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历史军事 / 万历佑明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希望被大明教化,太子的宏愿

第七百七十三章 希望被大明教化,太子的宏愿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帅嘉谟在一众官僚学者的艳羡目光中来到了御前,且俯首接了朱翊钧亲自递来的圣旨。
  本是军户出身且只在民间为一小吏的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自己喜欢研究数理之学而被授予勋爵,甚至还被奖掖如此高额的银款。
  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但这的确是事实,朱翊钧现在钱太多,都不完,而他又想大明技术进步的更快,想着最好赶快出现影视技术和游戏技术这些新技术,以满足他在这个时代还不能得到的享受,所以,他在一个劲地往促进学术进步的事情上钱。
  而同帅嘉谟一样,同诏狱里的大儒学究们一起奉旨来参加这次皇明最高数学奖颁奖典礼的伽利略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来到大明许久的他,也知道五十万银元是什么概念。
  也正因为此,伽利略才不敢相信,东方的大明帝国会对他们这些研究科学技术的人这么重视,一旦有所贡献,就要授勋,还要奖掖巨款。
  但伽利略不得不这的确是事实。
  毕竟他现在亲眼看见大明帝王在给一个研究数学的人颁发恩旨。
  于是,他忍不住开始对自己专门研究数学的朋友格拉锡写信说:
  “我的朋友,你真应该来东方看看,这里的皇帝无比重视对真理的研究,甚至不惜用大量的金钱和高贵的爵位来做鼓励!”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相信你也从未见过。”
  “也正因为此,他们这里的贵族都不排斥对真实世界的探索,在这里,你可以自由的研究,不受任何束缚,还能提出任何质疑,这是多么自由的国度长啊!”
  “伱真的应该来这里!不然,你无疑会白来这世间一遭!”
  伽利略写完信后,就见利玛窦看向了他,便问道:“你看我做什么?”
  利玛窦很警惕地问着他:“你在写什么?”
  “我在写信给我那些喜欢探索这个世界所有真理的朋友们,劝他们来东方看看,甚至我希望他们能在这里定居下来,接受他们这里皇帝的统治。”
  伽利略这时回道。
  “你真的是疯了!”
  利玛窦听后朝伽利略龇牙说了一句,心头满是怒火,几乎要把钢牙咬碎。
  “本来他们的皇帝如今连最后的皇庄都舍弃,而意味着不再对其国内的民众有过度直接剥削的需求,甚至因为其内廷之产彻底变成了以取外利为主,而也就更加需要开启其国内民众之智,不惜让其国掌握天下最多的知识与技艺,以便取利全球。”
  “而你现在居然还要劝我们欧罗巴和其他有智识的人来这里。”
  “但你想必也知道,他大明皇帝陛下能够如此重视研究学问的人,是因为他可以通过对外侵略获取了大量钱财吧?”
  利玛窦说着就看向伽利略说:“你真的愿意看见他们将来因此更加有力量去入侵他国吗,让更多人成为大明的奴隶吗?”
  伽利略说道:“你是知道的我的态度的,我是愿意看见大明统一全球的,整个人类的文明就应该由东方的人来引领。”
  接着。
  伽利略又说道:“而你们也着实被狭隘的胸襟蒙蔽了双眼,也错误地认为大明统一全球,会和我们欧罗巴人处置异教徒一样血腥而残暴,甚至将其变成奴隶。”
  “可事实上,你们这是在拿自己的想法揣测明人。”
  “大明如果真能统一全球,则说明他的文明程度已经足够先进到不需要通过屠戮和杀害来实现统一全球,而他们对一个地区实现统治,也并不是在消灭一个地区的文明,而是在帮助一个地区更加的文明,解救他们的民众,让他们的民众更加自由也更加智慧,所以与其说是入侵他国,不如说是解救他国!”
  “正如大明皇帝的圣旨所言,兴兵讨夷,皆为教化,非为消灭。”
  “在我看来,如果我西方要想如东方这样自由与富足,怎么也得被东方教化百年为好,这样我们可能才会接受让人信教自由,学术自由。”
  “所以,我也不反感他们在北方做的事,那些在塞北万里之外的原始鞑靼人说不定会因为明人的到来,而可以穿上更保暖的袄,盖上厚实的被,也能用上抑菌的神药,接种上很多成熟疫苗,从而避免很多疾病带来的痛苦。”
  伽利略继续说了起来,且说着就一脸神往地看了一眼外面道:
  “就像我们在路过达卡和木邦时所看见的那样,看见那些土人因为东方人的救助而感激地向蓟国公的雕像跪拜,向大明皇帝陛下跪拜的虔诚样子。”
  “你是真疯了!”
  “我当初就该拒绝大明皇帝的要求,带你来这里。”
  利玛窦只这么回应了起来。
  如伽利略所言,在后世叶尼塞河一带的原始鞑靼人,大多数的确对钟长东等明军没那么反感。
  除了少部分因为拒绝交税的上层鞑靼贵族会因为不满,而遭到钟长东等血腥镇压与屠掠外,大部分原始鞑靼人也的确心甘情愿地接受了钟长东等的管理,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从明人这里换到很多重要但廉价的商品和药品。
  尤其是在钟长东带来的抑菌药和疫苗让他们的疾病死亡率下降很多后,他们更是把钟长东等来统治自己,真的视为是上天的旨意。
  这让钟长东在叶尼塞河一带很好的在这里建立起了自己的统治地位,且还利用当地的人力与物力,加上从大明采购的混凝土和聘请的一些技术员,还在叶尼塞河最紧要的地方筑造起了一座便于军事防御与经济管理的棱型坚城。
  而在建立起这样的棱型坚城后,钟长东还与自己的战友以及雇佣兵们定期渡过叶尼塞河,去鄂毕河流域,即罗刹国控制的流域抢夺人口回城,以求壮大自己城镇周围的人口规模。
  这让罗刹国非常不满。
  而且,钟长东等大明皇家合伙人在西伯利亚地区的行为很快也引起了罗刹国沙皇和贵族的主意。
  “这是一群来自东方的强盗!他们非常骁勇善战,所用武器也特别精良,战术也运用的非常灵活。”
  “所以,他们虽然人不多,但屡屡让哥萨克人吃亏,我们需要派出主力兵团才能消灭他们,进而让他们知道,我们西伯利亚汗国的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克林姆林宫。
  沙皇瓦西里四世正听着自己的大臣关于大明皇家合伙人西进的汇报,而在听自己的大臣说后,他不由得皱眉道:
  “这些可恶的东方人,我们还没有去征服他们,他们竟先来挑衅我们,实在是该被全部屠戮!”
  说着,瓦西里四世就起身说道:“传我的旨令,立即准备对叶尼塞河的大规模征讨,且拟定灭亡整个东方的计划!”
  他的大臣们立即拱手称是。
  于是,沙皇的侄子斯科平舒伊斯基成了接下来负责统兵征讨后世叶尼塞河流域的统帅,且统兵五万往叶尼塞河而来。
  而彼时,叶尼塞河流域,钟长东筑造的城刚被大明皇帝陛下赐名为延明城。
  朱翊钧之所以赐名为“延明”,意在鼓励这座城能够延续大明国运,也希望大明能以此为起点,继续进取。
  因为“延”字本身就有进取之意。
  随着斯科平舒伊斯基率领五万大军来延明城时,延明城此时全城总人口还不到三千人,可作战的兵力也不过五百之数。
  所以,双方的兵力差距还是很大的。
  斯科平舒伊斯基也因此对延明城是志在必得。
  钟长东在知道罗刹国兴大兵来讨后,也立即派人回国传了信,而请求支援。
  他相信,大明皇帝不可能不管。
  无论如何,这里终究是大明皇帝的私产,他们只是承包了这里治理权与收税权的臣子而已。
  朝廷这边很快也知道了罗刹国征讨延明城的消息。
  历史上,罗刹国也本来就在这一时期,开始在往后世叶尼塞河流域一带扩张,只是历史上的大明帝国并没有理会,也懒得理会。
  但这一世,这里已经是大明皇帝的私产,且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为大明臣民们所知。
  所以许多人还都有些介意罗刹国这种行为。
  太子对罗刹国侵犯自己皇家领地的行为最是不能接受,而因此说道:
  “本宫将来必灭罗刹!那里已经是我朱家私产,我本宫将来维系子孙的基础,可恶的罗刹人不知主动归附,竟敢来夺占!”
热门推荐
我在春秋当权臣 我在春秋当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