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星斗寥寥云点点 / 第 22 章 陪你一起看长江

第 22 章 陪你一起看长江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江城的夜晚,舒芸挽着杨涵星走在长江大桥的步行道上。
  杨涵星喜欢看长江,江水看起来永远是缓慢平静,却又有着深邃的力量,杨涵星对着江水,总是看不够。
  或许喜欢长江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这里不需要消费,两个穷学生依偎着看江上渔火,难免寒酸却是一生中难得宝贵的浪漫,这值得一生回味,因为那时候他们拥有最宝贵的东西,他们有彼此,还有青春。
  或许是纪念那终将逝去的青春吧,杨涵星每次回来,舒芸都会陪着他走一走长江大桥。
  “我想和你商量件事。其实,也不算商量,我想你给我一些建议。”
  舒芸将杨涵星挽的更紧,“你似乎很少需要别人的建议,包括我。怎么,什么重要的事,让星爷如此犹豫。”
  杨涵星轻轻叹道:“人总是要成长的,成长就要付出代价,代价付出多了,人就会改变。我还是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大改变。但我做决定慎重了很多,不再像刚毕业那时候那样自信而冲动。……”
  “说实话,年轻的自信虽然有些愚蠢,但还是值得怀念的,我喜欢那时候的自己。但如今,我要是还像之前一样做决定,那就是真的蠢了。”
  “星爷才不蠢。我喜欢你自信做决定,但我更喜欢你有事和我商量。说吧,你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先告诉你一件事吧。”
  “哦,你先说。”杨涵星愣了下道。
  “记得北京的故宫之夜吧?”杨涵星当然记得,两人不约而同的,脸上闪过一丝幸福之色。
  “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并不是因为,你那句“摘下点云送给你”,而感动的和你在一起的。我可不是那么好哄骗的小妹妹。……”
  “我很喜欢那句话,但我更喜欢前一句,“做我女朋友吧”,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很久,因为我本就喜欢你很久了。……”
  “所以,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支持你。但是,不要因为那句“摘下点云送给你”而有什么压力。……”
  “你可以当做,那是一名学长,哄骗小学妹的甜言蜜语好了。它不一定是真的,但很好听,我很喜欢。……”
  “世界上美丽的东西很多,并不只是点云。女人总是喜欢一切好看的东西,你也不可能把一切都送给我。不能总自己和自己较劲。……”
  “我知道,你是在扫描仪开发上遇到了问题。如果你放弃了,找到其他的方向,那就去做好了。我们都很年轻,不能因为年轻时的一句承诺,就背上一生的债。我喜欢的,可不能是这么傻的男人。”
  杨涵星久久无语,他特别想说一声谢谢,但二人之间,似乎不该用这两个字表达情感。他用力的拥抱了舒芸,将她紧紧的揽在怀中。
  杨涵星松开舒芸后,二人继续沿着大桥行走。
  “舒芸,其实即使你不说,我也没有完全沉迷在点云的世界不能自拔。刚才我说了成长,忘掉和放弃,都是成长的标志。但是有些不幸,……”
  他转过身来,看着舒芸的眼睛,就像故宫之夜一样。
  “我没沉迷过去,过去却不肯放过我。我的确看到了一些新的东西,让我又一次动心的东西。但这个东西,依然与你喜欢的美丽有关。……”
  “还是点云!”
  杨涵星说起了他在德国见到的移动测量设备,他讲那个德国小镇,那辆看起来很特别的车,将那一条点云组成的道路。
  舒芸默默的听着,不时抬头看着杨涵星的脸。
  杨涵星的眼睛在发光,脸上有也有一种特别的光彩,这是舒芸最喜欢的样子。
  当杨涵星终于停下来的时候,舒芸笑了,然后她认真的道:“我没有什么建议,我不知道你怎么决定才是对的,但其实有时候对错不重要。看你刚才的样子,我如果阻拦你不要做这件事,我会觉得自己是在犯罪。……”
  “只是,你之前的麻烦彻底解决了吗?做移动测量,是否你的资源和条件已经具备?不如这样,明天聚会的时候,你和吴荣和向阳聊一聊吧,还有林婉,她这几天也在学校附近。……”
  “至于我的态度,我相信经过那一次挫折,你能够做正确的决定。我希望你的决定是能让你快乐的。”
  舒芸说的几个人,都是杨涵星的学长学弟,在学校一起玩的伙伴。
  但几人的身份都不简单,吴荣是行业知名企业东方公司的大区经理,将销售视为艺术的资深经理人。而向阳是位技术天才,和刚刚离开图行的黄大勇是原同事,他没有离开尚达,是尚达武汉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
  他们两个人的意见,绝对是业内最权威,也是最有价值的意见之一。
  而那个泼辣爽快,偶尔会飚几句脏话的林婉,就是在法兰克福机场入境被拒,发了一封“气死老娘了”的帖子的人。也可以说,就是她的帖子挽救了杨涵星,如果杨涵星布他后尘,被德国海关拒绝入境的话,那么就没有如果了。杨涵星将错过GI,错过移动测量,错过自己的命运。
  聚会安排在晚上,就在上午的时候,杨涵星从薇薇安口中,得到了航遥中心要银行保函的坏消息。
  他在酒店的房间里默默地坐了很久。
  他苦笑,如果我有足够的财力开这封保函,我又何必非要做这笔生意呢。
  命运生怕杨涵星的心情不够糟,这个时候,他的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他接听,一个礼貌而冷漠的女声。
  “杨先生,我是万优的张律师。……”
  “距我们上次通话,已经又过了差不多四周了。在我们正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之前,我想问一问您,你的还款计划有眉目了吗?……”
  “我的雇主依然希望,我们能和平解决所有的争端。毕竟我们不是仇人,在您需要资金的时候,万优支持了您。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已。我想听听您的想法。”
  杨涵星除了再一次苦笑,又能说什么呢?
  他道:“张律师,谢谢您的提醒。这几天我们刚刚中标一个很大的项目,我想未来一切都有转机。我还是请求,您能再多给我们一些时间。”
  “杨先生,恭喜您中标。您说给您一点时间,实际上,我们已经又给了您一个月。你能明确告诉我,再需要多久吗?三天,五天,一个月?还有一点,我无意冒犯,但根据我的理解,您的公司现在中标的可能性非常之低,我不知道您有什么奇遇,我也不关心。只是,我用您中标这个理由去说服雇主,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所以您最好重新找一个理由。”
  杨涵星无奈道:“有时候,真话比假话更难以让人相信。您可以有您的理解,但我真的中标了,也真的面临新的麻烦,我真的需要一点时间,请您考虑。”
  律师冷冰冰的道:“真话假话我都不在意,我只介意您的还款。这样吧,您不是要一点时间吗?我会下周再打给您。但是有些事,您拖是拖不过去的。所以希望您早一点做决定。再见。”
  杨涵星这次没有发怒,他已经没有了发怒的情绪,他也回了一句,“谢谢您,张律师,下周我们通话。”他自己都发现,自己完全复制了对方的冷漠与礼貌。
  夜色降临,几个老同学终于在一家酒店的包间坐到了一起。
  舒芸有一些怪怪的感觉。杨涵星似乎情绪很高涨,他谈笑风生,与几名老友开怀畅饮。
  还妙语连珠的讲了些笑话,逗得林婉花枝乱颤。
  但是,他们那晚在桥上谈的事情,本来计划好,要听取吴荣和向阳意见的事。杨涵星一个字都没有提起。
  舒芸在众人的调侃中,帮杨涵星挡了几杯酒。然后悄悄靠近杨涵星耳边,“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