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里星使徒 / 第一章 分不清现实地狂飙

第一章 分不清现实地狂飙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周围的大楼变成了一块又一块肿瘤,流出了许多发散着恶臭气味的腐水,这让那些飞在空中的诡异们异常的兴奋,他们如同蚊子一般,将口器插入地底,贪婪的吸食着。
  被一只巨型蜗牛消化了半具身体的李无邪,用那仅存的意志打开了手中的怀表。
  他无力的嘶吼着,可回应他的只有天空中战斗机的机枪扫射之声。
  巨蜗分泌出的黏液融断了她的手臂。
  在西阳的照耀下,散发着金光的怀表,跟随着他的心一起摔碎。碎片反着光,阻碍了那个人最后的目光,同样也阻碍了我们的目光,只能看见不远处那巨大的身影一点一点的蠕动着。
  只是,刹那间,命运开始了重启!
  “快抓住那只狗!”
  执行任务的便衣警察跟斧头帮的人打在了一起,而李无邪只感觉天昏地暗,随后,他的瞳孔骤然收缩,只因视野清晰时才看清楚对面飞来的一把斧子。
  李无邪没想到自己刚刚复活又要去死了,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脑壳竟然硬脑崩飞了那把斧头,虽然掉了一条线的头发,自己的头型彻底被打乱。
  那斧头落在一位正要袭击自己的斧头帮成员身边,那位刚迈入社会的小伙子,见到那崩飞的斧头劈在自己的脚边的花盆里,瞬间愣住了。
  “嗯?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能跟我解释一下是什么情况吗?”李无邪晃了晃脑袋,转头看向那名小伙子。
  “大……大……大哥。”那小伙子望着眼前的座山雕,双腿抖的那是一个厉害,一滴滴水从裤裆处滴落,哽咽着说出了一句英文。
  “嗯?”李无邪这才发觉自己到了国外,低下头看着身上穿着的警服,突然间一股记忆涌了上来。
  “金三角……”
  他想起来了,自己重生到了过去,回到了当初在金三角打击犯罪活动的时间。
  而现在,正是他和队长对抗曾在湄公河作案的斧头帮。
  呯!
  斧头落地的身影,又让他回到了现实,而那小伙子已经吓得完全瘫软在地上。
  “老李!愣着干什么!快追上那条狗,那狗背着的装着毒品的袋子里,有我们的卧底冒死带出来的情报!”
  似乎是队长的话,李无邪虽然不清楚自己重生了身体究竟是个怎么个情况,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能够硬抗斧头,看来诡异的力量也被我带过来了,既然如此,那就大干一场吧。”
  就当李无邪感应着体内的诡气,突然感受到自己的体内不知何时多了另外一股能量。
  孩子。
  不知何处的呼唤,那是一句温柔又勾引人的女子之声。
  做得很好,我的孩子。
  “你是谁?”
  李无邪捂着脸,再一睁眼时,他竟然发现自己站在由生物的大肠所构造的大楼之上。
  前方突然间飞来了一个只有头盖骨,心脏露在外面跳动的生物。
  “给我滚开!”
  李无邪直接一头撞过去,顿时将那生物撞得粉碎。
  “我去!兄弟,这铁头厉害呀!”
  又不知何处的夸赞。
  他晃了晃脑袋,再一睁眼时,发现自己的前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眼冒金星且流着鼻血的黑光头,一旁的木头所制造的木箱子,一个斧头深深地陷了进去。根据反方向可以判断出,那斧头似乎来自这个黑光头。
  “你是谁?”
  一旁的那名队长很是疑惑,不知道自己的队员在和谁说话,于是也顾不得任务了,便向前询问情况。
  “喂,老李,你咋回事?跟谁通话呢?”
  李无邪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继续执行任务吧。”
  队长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小子竟然觉醒了异能,真是吓了我一跳。”
  “异能?”李无邪自然而然知道异能,其实并不是异能,而应被称为诡能,只不过当诡异早已入侵的真相公开之后才正式命名,但是自己之前并没有听队长提起过,难道队长一直隐瞒着什么?
  “什么是异能?”
  队长朝着楼梯口冲去,“之后跟你解释吧,快跟我来,追上那条狗。”
  斧头帮也是被揍急了,直接冲上街,随手砍死了两个倒霉的外国富豪,劫持了一辆车,带着那条狗疯狂地疾驰。
  “快上车!”
  便民警察们迅速骑上摩托车,朝着那辆车追了过去。
  “fuck,真他娘见鬼了,没想到我们的买家竟然是警察!”黑车内闻着老虎纹身的老大怒骂着。
  随即,他就招呼小弟们向着后方开枪。
  几辆摩托车在街道中疯狂地疾驰着,时不时改变方向,躲避着对方的枪击,那些无辜路过的平民也会被枪杀,这也让执行任务的警员们压力倍增。
  队长也是急了眼了,于是他转过头对着李无邪喊道,“喂!老李,你有那啥异能,能赶快让对方把车停了吗!”
  李无邪点了点头,只不过他又听到了那一声呼唤。
  孩子,注意前方的路。
  李无邪突然间,猛地用力把控方向盘,原因是前方竟然出现了许多根骨架,自己的摩托车就行驶在这骨架之上,并且骨架的表面有些血肉在蠕动着,有些非常的巨大,如果让一个人开车撞过去,足以撞得车毁人亡。
  李无邪突然注意到前方左侧的血肉变换着方向,只想着另一根骨架,而自己前方的骨架已经没了路,于是他果断调转车头,如同一个亡命之徒一般,向那块血肉撞了过去。
  李无邪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紧接着,周围骨架上突然飞出了一些肉块,粘在了他的背上,然后迅速的扁了下去,表面积在不断的扩大,生出了许多毛发,又不断地生长,变成了羽毛。
  李无邪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多了一对器官,那是自己的羽翼。
  于是他驾驶着摩托车从肉块的表面碾过去后,借助着羽翼,在空中飞了好一段距离,降落到对面的骨架上。
  “卧槽!老李化身座山雕,骑个摩托把山飘!”一位正在执行任务的队员突然停下摩托车,开口就是一句国粹。
  只见表世界之中的李无邪,驾驶着摩托,疯狂的冲向一个正载着大象的卡车,那辆卡车司机也是懵了,急忙调转车头,直接把电线杆干倒了。
  卡车向前制刹了一段距离,大象也是吓得不轻,昨晚的老八都被干了出来,而被撞倒的电线杆凹在了卡车头,将里边的副驾驶位置干弯了,或许那位司机是真的幸运。
  然后李无邪又不要命的沿着那卡在车头的电线杆一路狂奔,大象似乎注意到了上方的摩托车,连忙一屁股坐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摩托车的排气孔。
  小街中的电线特别的杂乱,在那根电线杆倒塌的瞬间,一些电线被拉扯着,便向地面压了下来。
  而李无邪距离那辆黑车特别近,被干断的电线直接砸向了那辆黑车,瞬间就将那辆车子干冒烟了。
  啊啊啊!
  沿着车窗能看到一个光头搂着两个美女疯狂的摇摆。
  黑车顿时失控,向左侧撞去,直接干上了小型公共厕所。
  “onmygod!”
  一块接着又一块板砖崩飞了出来,小型公共厕所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被这黑车吃掉。
  也许是吃得太过凶残,公共厕所的墙体向左侧歪曲,逐渐到达极限,在倒塌之前冲出来了一个浑身大面包的人,连裤子都没来得及提。
  至于黑车内的犯罪团伙,早就已经神志不清。
  突然间,那条狗似乎是受到了太多的惊吓,猛地窜了出来,不要命的狂奔。
  在空中飞了一段距离的李无邪,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在一旁的泥地上翻滚了几圈,而那辆飞得很高的摩托车也撞向了泥地边上的小河道中。
  一旁的队长开着摩托车冲了过来,连忙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老李,干的不错,那条狗接下来就交给我们了。”
  但队长似乎没有注意到,李无邪根本没有看到他,只是转过头,在其走后,不知道在和谁对话。
  “里世界?你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