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武侠仙侠 / 梦中的宝剑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 / 第十八章 秀江龙君

第十八章 秀江龙君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在逐步进入闹市区之后,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
  苏鹏惊讶的发现明明自己什么话也没讲,却总是引得诸多人侧目围观。
  但很快苏鹏就意识到这些人应该不是看向自己的,而是看向一旁挽着自己胳膊的徐文鸢。难怪其中诸多看向自己的男同胞嘴里都有在嘟囔着什么,感情都是在腹诽自己。
  想来他们说的最多的话,都该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吧?毕竟自己的模样只能说是不丑,极度路人化的样貌一眼看过去,确实也配不上徐文鸢这种天仙。
  可徐文鸢不该是大家闺秀吗?怎么举止如此不端庄呢?
  想到这里苏鹏小声询问道:“老祖宗,路人都能看见你吗?”
  “当然可以啊!我又没有藏在玉佩里,看不见我才奇怪吧?”
  “哦!不过不怕被有道行的人看出来吗?还有您这举止是不是大胆了些?”
  “看出来又怎么样?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况且我们老徐家与天师府和茅山派皆有渊源,天下道门、佛门,又怎会不给我些许面子?而小门小派出身的,又怎么轻易惹我这百年老鬼!再者说我看街上的男女,不都是这般吗?我以为这是现代礼仪如此。”
  “啊?这般动作一般是情侣之间所做,以显亲昵之举。还有老祖您还清楚自己是只百年老鬼啊!能不能低调一些呢?”
  徐文鸢也不介意,反倒是又贴近了些许。“放心!我虽为鬼魂,但也没落下修行,走的是取天地日月精华的鬼仙之路。以我的修为和咱老徐家世代的积累,早就可以去拜城隍爷那儿讨个阴差或土地、山神的位置了。而且以我的实力只要不是灵力耗尽,一般人察觉不出端倪。”
  苏鹏听徐文鸢如此说道,顿时觉得自己这老祖宗是真的不简单,不由得更加好奇徐文鸢是怎么年纪轻轻去世又变成了鬼仙的。“啊?有这么厉害的吗?不过老祖是为啥不去做这山野正神啊。”
  “因为我发现一件事,所以我没去。”
  “啊?啥事啊?”
  “因为拿了那么个小小的差事之后,我就没有自由之身了,还得听那些个糟老头子们的差遣。你觉得这我能忍?”
  “不晓得,毕竟我也不了解老祖您的生平喜欢不是?”
  徐文鸢没好气的瞪了苏鹏一眼。“怎么我老徐家就剩下你这么一个笨蛋子孙。”
  “额!老祖,我姓苏。”
  “闭嘴,你身上可也留着我徐家一半的血裔,自然算得上是我徐家的子孙。还有若日后你成了亲,可得生一个孩子取徐姓,承老徐家的香火。”
  果然古人最重香火传承,想到这里苏鹏也就没办法跟徐文鸢解释现代婚姻的艰难之处了。
  半个小时之后,手机也买好了。
  二人便开始踏上回家的路。
  徐文鸢指着远处五十米宽的秀江桥,笑道:“以前的秀江上可没有如此桥梁,孙儿这桥是何时建的啊?”
  “二十年前吧?反正我小时候就有这桥了。”
  “真好,我那时往返两岸必须靠渡船,哪有今时之便捷。”
  就这样徐文鸢在苏鹏的教导之下,开始用手机狂拍两岸之夜景。
  直到苏鹏手中的凌月震颤,这除魔诛邪的神兵突然鸣镝示警。
  苏鹏才将目光从徐文鸢身上转移,看向这秀江桥面。
  只见桥两侧无行人,正中无行车,两排路灯皆已熄灭,唯有远处路中的白灯笼忽明忽暗。
  “老祖,貌似我们卷进麻烦里了。”
  “慌什么?你那宝剑厉害的紧,有甚可怕的?”
  苏鹏一脸凝重,只见举着灯笼的小矮人身后,那两两一排的精怪,居然各举着一个牌子。
  左侧书肃静,右侧书回避。
  举牌之人还身着古时官府兵役制服。
  若不是那鱼首虾头实在恐怖,怪异的身体比例十分奇怪,荒诞与滑稽的同时又颇为恐怖。
  四个举牌的水妖之后又是四个带刀衙役,再往后一顶大红轿子格外醒目。而四个轿夫倒是颇具人型,再之后的八个衙役也同样是歪瓜裂枣有碍观瞻。
  “老祖,这群精怪颇有意思啊!”
  “不入眼的东西,孙儿你且去看看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苏鹏看得出徐文鸢明显表情不悦,显然是不喜这群水妖。
  那苏鹏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解开缠着清风和凌月的黑布。
  提着剑,苏鹏拦着了这群水妖的去路。
  为首打着灯笼的矮人立刻冲苏鹏喊道:“你这凡人怎敢冲撞秀江龙君之威仪!”
  秀江龙君?
  苏鹏一下子呆住了,这母亲河的龙神得是尊大神啊!
  不由得想退后两步,此时徐文鸢冷哼道:“秀江龙君,什么时候沦落到只有这两歪瓜裂枣的虾兵蟹将?还只敢在午夜出巡?真是笑话。”
  随着徐文鸢的话语过后,轿子落地。一妖里妖气的男声响起,听的苏鹏直起鸡皮疙瘩,只闻言道:“徐文鸢,你这家伙当真是死了也不安分。”
  “当初没把你这赖皮蛇宰了,没想到居然在老龙王西去之后,给你这畜生混成了秀江之主。着实是可笑!”
  “呵呵,本来还想着与你叙旧一番,怎感觉你这架势是要再打一场啊?”
  “对付你,何须本小姐亲自出手!待我孙儿出马,便能将你这冒牌龙君一窝妖邪诛灭殆尽。”
  这时轿子的帘子被掀开,一妖邪男子扭着身子走出轿子。“别呀!虽说百年前咱俩有怨,如今我也得老龙王传承就任了秀江之主,乃是天地正神护佑一方。这次难得见了你这故人,前来叙旧罢了。”
  “狗屁的叙旧,我看你是遇见了摆不平的事儿,有求于我吧?”
  “徐大小姐还是那般聪明伶俐,我的这点小心思始终是瞒不过您啊!”
  “孙儿,我们走。若是这赖皮蛇不解开这结界,你便宰了他。”
  苏鹏虽然不懂缘由,但觉得一边是看着就膈应的蛇妖,另一边是自己家貌美如仙的老祖宗站那边自然是不言而喻。便应声道:“好!”
  顶着凌月的剑柄,白色剑芒若隐若现。那神兵之威,瞬间让秀江龙君打了个寒颤。“别啊!咱有事好好说,要知道帮我也是为了这笼城两岸的居民。而且事成之后,我亦有重谢!”
热门推荐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