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星斗寥寥云点点 / 第 33 章 不请自来

第 33 章 不请自来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杨涵星打开两瓶啤酒,又把屏幕上播放的“拒绝黄拒绝赌拒绝黄赌毒”调成了静音。
  然后道:“果然没什么能瞒过你,是不是我让你过来一次的时候,你就猜到我要谈什么了?为你的明察秋毫,干杯!我其实想听你拒绝的理由,有了理由,我才知道如何说服你。”
  吴荣和杨涵星碰了下酒瓶,然后道:“你现在还能有什么事呢?如果借钱解决你的麻烦,我不是财神爷,以你的为人,也根本不会向我开口。那么我们现在能谈的,就只有一件事。你在向阳在那里眉飞色舞的心驰神往的移动测量系统。……”
  “而我从来不是一个技术型人才,你找我,肯定不是让我参与研发。那么还能让我干什么呢?所以这事很清楚,你知道我能干什么,我也知道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在江城吃饭的时候,可能我给了你们一些误导的信息。因为我说那是一套未来很有前途的系统。你们高估了我的兴趣。”
  杨涵星道:“我们其实没那么幼稚。我们知道,你是游走在各种客户之间,能够迅速捕捉到用户的喜好,并找到合适的方式来打动他们的优秀销售。而且你一直以不懂专业,只会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形象示人。……”
  “虽然我不是好销售,但我知道,你所做的事没那么简单。要是销售真的就是吃喝玩乐,那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关于销售的书籍了。这是一门了不起的学问。至于你的不学无术,那是你自己说的,你可能不是一个很专业的技术人员,但M大学子,要说自己根本不懂专业。不知道你是在骗人,还是在骗自己。”
  吴荣颇为意外的看着杨涵星,“我没想到,你居然比我还了解自己。我以为所有同学都觉得我是个贪杯好色的,没什么内涵,只会见风使舵溜须拍马的家伙。我不在乎,也不想解释。但没想到,一向正统的你,居然能想到这么多。星爷,这杯酒我敬你,我先干了。”
  杨涵星笑着举杯,“哪有那么严重,同学们可不是不分好歹的傻子,我陪你一起喝。”
  杨涵星接着道:“所以,你看到的,好像是我和向阳好像一拍即合,无比投机。其实,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无比尊重你的意见。……”
  “因为我们俩的意见都是从同一个角度出发的,技术角度。而你才能真的评估,这套东西的真正价值。……”
  “我还相信,你虽然在用户那里可以左右逢源。但在同学面前,一直都是真诚的。所以你说这套东西很有价值的话,我相信,绝对不是在迎合我们俩,你一定有你的判断。所以,我们最终是否能谈成合作,不重要。我还想听到,你最真实的想法,你的见解。”
  吴荣愣了几秒,然后一口干了瓶中的酒。
  “妈的,杨涵星,你特么让我很不舒服,知道吗?”
  杨涵星笑道:“我又怎么啦?夸你夸错了?还是酒不对,抑或是没有下酒的小菜。我点一份鸭舌给你吧,你看看北京的鸭舌是不是也和江城的一样正宗。”
  “别扯淡,星爷,你几时变得如此善解人意,连男人心都懂?我来北京是因为刚好有其他事要处理。不是专门为你来的。我猜到你要谈什么,原想随便聊几句,直接拒绝你就好了。……”
  “如今,你这一番意味深长,比女人还体贴的话,让我怎好这么快拒绝你。所以,你让老子很为难。”
  杨涵星道:“那就多说几句再拒绝,我洗耳恭听。”
  吴荣吸了一口气,正色道:“好吧。我在江城说的话,就像你说的,是认真的。我或许不像你和向阳那么专业,但我绝对可以认识到这套系统的价值。而且中国用户是喜欢新概念的,找些机构,申请了课题,是极有可能的。这些都没有错。……”
  “你和向阳想的是这套系统可以解决哪些问题,而我想的是,这套东西可以卖给谁,怎么卖出去,才能利益最大化。……”
  “但是,杨涵星,我看好这套系统,和我自己真的去销售这套系统,是两回事。……”
  “说句难听的话,我看好这套系统,但不一定看好你和向阳,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杨涵星苦笑,“当然明白。只不过,我们俩在你眼中这么差劲吗?”
  吴荣摇头,“当然不是,你们都是行业里最好的。但做一个产品并不是你们才华足够,就能成功。会涉及到很多因素,天时地利人和。……”
  “一个最好的时机是什么?就是在你们研发过程中,这个产品的概念越来越多被人提起,逐渐被大家在概念里接受。就在大家都想去验证,这个概念是否真的有价值的时候,你们的产品恰到好处的在此时面世。……”
  “太早,太晚,都不是好机会。……”
  “如果你们的研发还没成果,这套概念就已经深入人心,那么就会有无数的大企业来到这一领域。我不怀疑你和向阳的能力,但你们一个小作坊,是无法和正规军较量的。行业里这几家几十亿体量的公司如何致力于移动测量系统的研究,你觉得他们会比你们差,比你们慢吗?……”
  “如果太前卫,依然是问题。你们会负担起了教育市场,培养市场,教育用户,培养用户的重任。等你们都教育好了,其他厂家可以高兴地来分一杯羹。他们没有花费市场费用,所以成本远比你们低。到时,只怕,你连哭都哭不出。……”
  “我说的只是最简单,最明显的一些情况。真实的市场,远比这个更复杂。所以我确信这是一个好产品,好方向。但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能赶上最好的时候。……”
  “杨涵星,如果你现在是一个大老板,我没问题。有足够的的财力支撑,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包括引导市场。可惜,我听说,林婉的男人,用了很大力气帮你续命,你才能今天在这里和我一起喝酒。……”
  “我有些许感动,你一个M大才子,居然会如此的理解我这样的销售人员。但这种理解,还远不到“士为知己者死”的地步。所以,涵星,我不能接受你的邀请的。”
  杨涵星举杯,“好了,兄弟,我也谢谢你的坦诚。大概就就是同学间,才会如此开诚布公的交流吧。……”
  “但我还是有一个问题。吴荣,你说的这些问题,其实我是想到过的,我觉得并不算新鲜。……”
  “每个研发的计划,,都会面对这样的考验。但如果你我,向阳联手,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克服很多困难的,特别是如果有你加持,我们会更科学的去把握时机。……”
  “风险当然有,但是我们成功的机会,也应该不小吧。”
  吴荣点头,“你说的不错。如果我们现在刚刚毕业,凑在一起,大家一穷二白,但志趣相投,我们一起打出个江山,我想一定可以。可惜……”
  “我们已经不是刚毕业的我们了。我不知道向阳怎么和你说的,但我相信,他一定不会随便出来和你一起冒险,而是要有一些条件。我说的对吗?”
  杨涵星不语,吴荣笑道:“不说话,那就是我说对了。”
  “其实我和向阳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我现在混的更好。是不是有一点嘚瑟,星爷?但却是一个事实。”
  “我现在不需要跑每一个用户,只需要面对大区内的几个大客户。下面分公司经理都是我的下属,见到我毕恭毕敬。而他们的每一单的生意,都算我的业绩。……”
  “我的食宿标准和外企比,不算高,因为我们毕竟是民企。但是我的权限,使我拥有一定程度上的财务自由,很多事都很好处理。……”
  “还有一点,我向你道歉,我们喝了这杯,我再说。”
  杨涵星举杯,无奈的摇头道:“看来不是什么好话,你的道歉,我先接受。”
  吴荣笑了笑,“的确比较伤人的话。那就是,你养不起我。”
  杨涵星有了心理准备,脸色还是变了变。
  “我不是说薪水,这个好说。我相信,你让我过来,不会在股份一类的事上亏了我。但某种意义上说,股份本身就是画饼,你的公司离上市,只怕还有点远。……”
  “我说你养不起我,是我生活和工作的方式。我在大公司做惯了与大客户打交道的事。很多很正常的花费,在你眼中,甚至已经不是大手大脚这么简单。……”
  “我现在是无法想象,自己要算着办公经费,去做客户的工作。我曾经是这样的,但现在我根本不想再回到那段时光。……”
  “所以,我相信你在做一件有意义,有前途的事,也相信你和向阳,都是好搭档。但是,抱歉,兄弟。我无法答应你。我为自己的贪图安逸,感到惭愧。来,我再敬你,还是先干为敬。”
  杨涵星举杯,他和吴荣一样,深吸一口气,将一瓶刚打开的酒,一饮而尽。
  他有些失落,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说服吴荣了,因为吴荣早已把一切都想明白了,这样的人是无法被说服的。他也根本不可能有吴荣那番话之外的,更多,更好的理由。
  同时,他又觉得有一些解脱。
  是呀,真的三人一起,开始移动测量的工作,未来依然有很大的风险,和很多的不确定因素。
  如今不能前行,或许,也是件好事吧。
  “吴荣,我没有其他要说的了,我们就喝酒吧。唱首什么歌?我给你点。”
  “哈哈,我真的没有和男人一起唱过歌。不过今天为你例外一次。点首老歌吧,我们学校时候唱的,《壮志在我胸》”
  包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进来的不是服务生,而是一个长发飘飘的高挑女孩。
  连续几瓶酒,杨涵星酒意已经上脑,他没为对方的不请而来惊异,而是欢呼雀跃道:“薇薇安,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大人物。”
  女孩优雅的走进房间,“我帮你订的房间,当然知道您在这。我想也许你们喝酒,喝多了,多半会需要我的帮助。这位一定是吴总了,您好。我是薇薇安。”
  杨涵星转头,却发现吴荣没了刚才的从容,双目直呆呆看着薇薇安,眼底深处,似乎有无尽的柔情。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