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陈阕 / CQ-239 临空而眠

CQ-239 临空而眠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你先学着,元春的咏春是我指点的,他教跟我教一样。”
  任夜侧躺在叶氏武馆院内的大树树枝上,一只胳膊撑着脑袋,一只手抓着苹果在啃。
  刚刚还点着名要我拜师,真要他教起来,怎么还拜托别人去了。不过也没差,反正我原本也是来找叶师傅学咏春的。
  叶师傅得到任夜的指示,也是十分卖力的教我,一点都不带保留的。
  本来起手式我已经学的像模像样了,根据叶师傅讲的咏春拳理,我也在和洪拳的进行对比学习。但任夜忽然打断了我们的训练,要求叶师傅只许教一遍、讲一遍,不然我学不完。
  我正想吐槽呢,技多而不精,那我学来又有何用?
  叶师傅本身也不是我师父,只能带着抱歉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开始教学,只是这次叶师傅语速慢了不少,也是希望我能更好的领悟。
  拜师的第一天,我便将咏春的全部要领走马观花地过了一遍。说实在的,并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更别说在实战中使用。我心想,难道说师父是想让我第一次学的时候更加用心,才叫叶师傅只许教一遍吗?
  当天联系结束,我在叶师傅家里吃过饭,他家并不能住下我和任夜两人,我只好在武馆附近的旅店订了两间房。
  “一间单人房就足矣。”
  任夜打断我,让我一下子有些错愕。
  难道说,师父有什么特殊癖好?
  见我迟疑,任夜一把夺过我的卡,自顾自地订了房。
  “你订了一个月?”
  “那是当然,接下来一个月,你还想去哪住?”
  “我不能找个房子租一个月吗?”
  “那多麻烦,先住着,若是想退,也随时能退。”
  任夜把卡捻在手上,惊讶道:“居然还是黑卡?你小子果然有钱。”
  “这卡是别人给我的,卡里的钱又不是我的。”
  “这么年轻就被包养了,不打算再享受几年自由吗?”
  任夜挂着戏谑的笑容,进入了电梯里。
  “我可不是被包养,这是……”
  我正想出口反驳,却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太大了,而电梯里还站着三四个人,此时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任夜进入电梯后,其他人自觉的和他拉开了距离,估计都是嫌他身上脏吧。
  “好了,咱们到了。”电梯很快停在了我们要去的楼层。
  “师父,您为啥不把身上的煤灰洗去,粘在身上不脏吗?”
  “这有啥的?这不是天然的夜行服吗?”
  “那白天会不会有点太惹眼了。”
  “惹眼事小,若是让他人得知了我的存在,那整个大湾区都得乱成一锅粥。”
  任夜刷开房门,插上房卡,室内的灯光顿时亮了起来。
  “噔、噔。”
  两根铁钉以我无法看清的速度钉在墙上,一前一后落在房间的对角线上,而两者用一根绳子连结着。
  “这是干嘛?”
  我话音刚落,任夜已经纵起,轻轻落在绳索上。
  “为师今晚就睡这了,你也早些休息。”
  任夜往绳索上一躺,竟稳稳当当的不会落下来。
  我望着挂在半空的任夜思索许久,倒是对任夜的技法不再惊讶,只是怎么也看不出其中门道。
  我去浴室洗了澡,一边在心里琢磨着刚刚学过的咏春。出来时我见着任夜侧躺着,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没动,低声问道:“师父?”
  “何事啊?”
  “要不明儿您把这睡绳索的功夫教我罢。”
  任夜哼了一声,冷淡的语调里似乎有些得意。
  “教你不是不行,得看我心情。”
  “好师父,那要怎样您心情才能好?”
  “嗯嘛,我现在心情就不错,今晚就教你一手内功吧。”
  说完任夜在绳索上翻了个身,在空中转了两圈后落在了地上。
  “盘膝而坐,闭上双眼。”
  我乖乖在床上坐下,闭了双眼。任夜开始朗声念道:“藏眼神,凝耳韵,调鼻息,缄舌气。此为合四象。
  “眼不视而魂在肝,耳不闻而精在肾,舌不吟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魄在肺,四肢不动而意在脾。此为五气朝元。”
  “精化为气,气化为神,神化为虚。此为三花聚顶。”
  我听着任夜口中吐出一些古奥的言语,虽然句句生涩,却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一双手掌贴在我的背上,一股热流通过掌心灌入我的体内。
  “咦?”
  任夜眼神一凝,手上内力猛增,轻而易举地就把我震晕过去。
  一阵夜风吹动窗帘,欺霜赛雪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窗帘微动,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那一抹月色之下。
  “好久不见了,白狐。”
  任夜脸色不在嘻嘻哈哈,但动作仍是那般轻浮。他扭过头,却从未正眼看过白狐。
  “放他走。”
  白狐并不搭腔,手指一撑,银光在指缝间闪没。
  “我方才用内力查看了他的身体情况,他的经脉格外强韧,而且有些脉门有打开过的痕迹。若非他是万年难得一见的习武奇才,那便是从小就受到高人指点了。”
  “你知道他身上留着谁的血吗?”
  “你知道向我拔剑意味着什么吗?”
  白狐眼神一凝,脸色愈发难看,握着配件的手因太过用劲而颤抖。
  两人的谈话毫无关联可言,但两人对此并不在意。
  “影龙血脉的味道没人比我很清楚,我自然知道他是影龙之子,但他的血脉并没有觉醒,甚至连记忆都被封锁了。想必是你干出来的好事吧。”
  “我也是受人之托,那样做都是为了保护他。”
  “保护?若不是你们这般自以为是地制约他,以他的天赋,现在已经是名震江湖的后起之秀了。扼杀一个孩子的天赋,以应对你们所意料危机,真是可笑。”
  “一般神棍的预言我哪里会当真,但那可是大夫人的预言。”
  “那又如何?如今他落到了我手里,你们便别再想插手他的未来。”
  “那你有什么资格插手他的人生?”
  “因为我想,因为我有这个实力,而且现在,他是我的徒弟了。”
  任夜扭过头来,右手凭空一拉,竟把立在地上的陈阕吸到了手上。他仔细端详着那面光滑如镜的盾面,手指在其表面抚摸。
  “他的记忆与血脉将由我唤醒,我自然会保证他的安全,毕竟,我还得留着他去找影龙的徒弟比武呢。”
  任夜忽然猛拍盾面,陈阕顿时发出刺目的白光,白狐感受到日月精华涌入这个房间,聚集到陈阕之中。
  “万年寒玉床被我一不小心睡化了,就先拿这个凑合一下吧。”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