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历史军事 / 万历佑明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开始剥削全球

第二百二十六章 开始剥削全球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给内库一百五十万两作为金花赏银是不够的,接下来征倭在即,得多留一百五十万两,为将来征倭之赏银准备;”阑
  
      “剩下的近五百万两银子,也不可尽留于太仓。”
  
      “度支司要同皇家研究院根据算筹知识,再拆分出一笔银子来,作为采办各类物资以抑物价之用,而免小民因天灾人祸的影响,导致荒年卖儿鬻女,丰年又谷贱而多烂于仓中而不能变为银;内库到时候也会出一笔银子,合资垦荒屯田和设官营铺子平准物价。如丰年购粮卖于海外,换铁矿等回国,灾年就于海外购粮回国。”
  
      “总之,白银只放在太仓,他就只能是银子,得多想办法,多买些利国利民的实在东西回来,哪怕去外番的田地人口也行。”
  
      “朝廷不能学土财主只把银子埋在土里的方式不让银子流动起来,只想着传之于子孙,得利用往圣之学、天下贤才之能,将银子作为换取留之于子孙更有价值的工具,如兴教育使天下皆习汉礼,识王化,而减少胡虏之害;亦如强水利农桑,使水旱从人,人人丰衣足食,而绵延太平于万世。”
  
      “不只是银子,还有京师各大仓的粮食,绵延数里的上百大粮仓,只让其丰盈是不够的,得让其流动起来,一些陈粮,内阁和户部要拿出处理的章程。”
  
      朱翊钧这时继续安排了起来。
  
      王国光、张学颜等公卿听后皆惊讶地瞅了张居正一眼。阑
  
      张居正倒是未露出惊讶之色,也没理会其他公卿们的目光,只在这时认真说道:
  
      “陛下虽不欲国帑积仓,不能利民,但恐虽使官营铺子平准物价的目的达到,却会使官营铺子只见亏损不见盈利。”
  
      朱翊钧知道张居正会这么说,因为这种手段在华夏历史上的确已不新鲜,汉朝与宋朝都这么做过,大臣们也不是不知道,只要读过史书就会知道,朝廷直接参与商业经营的弊端。
  
      但朱翊钧是真的不希望只有一堆白银放在国库,然后日削月割的消耗下去,且等到越来越的白银涌入后导致通胀出现。
  
      所以,朱翊钧也早有自己的应对之辞,便道:“那也比被无故漂没要强,至少能有个平抑物价的功能。”
  
      “但恐吏治大坏后,不但未能平抑物价,反而有负责官营的官僚与豪强富贾勾结,囤积居奇,反而推高物价,乃至不惜以亏损官帑的方式,故意压低物价,以打击小商小贩,使小商贩破产,而又让豪强富贾得以以低价购进物资,而售于他地,大赚其利,进而加剧财货上的兼并!”
  
      “另外,大量银子流通起来,也恐因天下之商品货物不足导致米价盐价等腾贵,故只怕暂时要流动也只能先流动一小部分银子。”阑
  
      已回京的申时行这时也跟着反驳起来,作为富商出身的他,明显也对政府干预经济的行为表达自己的隐忧。
  
      朱翊钧笑了笑,没有生气,只暗叹自己的执政大臣的确都不是简单之辈,对经济和人性的了解也很清楚。
  
      所以,朱翊钧也就点首说:“倒也有理,对于如何避免朝廷直接经营的弊端,那若改为只在国外官营,国内朝廷只投钱,不参与经营如何?”
  
      “即只派有司官吏从海外购粮购矿石回国,存于国帑,或售于大贾,即便亏损,也至少还是将银子换成了其他有用之物。”
  
      “而至于银子不能一下子让其大量流通起来,这个也是需要考虑的,可以一开始只让小部分银子以大明银元的方式流通起来,具体先流通多少,度支司根据皇家研究院的算筹结果来酌情核定。”
  
      “总之,把朝廷准备用来花掉的银子以银元的方式,主要用来在海外多加采办粮食、矿石等物质进入国内。”
  
      张学颜这时则先说了起来:“陛下圣明,如此明显可为,朝廷官府宜夺利于外,不宜夺利于内。谁要想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赚走国帑,就自己先出去了再说!”阑
  
      “这样做的确更为妥当,只是臣认为,朝廷若真要如此,当明诏在开海通商之地,只准以我大明银元交易,令各国需通过经商之利自存我大明银元,乃至将来,最好直接以纸币为大明银元,这样即便我大明吏治不振,巨蠹穷民,也能移祸于他国。”
  
      王国光也跟着说了起来。
  
      申时行看了王国光和申时行二人一眼,一时也跟着点了点头,然后拱手道:“臣附议!”
  
      “先生以为如何?”
  
      朱翊钧则问了张居正一句。
  
      张居正见王国光和张学颜这俩善理财的人都同意了,也就跟着拱手道:
  
      “臣无异议,此举的确利本国!只是还是当崇尚节俭,抑豪强,而不能只知以此法维系社稷,而使他国难以安宁,而长此以往,恐反噬本朝。此为术,非为道。”阑
  
      朱翊钧点首。
  
      “迂腐!”
  
      王国光则暗骂了一声。
  
      因张居正也同意了,再加上申时行、王国光、张学颜都力陈,其他政事堂的执政公卿也都没有意见。
  
      于是,朱翊钧的圣意,就在接下来正式以圣旨的方式到了内阁和户部。
  
      朱翊钧接着就问道:“还有何事要议?”
  
      吏部尚书刘应节这时起身道:“吏部奉旨部议此次执行南直官绅一体纳粮新政之功与因减租减息而起的士民纷争之功,已议覆认为,当加申时行少傅,加海瑞太子少保。”阑
  
      朱翊钧听后点首:“准奏!”
  
      “臣谢陛下隆恩!”
  
      申时行这时忙叩谢起来。
  
      朱翊钧说了一声免礼,且在申时行起身后道:“朕据你的本上说,王锡爵、王世贞皆在这次减租减息之事中主动配合?”
  
      申时行回道:“是!同郡乡宦,却有体察国情乡愿的,臣愿荐用二人。”
  
      “既如此,吏部部议一下,酌情以原品级起复这二人。”
  
      朱翊钧道。阑
  
      刘应节拱手称是。
  
      王国光则在这时又奏道:“启奏陛下,臣这里,刚好得到南直总督呈于内阁的关于促进更多南直无地百姓进入织造业的题本,言说王、徐等大户有意扩大织造规模,将棉行与绸行开到釜山去,既让当地百姓增收,也让朝廷不用运大量棉布去釜山以满足军需,而可使他们这些民间商贾就可棉布运过去,以平价卖于军方,朝廷直接在内地输银于他们即可,朝廷可省运输之耗。”
  
      朱翊钧听后问道:“运棉、绸缎去釜山,路上粮食等损耗可不低,再以平价卖于军方,他们赚什么?”
  
      “按照海瑞在题本中言,江南苏州多织造、轧染等熟工,又有善造精巧纺车织机之名匠,可以直接开班培训凤阳、徐州等地流民,进而以低廉之工钱,高产之棉布绸缎,运去朝鲜,如此即便路上所费再高,也足以盈利,且剩余的棉布,还能廉价卖于朝鲜之民。”
  
      王国光听后道。
  
      朱翊钧听后笑了起来:“他们也是嗅觉灵敏,不过,看样子,这倭国是不得不征了。”
  
      朱翊钧说着就道:“准奏!”阑
  
      接着,朱翊钧就瞅了张居正一眼,说:“皇妹已到待嫁之龄,你们外朝对此可有建言?”
  
      张居正会意,就立即起身道:“启奏陛下,臣认为自戚侯奉世庙旨募兵练兵以来,其旧部多有因抗倭功而提拔为一方主将者,如今亲军卫更有其大量旧部以训练之名编入,而将来征倭,按照枢密院之题请,还得以其为帅,方压得住南兵诸将,使令行禁止,而如此可谓功高而势重也!”
  
      “陛下虽无猜忌之心,但也谨防宵小有借此诽谤进谗而挑拨之机,故为防患于未然,当在其平倭之后,释其兵权,且最好与天家为亲,而示恩荣。”
  
      “故臣议,当选戚家子孙为驸马,如此将来戚侯即便被卸兵权也算名正言顺,也能使诸将服气。”
  
      张居正接着就又说了起来。
  
      这时,兵部尚书兼枢密副使协理戎政杨兆道:“陛下,臣以为不妥,戚家乃将门,将其抬为国戚,岂非令将门子弟不能再被起用也?”
  
      “不抬为国戚,难道想让戚家与我张家结亲,还是与别的权贵士大夫结亲?”阑
  
      “如此,诸公真的让陛下能放心用其旧部而国守土吗?”
  
      张居正问道。
  
      
热门推荐
我在春秋当权臣 我在春秋当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