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魔法少女不想拯救世界 / 七百九十八、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自然要狠狠娱乐

七百九十八、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自然要狠狠娱乐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远见斜躺在自己的床上,冷眼看着埃尔莎老师将李雨带走。这场冲突就此画上了句号,没有引起大多涟漪,小欣和凯拉继续拉着101号玩飞行棋,中村跑到一盆莲花前继续作着大概是日式祈祷一类的东西,小志和另外几个男生一起过去打乒乓球,一切都恢复如初。
  他放下手中播放着动漫的电子平板,叉子叉起放在旁边小桌上的牛肉糕啃了一口。
  原本学校计划在12月31号晚上——也就是现在——举办一场轰轰烈烈充满欢乐和温馨气氛的晚宴,神印的入侵使得师生不得不撤入防空洞。学校的工作人员没有浪费早先囤积的食材,他们在简陋的防空洞里尽心尽力为学生们准备大餐,不会有先前那么丰盛,但也不失为一顿美味。比如说远见正在吃的牛肉糕,西式肉餐,淋上酱汁、盐和黑胡椒后好吃到恨不得每一口都咀嚼一百遍充分榨取肉汁,不过显然不会有已经取消的烤全羊盛宴那么吸引人。
  旁边的房间里传来几阵笑声,穿过了厚厚的墙壁,那里是临时搭建的电影院,播放的事几年前拍摄的搞笑动画片,几十名学生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全息屏幕哈哈大笑。不远处的角落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七八个学生对着桌上的地图和投掷出的21点激动得手舞足蹈,他没玩过那种游戏,不过听说是一种名叫DND的桌面游戏。
  远见搞不懂那些玩意有啥好玩的,不如电子设备看看动漫打打游戏刷刷电影。银滨现在进入用电管制时间,大部分电力都输送到前线,好在自己先前用打零工的配给额兑换了一个充电宝,现在能够支持电子平板运转三天三夜,算上晚上睡觉的话就是6个白天,用来打发过这段时间应该足够了。
  耳机里传来消息提示音,威尔逊给他发了一张照片,特别亮几乎看不清里面的内容像是曝光过度,不过能够隐隐约约看出照片远处是一群奇形怪状的人,近处则满是蓝白色的闪电。
  “快看,边凝蝶的护盾正在把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电成烤肉!”威尔逊发来一段语音,背景里是剧烈的爆炸声和呼啸声,AI智能助手花了半分钟才识别出来对方究竟在说些什么。
  “你那边没事吧?”严格意义来说,学校所有学生都是受保护的对象,需要躲在防空洞里直到危机解除,威尔逊是少数踊跃报名上战场的学生,而报名处的军官最终也同意这一请求——两个原因:他是成年人,他在先前银滨远征队的灾难中幸存了下来。
  “哦呼————”回应他的是威尔逊兴奋的叫喊,“我们在造铁丝网呢,在这里现场围观那些疯子怪兽被电得外焦里嫩简直太爽了,仿佛置身于一场狂热的摇滚派对!”
  “别浪死了,我还等着你回来和我一起喝酒呢。”远见小心翼翼揭开遮住床下的帘布,看着储藏在下面的几瓶香槟,先前的远足活动中,他在南柊的房车里体验了一把买醉的惬意感,离开的时候顺手拿了几瓶香槟方便以后慢慢喝——这些可都是珍贵资源,每月配给上的酒根本没有这里这些奢华和名贵,他不会分享给挚友外的任何人。
  “那就期待我凯旋而归吧哈哈哈——看我到时候带点尸体回来挂在墙上当战利品,能吸引多少美妞投送怀抱!”
  熟悉的味道,那这货应该是没啥问题了。
  远见思索片刻,打开了另外一个聊天频道。他在托纳提乌工厂打零工的同事卡米尔不在前线,不过也在发挥自己的叉车技术为输送物资。
  “这里情况很糟很糟,恐怕还要更坏,”卡米尔发来的语音消息断断续续,同样能够听见爆炸声,只不过没有威尔逊那边那么剧烈,“路上好多从外郊逃回来的人,身上全是血,还有几个断了胳膊断了腿的,刚刚还有一辆卡车从我身边开过去,上面全是盖白布的尸体!”
  “工厂那边情况怎么样?”远见不知道这种时候自己工作的那个托纳什么的厂子会不会还在上班。
  “早撤了,昨天就跑得没影了,”卡米尔说着带有印度人特色口音的英语,就算让AI同步翻译成中文也一股咖喱味,“昨天我们这边的工会还组织了一批人,还要接着去工厂抗议——之前也和你说过吧,一群工贼没拿假期工资就去上班而且一干就是12小时,瞎寄吧内卷破坏工作环境——人都到了工厂以后才发现大门关着,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厂子里就贴了一个公告说什么全体员工暂时放假,什么时候回去上班另外等通知,问了政府那边才知道说托纳提乌的高官连夜坐飞机撤离。跑路啦!那边那帮一看就是奸商资本家,见神印情况不对老早就跑路啦!”
  “一点也不意外。”远见淡定打字回复。
  “他们跑了无所谓,我们这还有好些人工资还没结呢!”卡米尔情绪激动,“我上个礼拜趁着假期给他们开了三天叉车就想多换点烟酒,没结账呢就跑了!”
  “相信共同体党吧,等这边仗打完了肯定帮你们追。”远见懒懒散散躺在床上。
  “就怕等不到那个时候喽——我听说那些怪物已经把银滨包围了,我们这有些人本来拖家带口想离开的,半小时前全部气喘吁吁跑回来,说什么后面那些大门那里全是怪物嗷嗷叫着想冲进来,要不是护盾拦着怕是咱们早就没了!”
  “还跑,”远见哂笑,“跑哪里去?这种时候肯定是跟魔法少女呆在一起更安全啊!那帮人要真的往外跑估计早就给追上分了。”
  “我这边要卸货了,公路上堵的全是车啊全是在乱跑的人啊简直是一锅乱麻……”
  远见打了一个哈欠,余光里看着那桌玩DND的DM(故事讲述&组织者)手舞足蹈,低声叙说着一段正在进行中的勇者VS魔王激烈对抗。
  要说他担不担心神印他肯定是担心的,不过远见自己也看开了:想太多屁用没有,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学生老老实实躲在防空洞里不四处乱搞惹是生非就已经是最大的功劳了。
  能活下来自然最好,活不下来,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自然要狠狠娱乐才对!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