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历史军事 / 万历佑明 / 第二百四十章 大明武德充沛,却以仁政胜利!

第二百四十章 大明武德充沛,却以仁政胜利!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启禀陛下,臣已思虑过此事。”
  
      张居正这时回了一句。
  
      朱翊钧和其他公卿因而都朝张居正看了过来。
  
      张居正这时则道:“臣认为,可在东瀛实行昔日令海公在南直所行的严管之制!”
  
      “东瀛乃新归为我汉家之地,为止该地干戈,而使德教皇风能于该地簇生,而真正成为王化之地,故当先严行教化。”
  
      “叛者,当尽诛之!顺者,当勉励之!且当定一个十年或二十年的教化之期。”
  
      “教化之期内,新归之地暂不同于本朝其他各司制度,新归之地暂不允与诸省自由往来,除非是本国原有子民。”
  
      “新归之地,所得土地当优先分给本国原有子民,为的是鼓励本国原有子民迁移过去,促进该地德教,使当地尽除胡腥,而能知礼尚德,永免干戈。”
  
      “而新归之地的原本夷民,当由朝廷派官员组织他们在当地开矿,或者在海外参与屯田,而用分不完的田地之收成,作为劳军之费,以削减常驻海外官兵因远离家乡而产生的思乡思亲之怨;本朝国民安土重迁,需用重饷弥补亲人分离的痛苦,而避免底层军民亦不支持对外驻军;另外,这样做也是实行以工代赈之法,赈济新归之地的饥寒夷民,也便于组织他们接受教化。”
  
      张居正说到这里,就递上本来:“此皆臣言,望陛下斟酌决断!”
  
      张宏忙将张居正的初本接了过来,递给了朱翊钧。
  
      朱翊钧接过后,就问在堂诸公卿:“诸卿可有异议?”
  
      “陛下,以臣之见,既然要教化,除命善战者去加之以威外,如今看来也得选理学大儒去传播圣贤道理,荡除当地不正之学。”
  
      这时,礼部尚书潘成说了起来。
  
      朱翊钧点首:“很是,潘卿所奏与先生之进言,皆令六部照章议覆执行!”
  
      六部尚书皆拱手称是。
  
      至此,大明算是正式开始在对外扩张方面进行制度化,提出新的制度建设。
  
      这也算是把帝国的改革事业推行了新的阶段。
  
      即大明帝国的这群主持改革的君臣们,不再只是对内部进行改革,而正式开始对外部进行改革。
  
      而在这时的东瀛平户和长崎等地。
  
      驻扎于此的明将陈子銮和童子明则已经在按照戚继光的吩咐,对当地的倭人开始进行新的安排。
  
      “这里还有一个倭人,把他抓走,让他去服役!”
  
      这天,一正在挖野菜的倭人少年森冈毅一,刚挖出今年新春里才长出来的野菜,就迫不及待地准备送入嘴中,且面带笑意时,一队朝鲜辅兵就在一明军武官的喝令下,将这倭人森田毅一抓了过来。
  
      森冈毅一手里的野菜也被朝鲜辅兵打飞在地,且被朝鲜辅兵一脚踩在了地上,踩进了泥里。
  
      他因而大怒,两眼血红,但又因为饥饿导致力气有限,最后只能以哽咽落泪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准备果腹之野菜被破坏的愤怒。
  
      但没多久,待森冈毅一来到服役的目的地,在看见一箩筐的土豆和番薯乃至馒头、以及腌制肥肉时,当即就伸出手,来要抓了来吃。
  
      “别抢!排队等着领,咸肉和馒头是给你们干重活补充体力用的,隔两天一次,所以晚上和接下来两天内是没有的。”
  
      一因会倭语被雇来管这些倭奴吃食的浙兵武官这时说了起来,且直接一刀搠死了一名不听话的倭人,然后将这倭人的头割了下来,丢在其他倭人面前:“否则,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一群狗东西!”
  
      这些倭人立即老实了不少,只眼巴巴地按照安排跪在地上,抬头看着那些吃食流口水。
  
      森冈毅一也温顺地去了后面排起队来,而在领到自己的吃食后,才笑容灿烂的大口吃了起来,且在两天同样吃到这些吃食后,就打消了逃走的想法,而开始希望天天都能这样。
  
      宋应昌这些日子也在观察军管期间武臣们对当地倭人的处置情况,他担心这些大明的骄兵悍将们对倭人过于粗暴蛮横,而令倭人不愿意服从统治,进而出现大规模叛乱。
  
      而宋应昌还特地在这一天巡视到陈子銮负责的长崎港口扩建工地上时,问着陈子銮:“陈将军,这些倭人是不是一直没领工钱?”
  
      “宋给谏这话是不是怀疑我们克扣了工钱?”
  
      陈子銮听后直接问了起来。
  
      宋应昌道:“我是有权问问的。”
  
      陈子銮则道:“大帅说了,要把他们当狗奴才一样对待,不用太好,所以我没为他们申请工钱,只给他们申请了吃食,且所供吃食,皆只是按照能刚好满足干重活所需安排的,至于用了多少物资,我可以带给谏去查。”
  
      “这也太不仁道了!”
  
      “只把倭人当下三等奴才一样对待,这样如何能久据此地?”
  
      宋应昌听后颇为不满起来,当即质问起陈子銮来。
  
      他倒也不是圣母心泛滥,只是从大明需要长久驻兵于倭地,而保证倭国不继续频发战乱的长远战略来着想,所以才这么问了起来。
  
      陈子銮道:“我们只按照大帅的吩咐办事,给谏如果觉得不妥,直接上本就是。”
  
      宋应昌听后长呼了一口气:“这样的确不妥!”
  
      “两位天朝上官,请恕老僧冒昧打扰,因见贵军如此善举,故作为佛门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才代表平户云光寺,愿捐十万两银粮助军,还请上官们收下。”
  
      这时,一倭僧走了过来,朝宋应昌和陈子銮鞠躬行了一礼,然后就在看见大量倭人已经在认认真真的运土运木建造港口时,就不由得感叹道:“贵军真的是仁义之师啊!”
  
      宋应昌颇为不理解,问道:“大师何以这么说?”
  
      陈子銮也好奇地看了过来,且口里喃喃念道:“十万两,倭地是真的不缺银子。”
  
      这倭僧就继续用大明官话回道:“能让这么多原本只能饿死或变为盗贼,而毁寺掠商的倭人能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这难道不是仁道之举吗,至少本藩诸大名没有这样做这样的仁道之事,而只知穷兵黩武也!”
  
      “本朝天子乃可追尧舜之仁君,慈恩博大,自然是见不得天下生灵为载道饿殍的。”
  
      “驻倭天军也是秉承圣意,故不忍见倭民饿死啊!”
  
      “另外,贵寺捐粮,本给谏也会报于天子知道的,吾皇仁德,想必听后会大为欣悦,而赐封大师法号。”
  
      宋应昌立即毫不犹豫地朝北拱手说起朱翊钧的好话来,且开始暗示这倭僧继续掏银子。
  
      “上官既这么说,敝寺愿再捐五千石粮助军,以成善德。”
  
      这倭僧也就如此回道。
  
      宋应昌大笑,且问道:“不知贵寺在何地,鄙人见大师也是翻过筋斗之人,不如让鄙人有个探讨佛理的机会?”
  
      这倭僧没想到宋应昌还赖上了自己寺庙,也不敢拒绝,只好笑着答应,且带宋应昌来了自己寺庙。
  
      宋应昌在来到云光寺后,就通过与这倭僧闲聊得知,原来这倭僧还认识曾是北九州霸主的大友宗麟,且知道大友宗麟已经出家,法号为休庵宗麟。
  
      宋应昌则因此对这倭僧说:“大师可告诉他,皇明天朝来倭只办三件事。”
  
      “敢问哪三件事?”
  
      “止戈、安民、德教!”
  
      宋应昌回答了起来,且道:“故只要他们这些大名愿意做到这三件事,本朝会帮助他们阻止岛津家或正崛起的羽柴秀吉对他们的征服。”
  
      这倭僧听后点首,就道:“请放心,小僧必带此话给他们,促成此功德,而少屠戮。”
  
      
热门推荐
我在春秋当权臣 我在春秋当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