子放他手心,“看吧。”
  “怎么突然就舍得了,嘁~”他拿在眼前左瞧右看,“也没什么特别的,你怎么天天看的比眼珠子还重,你看,为了它把自己头都磕破了。”
  听到这里许铭沿又隐隐感觉额头痛,解释着:“这珠子挺特别的,到了晚上还会发黑。”
  “发黑?”甘于锡来了兴致,“那我晚上再来看看,呐,还你。”
  许铭沿接过,拿在手里把玩,很漂亮啊。
  吃完晚饭天暗下来的时候,甘于锡拉着许铭沿就要看珠子,许铭沿纳闷。
  “白天不是还说普通玻璃珠,到了晚上这么积极。”
  “少叽歪,快点。”
  许铭沿从自己口袋拿出来,“看吧,够不够黑。”
  甘于锡睁大眼睛看,隔一会儿又眯着眼睛看,最后无语看着许铭沿。
  “你是不是眼睛有毛病?”
  “嗯?你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不还是和白天一样吗?”
  许铭沿眼睛转向珠子,这不是乌漆嘛黑的吗?他惊讶盯着甘于锡。
  “你看到什么样的?”
  “普通的玻璃珠子。”
  听完以后,许铭沿愣住,呆呆看着珠子,那为什么自己看的是黑的。
  “没意思,走了。”
  甘于锡走了多久,许铭沿站在原地盯那珠子就有多久,想不通的他来到厨房走到母亲面前。
  “娘,这个珠子什么颜色?”
  “玻璃珠子能有什么颜色,难道是黑的啊,一边去,我还要洗碗。”
  许铭沿错乱了,自己肯定是中邪碰到鬼了。
  夜晚许铭沿躺在床上,甘于锡已经熟睡,许铭沿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侧头看着甘于锡,轻轻推他。
  “于锡,睡了吗?于锡?”
  回应他的只有甘于锡的鼾声,许铭沿见他真的睡着了,他看向桌上的时钟,凌晨一点。
  想要测验自己是做梦还是中邪,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场景重现。
  他慢慢掰开甘于锡的嘴巴,把珠子放进去,白天大概就是这样,许铭沿安静看着他,期待能发生点什么。
  许铭沿这时候有点激动,不断吞咽口水,桌上的钟声“滴答滴答”,时间一点点过去,可他和甘于锡没任何变化。
  他不死心,躺的板正闭眼,再等等,等着自己魂穿甘于锡,许久之后还是没有动静,是不是哪里不一样?
  明明白天的时候,甘于锡含在嘴里,自己和他就一起晕了,他烦躁挠头,一下子摸到自己的额头,该不会是自己的血吧,好多志怪小说里经常提到血的作用。
  许铭沿像是下了狠心,非要摸清楚,他咬牙抓破刚结痂的伤口,痛到龇牙咧嘴,在他感觉血流出来的那刻,瞬间许铭沿失去了意识,直直倒在床上。
  “甘于锡起来,快点~”
  「许铭沿」睡得正熟,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还挺用力,脸颊痛啊,而且好熟的声音,像自己~
  这一下「许铭沿」惊醒睁眼坐起身,看清眼前的人后,随后惊呆了,又是自己?
  眼前这个“许铭沿”挑眉看他。
  “你干嘛这副德行看我?”
  “我是谁?”
  “你疯了吗?昨天问一遍,今天又问一遍,快起来。”
  “那老人家大寿什么时候?”
  “昨天,你怎么回事儿?快起来吃早点,这么大人还要叫。”说完离开留下许铭沿一人。
  昨天?这是又延后了一天。
  该不会是自己试验这些事情的时候时间是在凌晨,凌晨的时候已经算新的一天了,那每次都是回到昨天?
  而现在就是甘于锡抢许铭沿珠子的这天,现在自己是“甘于锡”。
  想到这里「许铭沿」自言自语。
  “如果我现在不去抢珠子,那今天的我就不会回到昨天,那如果我不回昨天,我就不知道珠子的秘密了……”
  想来想去「许铭沿」把自己想绕进去了,他敲打自己,算了算了,先过好今天,以后有的是时间研究。
  他主动去找“许铭沿”也就是前一天的自己,“许铭沿”正躺在藤椅上拿着珠子看的出神。
  昨天甘于锡就是在这个时候来了兴趣,把自己的珠子抢走的,那现在自己作为“甘于锡”不去抢,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今天就老老实实的,看看会变成什么样。
  他走到“许铭沿”身边,安静看着他,看着看着莫名自恋起来,正常情况下的“许铭沿”很帅啊,浓眉大眼,怎么凌艺玲不喜欢自己呢?
  想着不知不觉看出了神,“许铭沿”白了他一眼。
  “甘于锡,你是不是有求于我?”
  “嗯?没有啊,就是觉得你挺帅的,怎么艺玲不喜欢你。”
  “唉~”一说到这里,“许铭沿”和「许铭沿」一起叹气。
  突然「许铭沿」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自己是不是可以试着变成凌艺玲过一天?如果可以的话……
  “喂~”「许铭沿」的思绪被眼前的“许铭沿”打断。
  “干嘛?”
  “你怎么笑那么猥琐?”
  “没什么。”
  “说,让我听听。”
  “我就不告诉你。”
  说着「许铭沿」麻溜跑走。
  没想到触发附身的条件是自己的血,但前提是要放进要附身那个人的嘴里,和小说一样精彩,「许铭沿」突然觉得自己以后说不定能靠这个本事发家致富,美人在怀,走上人生巅峰。
  正当他给自己制定发财的计划时,忽然一个念头在自己脑海蹦了出来。
  如果今天的自己附身到某个人的昨天,然后昨天的自己又附身到某个人的前天,那不是乱成一锅粥。
  想到这里「许铭沿」觉得事情绝对不能这样发展下去,不然这世上会出来好几个自己,太复杂就乱套了。
  「许铭沿」急忙找到今天的“许铭沿”。
  “你珠子呢?”
  “干嘛,打我珠子主意?”
  “不是,就是想看看?”
  “不给。”
  “给我看看啊。”说着「许铭沿」上手去抢,争夺中双双摔倒,两人就那样磕到台阶又再次昏过去。
  沉睡中许铭沿感觉到有呼喊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醒醒,许铭沿,喂。”
  这次是谁的声音,谁在叫我?
  “快点起来啊。”
  许铭沿现在产生条件反射,只要睡梦中有人叫自己,他就会惊醒。
  猛地睁眼,看清人后松了口气,“甘于锡?”
  “干嘛?你怎么还要我叫你,睡那么沉。”
  甘于锡正要走,许铭沿急忙拉住他。
  “老人家大寿是哪天?”
  “嗯?前天啊。”
  “前天,你不是不记得前天的事情吗?”
  “是啊。”
  “那昨天呢?”
  “昨天我们晕倒之前的事情不记得,就记得醒了以后的事情,你说我是不是得病了,我最近……”
  许铭沿没再听他的话,头疼得不行,他抬手捂头,太乱了,乱到脑子稀里糊涂。
  这时候感觉手里握着东西,他摊开手心,那颗珠子安静躺在那里,他看到珠子颜色由鲜红变透明,又一次。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