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星斗寥寥云点点 / 第 5 章 师兄来电

第 5 章 师兄来电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对方的声音依然平静的似乎没有任何情绪,“杨先生,我只处理一切法律相关的事务,您的猜测与我无关。我们只讲法律,不讲什么善恶对错。除非您否认,我们的法律是维护正义的。好了,就到这里吧,祝您生活愉快。”电话里声音就此截止。
  听到这句问候,杨涵星怒火上声,最终没忍住,轻轻地骂了一句,但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并没有听见这句脏话。
  挂了电话的杨涵星越发失魂落魄,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似乎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自己现在就是等待大厦将顷的那一刻到来。
  电话振动,舒芸的名字又一次显示在屏幕上,杨涵星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最终,他痛苦的长叹一声,这次依然没有接听电话。
  或许一切的开始,都是源自女孩的一句“点云好美”。
  但他此时不但无力去兑现“摘下点云送给你”的承诺,甚至根本无法迎接即将毕业的女友的到来。
  为了那句誓言,同时也因为他和舒芸一致看好了实景三维在中国市场的崛起,也看好三维激光扫描仪的前景,他拒绝了上市公司的邀请。
  然后拿着自己的三维激光扫描仪研制计划书,与万优投资签下了一份带对赌的投资协议。刚刚毕业就得到一笔投资,意气风发的杨涵星得到了无数的羡慕和祝福,所以太过顺风顺水的他从来没有认真的研究过这份投资协议。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是准确的,但却高估了自己的研发能力。
  两年的协议到期,又延长了一年,他的产品依然无法上市,当他带着新的一版产品规划书找到投资人,想申请进一步延长时间的时候,对方扔给他一份资料。
  那是美国某厂家发布的最新型三维激扫描仪,更轻便更小巧,点密度更高,距离更远,色彩也更好。而价格,远低于他正在研发中的产品的预期定价。
  投资人根本没有再多和他废话,只说了六个字,“还钱,连本带利。”
  杨涵星只能接受,既然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那就自己负责吧。
  杨涵星低估了资本的力量,他事后经人提醒,才明白自己犯了一连串的错误。
  初创公司的对赌协议,是他第一个错误。本该是天使轮的风险投资,被他毅然决然的负担起了全部的风险。
  砸锅卖铁,偿还了万优的绝大部分本金,是他的另一个致命错误。这在他被对方冻结了一切之后,才隐约明白。
  杨涵星的另一个错误在于,他根本没有好好看过这份协议,当时他满脑子都在憧憬自己的三维激光扫描仪。
  用另一位前辈的话说,“整个协议就是一个坑,你不要想着走法律渠道了,赶紧上门磕头要求和解吧,你没任何可能赢得官司。”
  协议中关于双方分歧的约定,并不是到法院打官司,而是万优指定的在自己城市的一家仲裁机构。而且仲裁结果,就是最终结果,没有申诉和上诉的机会。
  这一连串的错误,把杨涵星逼入了今天的死地。没有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有死亡的倒计时。
  于是,有了今天的一幕。
  电话又一次响起,这次,是杨涵星的助理薇薇安。
  “杨总,今天早晨大家来上班,但物业说我们拖欠房租太久,把大门给我们封了,我们已经无法进入了。”
  “让大家先都回去吧,不算大家旷工,等办公室正常了,再来上班。”杨涵星尽量平和着语气,似乎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他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出口,自从上次丢了标,公司就陷入了困境,现在没有业务上门,他也失去了货源。大家来上班,也是办公室里呆着,没有事情做,但工资要照发。
  薇薇安毕业于一家985名校,一头飘逸的长发,和令所有男人都会心动的大长腿,算得上美貌与智慧并重的优秀女孩。
  这样优秀的女孩,能安心的留在图行科技,和对老板杨涵星的崇拜不无关系。甚至很难说,这种崇拜中是不是还有一些其他的感情。
  杨涵星能感觉到这种感情,可惜他的心中始终惦记着,要为某个女孩摘下最美的点云,所以一直坚守自己的底线。但做为一个年轻人,他无法摆脱被人敬仰的良好感觉,何况还是这样的美女。他没有做越界的事,但对薇薇安的待遇上,从来都不吝啬。
  薇薇安此时轻声答道:“好的,杨总,我知道了,我会和大家说的,我也会安抚大家的情绪,尽量不出现严重后果。您放心。”
  杨涵星心中有些感动,仿佛看到了电话那边薇薇安善解人意的样子。
  薇薇安并没有挂断电话,她在办公室门前一一劝说了大家先回家,然后又重新开始和杨涵星讲话。
  “杨总,这边没事了,大家虽然有些疑惑,但情绪都还稳定,他们都先回去了。”
  “谢谢你,薇薇安。”
  “杨总,您还好吧?”女孩又关切的问,这让杨涵星心中生出一丝温暖。
  这次的事情很严重,但他并没有和人多说,甚至拒接了舒芸的电话,一直都是自己扛着。
  但这不意味着他真的不需要人关心,薇薇安的一句柔情的问候,几乎牵扯了他的泪腺,不过他依然强硬的收回了眼泪。
  他回了一句,“我还好。”一时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
  事实证明,温情剧只是编剧们的善意,并不都真的存在这个世界上。
  但薇薇安接下来的话直接让他清醒,“杨总,希望您没事。但是这公司,我看很难救得活了。如果公司解散,欠大家的工资奖金,以及遣散的补偿,该怎么算呢?……”
  “杨总,我知道最近公司的麻烦很大,而且这么多员工,如果真的倒闭,只怕也要一大笔钱才行。我跟了您这么久,一直尽心尽力。如果公司没有能力支付所有人,您看,能不能先把我的这份钱付给我。您放心,我会保守秘密,而且全力配合您,做好大家的工作。”
  一丝无比苦涩的笑容爬上了杨涵星的脸,他机械的回答,“好,只要我有办法,先把你和大家的钱算清。无论如何,我不会欠大家的薪水的。”他没有直接答应她的要求,同时用“大家”代替了“你”。
  薇薇安柔声道:“谢谢杨总了,其实您一直栽培我,我很感激。如果到了最后的时刻,大家都要分开了,反而闹出些不愉快,那就真的太不愉快了,您说对吧。我知道,公司账户被冻结了,但财务那里应该还有一些备用金。这些钱无法为您带来什么转机,但对我就不一样了,希望您考虑。我先挂了,谢谢您。”
  挂了电话的杨涵星忍不住笑了,因为他觉得一切都很好笑,尤其是他自己。
  他笑自己的困境,更是笑自己的蠢与自恋,一个穷途末路的男人,居然莫名的会以为,有个崇拜自己的女孩会来安慰他的心。
  笑过之后,他稍稍平静了些。他意识到了一些问题。他之所以陷入了这样的困境,并不是全万优的问题,自己的幼稚才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他在为自己的不成熟买单。
  只是,这个单子未免大了些,只怕吞掉他的所有,再也没有机会翻身。
  又是一阵电话铃声,他已经连续接了三个电话,这比他过去一周以来电话数量的总和都多。
  但这一次,他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名字,表情开始凝重起来。
  张邕,号码上显示的这个名字。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