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星斗寥寥云点点 / 第 26 章 千亿市场

第 26 章 千亿市场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杨涵星?”
  “张凯老师?”
  两人叫了对方的名字,然后同时道:“我们见过,在故宫太庙。”然后又同步笑了起来。
  “我应该想到是你,那天你就坐在刘老师身后,和你们那个漂亮的女同学坐在一起。”
  “她叫舒芸,是我女朋友。要说漂亮呢,我觉得林婉也不错。”
  “好吧,M大盛产人才和美女,这样说,你满意了?”
  “谢谢张老师夸奖。”
  双方重新坐下,张凯直奔主题。
  “林婉和刘老师同时向我引荐了你,这很难得。林婉说,你有计划做一套产品,她说不清是什么,但只是说,她很相信你的人品和眼光。而你们可能需要一笔投资,所以让我来和你聊聊。……”
  “而刘老师这边,说你在做关于激光雷达的事,这件事我有很大的兴趣。……”
  “说实话,因为林婉的情面,我会和你见面的,但我没太多信心,认为我们能达成某种合作。因为这种同学聚会碰出来的机会,往往情义高于理性,也许我们做的事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所以一般只能认识一下彼此,看看未来的机会。……”
  “但刘老师说的就不一样,如果你做激光雷达的研究,那么我们有很大的机会达成合作。……”
  “今天是闲聊,我也不用看你的BP,就随便说说,你要做的事。可以吗?”
  杨涵星立刻点头,“当然可以,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其实我很怕林婉强迫你给我投一笔钱,我知道,这不是正确的合作模式。”
  张凯微笑,“林婉是做得出这种事的,所以我今天没有告诉她我们碰面。我既不想惹得她不开心,也不想违反我自己的原则。所以我会尽最大努力,争取一个平衡点。而投资这件事,其实没那么简单,我也没钱,拿的就是投资人的钱。我可以支配这笔钱,但不代表我可以肆意妄为,随便去花。”
  “我理解。”杨涵星认真的点头,然后进入自己的正题。
  “我们在故宫太庙,见到了Eka的那套三维激光扫描仪。我本想做类似的设备,但我失败了,我以为可能激光雷达的事已经与我无缘,但这次去德国,我在GI见到了一套基于车辆或者其他载体上的移动扫描设备,我非常动心。”
  杨涵星的眼睛要开始放光,他把德国小镇的事又重新讲了一遍。
  张凯没有太多表示,只是看着杨涵星的样子,他大概明白了,林婉为什么对杨涵星的项目如此感兴趣。她就是喜欢男人的这个样子,自己当初应该也是这样吸引她的。
  最后,杨涵星道:“我之前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我想去搞扫描仪的硬件,这并不是我的专长,甚至也不是M大的特长。这是属于电子一类的技术。我以为自己懂了原理,买到了元器件,就可以做出产品,现在看来,太幼稚了。……”
  “但移动扫描不同,这不是一个硬件的工作,所有的硬件都可以从厂家买到。我们需要做的是集成和算法,我想这才是我们最擅长的事。我觉得我们有很大机会。”
  杨涵星每次讲到这些,心情都依然有些激动。但当他稍稍平静下来的时候,才感觉到张凯的态度有些冷淡,似乎对所说的完全不感兴趣。
  他内心叹了口气,但因为没有抱太大希望,所以也没太失望。
  张凯没顾及杨涵星的感受,他将电脑放在了桌子上,打开,然后调出了两张照片。
  “这几年,我一直往返于德国和美国,关注很多东西。你说的移动测量我当然知道,我相信你的眼光,这的确可以算作一个方向。但你看一下这两张照片,有什么不同。”
  杨涵星的眼睛又亮了一下,其中的一张,正是如今占据他身心的移动测量系统,虽然不是GI的那一套,用的也是不同厂家的硬件,但其基础的设计是不会变的。
  而另外一张,也是一辆车,但车上没有大型的扫描仪,只有几个激光传感器,和影像设备。
  他立刻明白了,“这是自动驾驶系统。”
  “是的。所以说,和我做的事真的很像,都是基于激光雷达对数据的获取。但是区别又很大。你能讲讲你的理解吗?”
  “其实很简单。自动驾驶的激光雷达,是车辆的感知系统,车辆依靠其三维的实时感知,来了解自己身处的环境。所以它对实时数据,实时地图构建,要求更高。……”
  “而移动测量,是要获取整体的三维数据,它对整个激光点云数据的整体性要求更高。”
  “说的不错。”张凯满意的点头。“下一个问题,你觉得哪个更难?”
  杨涵星想了一下,“不好说,双方的应用点不同。自动驾驶,除了感知之外,还要有更复杂的导航和控制系统。这是移动测量所不需要的。但如果仅仅从激光雷达的数据处理来看。移动测量则要复杂很多。毕竟,移动测量要求完整的三维数据,每一帧的数据都要精准匹配,这个计算量,是无比复杂的,自动驾驶肯定不需要这样做的。”
  “很好,”张凯又一次笑着点头,“我们快接近真相了。再下一个问题,哪套系统更值钱?”
  杨涵星愣了,技术上的事,他可以信手拈来,但这些,他还没考虑过。
  他迟疑着,“单套系统来说,自动驾驶肯定要尽量压缩成本,价值越低越好。而移动测量,可以迅速提高人们的数据获取效率,并解决从飞机上不能完全覆盖的问题。所以这一套移动测量系统,应该比自动驾驶的激光系统,昂贵很多。”
  张凯笑着摇头,“果然,谈到钱的时候,你和我的团队很像,不但不客观,甚至一开始,思路就是错的。我换一个问法吧。……”
  “我说的根本不是这两辆车,两套系统,哪个更值钱。而是说整个产业和未来,你觉得做移动测量更有价值,还是车载激光更有价值?……”
  “我再解释的明白些,我们用可口可乐和汽车制造相比,比的是可口可乐和车厂哪个更值钱,而不是比较,一辆车,和一听可乐哪个更贵。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杨涵星点头,“是的,我明白。但是我还是没有想明白答案。我觉得移动测量做好,在测绘和地理信息上,是有很大市场的。而自动驾驶?国内还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这个市场什么时候才会真的兴起。从这个角度,我觉得还是移动测量值钱些吧。”
  张凯笑容中,不自觉的带了一分轻蔑,又有点怜惜,像看着被人骗了糖葫芦的小弟弟。
  “你觉得自动驾驶,离我们还很远?”
  “是的,我觉得很远。同时,我不觉得自动驾驶对人类的生活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我们是人口大国,虽然在很多行业,我们都需要提高自动化水平,但是就从驾车而言,我们有足够多的驾驶员。这个研究几乎没有必要。”
  张凯的微笑,变成了明显的轻蔑,甚至有几分怒火。
  “看来,我们这个问题上的认知,有很大的偏差。这个差距有多大呢,我已经不想和你做太多解释。因为那要从最基础的概念讲起,只怕我们要谈到明天。……”
  “说一些最直接的吧。如果你做出了移动测量,你觉得自己的公司能值多少钱?”
  “嗯,我也还是不太清楚,可能会值五千万,八千万,一个亿,大概这样吧。抱歉,张老师,我对资本的确不是很有概念。”
  “嗯好,没关系。”张凯带着一丝促狭的笑,将一个小盒子放在了桌子上,“我只是做出了一个车载雷达的原型机,离商品化还有一段距离。你觉得我的公司估值多少?”
  杨涵星摇头。
  张凯只好自己继续道:“目前估值是九个亿,但我觉得低,未来几年,我们还会大幅度增长。”
  杨涵星的瞳孔放大了一秒,心跳也在加剧,“九个亿?”这超乎他的理解。
  他不懂,为什么还没见到的产业,一个部件就可以值这么。
  “干嘛?你不信吗?”
  “不是不信,而是不理解。”
  “打个赌,未来五年内,各大城市会有无数的自动驾驶车辆在跑,当然达不到LV4级别,但哪怕只是LV1,也会有无数的车在跑。……”
  “每个车厂都会推出自己的Autopilot系统,会有无数的互联网巨头,通过收购车厂,而进入这个领域。……”
  “对了,你知道沃顿激光吧?”
  杨涵星点头,“我很佩服希尔家族的创新能力,他们把传感器推到了三维感知的新高度。”
  “但你一定不知道。沃顿激光雷达,如今产能有限,已经供不应求,所以国内的互联网巨头,已经给他们投资了。你觉得这些互联网的巨头,眼光会不如你吗?”
  杨涵星只能摇头。
  张凯继续道:“自动驾驶也是驾驶,说到驾驶,就要想到车厂,想到整个汽车产业。所以,未来,这是个千亿,甚至万亿级别的市场。那么我一个车载激光雷达被估九亿,我觉得并不高呀。你现在理解了吗?”
  张凯有些惊讶的发现,本来内心受到冲击,多少有些无措的杨涵星,在他问完这句话的时候,居然又恢复了冷静。
  “张老师,您说的我都懂了。但我依然无法理解整个整个产业,以我无比幼稚的眼光,我看不出这个产业值这么多钱。但我多少理解一些资本的力量,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这个题材,就会努力的让它变得真的值这么多钱。”
  轮到张凯愣了一下,他发现杨涵星真的幼稚的像个孩子,但却是那个大声说出,“皇帝什么也没有穿”的孩子。
  杨涵星继续道:“其实不久前,我和我师兄张邕有过一次对话。如果我们的征程注定不是星辰大海,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我的答案是,继续。而我的同学向阳则说,去他妈的星辰大海。”
  他已经不太准备继续和张凯的谈话了,“张老师,谢谢您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来见我。也替我谢谢林婉和刘老师。……”
  “我明白了您在做什么,您应该也知道了我在做什么。可能我们合作的机会并不是很大。”
  张凯对杨涵星产生了些兴趣。
  “所以,你准备结束这场谈话?林婉可没告诉我,你如此快人快语。你应该能想到,我并不是一个有大把时间的人。也没兴趣和不相干的人做技术探讨。……”
  “如今我和你讨论车载雷达和移动扫描的区别,一定是有意达成某种合作的。你难道就这么不在意。”
  “不是的。我懂您的意思了,我很感谢。但我没猜错的话,你和我聊这么多,其实是劝我放弃移动测量的事,和您一起来搞激光雷达。这样就两全其美,可以解决我的问题,您在林婉和刘老师那边也有了交待,同时,您没有违反任何您的原则。”
  “是的,杨涵星,这样不好吗?”
  “这样很好,我也真的很感谢。但是,我的答案是No,我不想,也不能接受。”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