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星斗寥寥云点点 / 第 7 章 机会还是陷阱

第 7 章 机会还是陷阱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张邕眼中闪过一丝赞许。
  他道:“没那么容易。就是因为我无法完全搞定这个项目,所以才交给你。如果你做成,是你自己的本事。……”
  “GI公司在国内有自己的渠道,我们并不是他们的代理商,只是跟他们合作而已。即使我们中了标,也要通过他们的代理商去拿货。”
  “这个渠道之前是德国回来的王文忠博士,无论我们的私交,还是公司的合作,一直不错。”
  “但几年前,事情发生了变化,王文忠移民德国,这个渠道也随之莫名的消失了。我联系过他们公司,他们说自从王博士离开,他们就没开展过GI的业务,甚至也再没有做过和陀螺仪有关的业务。甚至从来没有和GI联系过,也不认识GI的任何人。所以,GI的代理资格对他们已经名存实亡。……”
  “我又看了下GI网站,中国区代理,依然写的是王博士的公司。我给GI市场部留了言,现在还没有收到回复。所以,这个中断的销售渠道,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真正的打通。……”
  “这意味着,这个项目其实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用户极大可能会选择GI,但我们却没有真正取得GI的支持。你能了解后面的风险吗?”
  杨涵星想了想,“也许我们中标,却交不出货,最终被商务部处罚。也许GI不接纳我们,我们替别人做了嫁衣。”
  “不错,所以,这个项目有很好的利润,也有很大的风险。对我来说,我相信我有能力搞定,因为我的德国的人脉还算不错。但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件事,我还有很多事要忙。所以你如果你愿意冒险,不妨去试试。如果你觉得是我在帮你,可以考虑给我留百分之十的利润,这样我们就互不亏欠。……”
  “想清楚你的决定,也许你可以通过这个项目走出自己的困境,但也有一种可能,你会陷的更深,再也无法翻身。所以,你的决定?”
  杨涵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沉默了几秒钟。
  最后,他坚定的拿起了桌上的所有资料。
  “谢谢师兄,这件事我接下了。其实只有正常经营的公司,才有资格考虑风险。你说陷得更深,其实我已经沉到底了,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失去的了,也没什么可怕的了。既然有机会,我就会尽力把机会变成现实的成功。”
  薇薇安此时就在杨涵星和张邕不远处的一座商厦内。
  她并不是跟踪老板来的,也不知道杨涵星他们在附近。只是工作日突然变成了假期,而且还要面对不太确定的未来,她有些心乱,而让女人产生安全感的事情之一,就是购物。
  她一边逛街,一边想着自己的前程。她的履历和能力,包括外形,都很出众,所以担心的并不是求职,而是如何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失去杨涵星这个不错的老板,还是有一点让她惋惜的,但如果杨涵星无法自己走出困境,这种惋惜就化作了淡淡的失望以及鄙视。
  就在此时,她的电话响起,居然就是老板打来的。
  “薇薇安,帮我约一下物业刘总,我亲自去沟通一下房租的事。帮我查查库房,我们有什么可以抵押的物品。公司还没倒闭,我们不能关门,先开门营业。”
  薇薇安听着熟悉的话语,一时有点恍惚,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她熟悉的那个老板又回来了。
  她从来无意对老板落井下石,只是难免对杨涵星失望。而通常让他失望的男人,结局一般都不是太好。
  如今,她从杨涵星的语气中听到一丝久违的力量,一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好的,杨总,我马上安排。其实物业也不是一定要封门,但他们一直没看到您来上班,才会觉得图行科技前途渺茫。您出面交流,我想他们会接受的。”
  “帮我看一下行程,你说了,我们财务还有备用金。不要急着拿钱跑路,帮我订一张法兰克福的往返机票。该给你们的,公司都会给你。”
  “知道了,杨总,放心。”
  顿了一下,她继续补充道:“其实,我从来都不是真的想拿着备用金离开公司。我一直都在等着您给我新的命令,我一直都很相信您。”
  做了决定的杨涵星和张邕并没有马上彼此告辞,而是又多聊了几句。
  “你的产品研发源自一句对女友的承诺吗?”张邕的问题中带着一丝调侃。
  杨涵星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他发现,即使笑的尴尬,这也是他多日以来,难得的一次笑容。
  “不能这样说。”他认真的回答,“我愿意为她做很多事,但还没有幼稚到,为了她的一句话,就不顾后果的拿整个世界去换。我真的很看好三维数据的前景,而恰好,这也是她喜欢的事情。”
  张邕的问题也开始严肃起来。
  “看好是什么概念?未来三年,五年,还是八年?市场看好?还是技术看好?有量化的数字吗?”
  “你相关的技术积累有多少?你确信自己可以完成这台设备吗?”
  “你考虑过市场的发展和变化吗?特别是竞争这一部分。你预料到,会有更多同类产品会在你的研发阶段上市吗?”
  杨涵星几次摇头,他忽然发现,以为已经深思熟虑的他,在很多事上都还没有想清楚。
  “告诉你一件事。当Eka第一台三维激光扫描仪诞生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当时的心情,应该比你还要激动些。……”
  “后来,我也关注了很多三维产品的发展。但你知道,我依然在做着和北斗相关的事,始终没有介入这一块,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时机不成熟?”杨涵星不太确定的问。
  “只是原因之一。时机不成熟包括很多因素,其实我一直没有停止对三维市场的调研,这些相位式中远距离低成本扫描仪的出现,我早有预见,所以你的投资人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是你的问题。这你同意吗?”
  “是的,我曾抱怨过,但冷静下来,就明白,是我自己的问题。”
  “不错,孺子可教。比你老师强,他可从来没在我面前认过错。”张邕想着远方的某个人,眼睛露出一丝笑意。
  但很快他又恢复了严肃,“比时机更重要的因素,则是前景。注意,我说的不是科技前景,而是产业和经济前景。……”
  “我一直在做北斗有关的事,因为我确信北斗的前景。因为我们都知道,北斗是国家战略。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北斗公司,虽然主要产品就是PPT,依然可以过得很好。三维则不然,从很多个角度来分析,都是很多年内不算刚需的美好未来。我不确定,如果我们花很大代价来做这样的产品,是否值得?……”
  张邕看着明显陷入了思考的杨涵星,接着问道。
  “如果你同意我说的,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一切重新来过的话,你还会坚持扫描仪的研发吗?”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