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星斗寥寥云点点 / 第 24 章 上市企业员工之殇

第 24 章 上市企业员工之殇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酒终人未全散,饭后,向阳拉走了杨涵星。
  “舒芸,借你家星爷一用,放心,有借有还,你现在可以数数,我还他回来时,绝不会少一根头发。”
  舒芸微笑:“不用数,我的男人,我心里有数。”但很快正色道,“不许再喝酒了,他明天若是头痛,不能起床,唯你是问。”
  校园的后门,沿着街道开了一串的小酒吧。酒吧都不高档,有着浓郁的学生风格。
  门口都是廉价的串灯,却能拼出一些很特别的图案,整条街看上去花花绿绿,营造出一种简约的浪漫。
  酒吧里提供的,可能只有瓶装的啤酒和爆米花,但绝对不会少了音乐。
  驻唱也都是附近的校园歌手,所以这里流行的曲风和校园里一模一样。有张学友的《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也有周杰伦的《东风破》和《发如雪》。
  向阳没有遵守和舒芸的约定,他和杨涵星一人瓶嘉士伯,舒缓的音乐声中,慢慢的喝着。
  向阳道:“是不是林婉那傻大姐说对了,你对移动测量是有想法的?怎么,想自己搞这事。”
  杨涵星点头,又摇摇头,“想法是有的,但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去做。不瞒你说吧,我现在遇到了些麻烦,如果不能过关,连生存都会成问题,哪里还能梦想去做什么。”
  向阳伸出酒瓶,二人轻轻的碰了瓶颈,算是碰杯。
  “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麻烦,你既然这样说,估计麻烦不小。我也不问了,因为我现在一定没有能力帮你解决。但我希望你能过关,祝福不一定有用,但我是真心的。好运,兄弟。”
  杨涵星点头,其实有个还算关心他的朋友在身边,已经不错了。不然他自己一个人,真的不太好打发这漫漫长夜。
  他对林婉所说的,她男朋友拿到一笔钱,并没太大兴趣。别人的钱,与你何干。林婉或许是个不错的女同学,但她的男朋友就是个互不相关的陌生人。
  “但我有事和你说。”向阳道。
  “什么?”
  “移动测量的事,我非常感兴趣。如果你真的要去做的的话,叫上我。”向阳说的很认真。
  杨涵星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但一下又暗淡下来。
  “再说吧。第一,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次能不能过关,第二,就算我过关了,也不知道这件事的前景如何。我已经很对不起黄大勇了,这样的故事,不能在你身上再重演一次。”
  “非也。”向阳摇头,“黄大勇当初跟你走了,其实他是知道有风险的。这些并不是你的问题,每个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见过他,他现在去了华泰,应该很受重用。同时,他既没后悔过,也没怪过你。所以,你这种廉价的自怨自艾,还是省省吧。”
  杨涵星笑了一下,“你说的也对。但你很难体会,我把你请到公司,然后有一天,又请你走,这感觉糟透了,我不想再经历了。”
  向阳道:“我比黄大勇想的更多。我很想和你一起做这个移动测量的事,但就算你现在求我和你一起做,我都是有条件的。梦想不能当饭吃,我们早该过了激情胜过理智的年纪了。”
  心情并不算阳光的杨涵星心里难受了一下,他知道向阳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会联想到自己研发扫描仪的事。
  他问道:“什么条件?”
  “也不多,两个。第一个,当然是,你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你若自己生存都成问题,我难道过去就是为了和你一起要饭嘛?而且这个研发的周期不会很短,需要很多持续投入。你没有准备好,我不会加入的。”
  杨涵星点头,“有道理。说的我有点动心,希望你过来了。因为这意味着我的一切都好转了。第二呢?”
  “光靠我们两个,不行。技术性人才永远不是好的管理者和销售,酒香也怕巷子深,我们需要一个好的经营者。我希望,你把吴荣也拉过来一起。”
  杨涵星想了想,“这好像很难,虽然他也高度评价了这套系统。但以他精明的眼光,不止看未来,也会看现在。你知道一个东方公司的大区经理,值多少吗?他根本不会去考虑换个地方重新来过。”
  向阳笑道:“不只是每个人都有价格,而且每个人都有软肋。吴荣也一样,他是性情中人,而且性还高于情,”说到这,两个人都笑了。
  “所以,需要的话,找到合适的办法去打动他呗。”
  “你说的有理。可惜呀,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当前的局我不能破,就一切都是空谈。”
  向阳道:“去和林婉的男人谈谈吧,我知道你觉得没意义。但你既然已经有这么大的麻烦了,何必又在乎多见一个人。既然到了绝路,总要做些什么,即使无用,也比什么都不做,最后自己发疯要好。”
  杨涵星举起酒瓶,表示同意。
  之后他问道:“说一下你吧。如今尚达可是上市企业,大家趋之如骛,拼命往里钻。你为什么想离开?别告诉我,这移动三维真的这么打动你。”
  “当然打动我,”向阳毫不犹豫,“但比起移动测量,更打动我的,是你说话的态度。你说起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双眼放光。舒芸更是一脸欣赏的看着你。我特别羡慕你这种状态,特别是,遇到了大麻烦的时候,还能有这种状态。你知道,我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的状态了吗?我记不清,自己这样专注的去讲一项技术,是在什么时候了。”
  杨涵星有些困惑,“你不是在尚达研究院吗?这些北斗企业,都是靠着技术和产品,一步步起来的。他们应该有很好的氛围和研发土壤呀,怎么会这样。是你个人的问题吧?”
  “当然不是我的问题,你呀,还是兔羊兔森破。”向阳调侃了一句。
  “尚达当然有着不错的研发传统,别的不说。号称国内GNSS第一人的鹏总,可就是这里走出来的。……”
  “但这一切都是在上市之前,当一个公司上了市之后,很多事都变了。……”
  “研发对上市公司根本不重要,喂,你不要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在天方夜谭。我说的是一个基本的常识,只是你不理解而已。……”
  “上市公司更关心自己的业绩和营收,这直接影响到股价。而研发是一个不断投入的部门,产出实在多年以后,投入却实实在在影响当前的股价。所以,尽量不要去做太前卫的研究。……”
  “我们都很忙,确实很多事要做。但都是和现有产品线紧密相关的。……”
  “离了当前的业务,多好的创意也会被叫停。”
  “不对呀,”杨涵星道,“我不炒股,但总有人讲,概念股,概念股,上市公司应该最喜欢新概念和新技术才对呀。”
  “说的不错,”向阳道,“上市公司当然喜欢新概念,特别是中国的企业。国外一个VR的概念出来,国内立刻兴起一大批VR企业。……”
  “但喜欢新概念,和真的做研发,是两回事。我们可以做一些事,靠上新概念,做一些发布。但你若真的想去投入,完成一个实际的系统。上市公司会谨慎的多,不会轻易动的。……”
  “上市企业其实也很难,一有风吹草动,股价就会被影响。……”
  “就拿你说的移动测量来说吧,如果这件事放在尚达,你说会怎么处理?”
  杨涵星笑道:“等我上了市,我再告诉你。现在还是听你的吧。”
  “尚达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们会仔细的研究调研,然后也会做一些发布,我们正在研究,世界上最先进的移动测量系统。但实际上,什么都不会动。……”
  “直到,这个产业真的在市场上兴起了。他们才会动,他们动的晚,但实力雄厚,可以挖来最优秀的人才,也可以收购相关的公司,这样可以很快就做起来。……”
  “再换个角度,比如你拿着研发计划,去找尚达,希望他们支持你做移动系统的研发,他们绝对会拒绝你,不会给你一分钱。……”
  “但是,如果你的研发做好了,产品是最好的。他们可以花更大的价钱,直接把你的公司买下来。……”
  “这就是上市公司的做事风格,你听明白了吗?其实这没什么不对,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好。但是,……”
  向阳一口喝尽了瓶中的酒,“我很多时候,很不舒服,迷茫找不到方向。可你说离开,哪里还有这么好的公司,这么好的工作,这么好的待遇。换一个环境,也未必就真的好的呀。”
  “所以,我说了,我很喜欢你做的事。但是,如果你不能解决问题,我不会加入的。尚达再怎么样,也给了我一个能挡风遮雨的房子。我可以换一所房子,但绝对不可能再去和你淋着雨重新盖房子。……”
  “我说完了。”
  看着杨涵星久久无语,向阳又要了两瓶啤酒,然后道,“怎么?感触这么深吗?”
  杨涵星点点头,“我在想另外一个维度的事。你说了,我们这些初创公司,没有人支持,辛辛苦苦做一个产品。但一旦产品成功,这些大企业可以凭借资本快速进入,或者直接收购我们。那么,我们这些初创公司的未来,就是做敲门砖,或者被人并购吗?我们有其他路吗?我们生存的意义是什么?”
  向阳将酒递给杨涵星,“能被大公司收购,这就是命运之一,而且是很多企业老板的梦想。若有人买你,只怕你高兴还来不及,居然你还在这里叽叽歪歪。……”
  “至于意义,创造本身就是意义。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管他未来是怎么的呢。”
  杨涵星眼睛又亮了些,“哥们,你说的太好了,太对了。创造本身就是意义。前些日子,我看了一篇某媒体的文章,叫做,《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
  向阳接口道:“去特么的星辰大海。”然后他莫名其妙的看到杨涵星笑的弯了腰。
  “你是不是真的醉了?这有什么好笑。”
  “哈哈,不好笑。但和某人说的一模一样就好笑了。”
  杨涵星忽然恢复了严肃,“向阳,我得谢谢你为我指点迷津。这样,我杨涵星保证,我一定尽全力去解决所有的问题,我尽全力,拉你过来,我们一起做事。我还会尽力把吴荣那个家伙也拉过来。”
  “好吧,”向阳没特别表示,“干杯,我希望你多喝一些,但我并不想真的看你喝醉。”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