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玄幻奇幻 / 海贼王BG同人:向罗献上心脏 /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呋呋呋~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说什么冷酷无情,”多弗朗明哥笑着,额角青筋暴起,“其实不是的,我可是已经怒火冲天了。”
  “每当想到你们的所作所为,”还在狞笑着的那张脸瞬间变得凶狠,“从一开始在庞克哈萨德上破坏SAD,再到维尔戈和莫奈的死,之后连凯撒也被掳走,甚至还在德雷斯罗萨让全国玩具恢复成人,到如今你的同伙还在对SMILE工厂虎视眈眈…”
  多弗朗明哥细数着罗路联盟迄今为止所做的事情,语气满是狠戾,“这些已经足够了…足够把我气到愤怒极点,气的得我都笑出声来!到了最后你们还跑来想要我的首级,自从你们出现以后我这里就乱做一团,仿佛再次品尝到了13年前那种绝望!”
  13年前,他特意提到了13年前。
  这个卑鄙的家伙,绝对是故意的。罗咬了咬牙,努力克制怒意。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我也不会这样出现在你的面前!”
  “如果没发生那件事的话…”多弗拖长了语调,话语故意的一停顿,“你现在已经作为第三代柯拉松,成为我的左膀右臂了!”
  罗握住鬼哭的手紧了紧,入鞘的剑被拔出一点,他一有动作,路飞的拳头也跟着紧握,随时准备挥出。
  “影骑线”多弗朗明哥双手张开,扯出一张交叉的手网,朝前一挥,缠绕的线中出现了一个分身。
  “又是分身吗?”
  “那本尊就归我了。”路飞朝着沙发上的多弗朗明哥本尊冲去。
  多弗朗明哥手指一动,躺倒在地上的贝拉米被控制着站了起来,挡在了路飞的面前,朝路飞挥起了刀。
  “他被控制住了,”罗道,“想要阻止他的话,就得把他打到失去意识。”
  贝拉米本人也乐于让路飞帮他解脱,但是路飞又怎么下得去手,对他来说,已经认可了贝拉米成为他的朋友了。
  这就是多弗朗明哥的卑劣之处,轻易就能揪出草帽路飞意气用事的弱点加以克制。
  哪怕躺在地上那人是他的崇拜者,且已经因他体无完肤,也能毫不留情的在抛弃后再利用,直至榨干最后一点价值。
  “特拉男,我忍不住了了!”路飞把自身技能提升到二档,全身冒出滚滚蒸汽,他目光如炬,握紧拳头眼神凶狠,朝着罗冲了过去,“我现在就要打飞他!”
  罗咬牙,“笨蛋?!?都说了那是秘技了!我明明叮嘱过你要冷静。”
  路飞:“我现在就要用!”
  嘴上说着混蛋草帽,罗手上快速打开一个ROOM。
  浑身皮肤通红的路飞,右拳拉长,瞄准的目标却不是沙发上的多弗,而是罗,缠绕着灼热烈焰的拳头笔直的朝罗砸落。
  “屠宰场!”在路飞拳头逼近的时候,罗快速动用能力将自己与多弗朗明哥进行置换。
  “火拳铳!”
  多弗朗明哥还没反应过来,路飞的拳头就已经狠狠打在他的腹部。
  “多弗!”托雷波尔甩着两条长鼻涕,惊讶的喊出声,多弗原本的座位上,罗抬着头,带着轻蔑的笑看着他,手上的长太刀滋啦滋啦带着高频电流。
  “高频手术刀!”罗跳了起来,刀速极快的朝波雷托尔砍了七八刀。
  收刀入鞘的同时,波雷托尔被罗切过的身体被分成了几段。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落地后罗看向路飞,气的牙痒痒,“草帽当家的,你果然是恶劣之极。”
  对此,路飞只是笑笑,“别忘了,你也是那个世代中的一员。”
  这是他们协定好的作战秘技,只可惜,被打倒后的多弗朗明哥短暂休息了一会,很快就重新站了起来,看情况他们的秘技并没有对多弗朗明哥造成重创。
  多弗朗明哥擦掉嘴角的血,在罗路手下受了伤这件事让他的愤怒值更上了一层,只见他右手高抬,身后再度出现另一个多弗朗明哥。
  “又是分身!”路飞道,而这个分身显然就是冲着他来的,目标明确就冲着他袭来,路飞见状快速倒退避开。
  “我可不是来找假明哥的!”路飞看向真身,双眼蕴含着怒火,右手拳头缠绕上武装色,“我要打败你,明哥!橡胶手枪!”
  以路飞现在的状态,同时应对真假两个多弗朗明哥还是太勉强了,被两人夹击着战斗了几个回合,路飞明显落了下风,一个不注意就被多弗的“弹线”给击中。
  看着路飞中招,身体碎成几段散落一地的波雷托尔洋洋得意,一边重新拼装自己的身体,一边挑衅罗道,“罗,我对你的能力可是了如指掌呢!毕竟手术果实可是我们家族早已窥视已久的了,就算被砍断还是能恢复原样!开始反击!”
  然而重新拼接后的身体根本根本维持不了,又分成几块滑落下来,“咦?咦!为什么?”
  “高频手术刀和普通的切割可是完全不同的,”罗一脚踩在沙发背上,居高临下看着波雷托尔,“在几分钟之内无论进行怎样的处理,运用怎样的能力都无法将你的身体接合起来。”
  “啥!这下可麻烦了!”波雷托尔喷出两根浓鼻涕,眼看着罗拿着刀朝他逼近,紧张的在地上边向罗求饶,“别过来,罗,你忘了我以前有多疼爱你吗?”
  罗只觉得恶心,内心毫不动摇的将刀举起对准他的脑袋,“注射!”
  “快住手,你这叛徒!”波雷托尔喊道,鼻腔猛的喷射出一大坨青绿色鼻涕,朝着罗的长刀飞了过去,“看招,鼻涕夺白刃!”
  再看路飞那边,正再度朝着多弗发起攻击,“橡胶手枪!”,拉伸的拳头还没挨着多弗朗明哥,四肢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冒出的细线缠住,整个人也被狠狠拉扯着摔到地上。
  多弗朗明哥将目光转向罗那边,在罗跳起来准备给波雷托尔致命一击的瞬间,立刻调转方向一脚朝罗踢去,挡住了罗的刀。
  “降无赖线!”五根粗线从多弗朗明哥的五指间射出,手一挥朝着罗的方向如刀锋一般切割过去。
  地上的波雷托尔也抓住时机,喷射出鼻涕抓住罗的脚踝。
  行动被封住,罗反应迅速收住刀,就在多弗朗明哥的粗线即将贯穿罗身体的时候,自罗的身后一双熟悉的白色羽翼迅速膨胀抖开。
  翅膀朝前一挥,挡住了多弗的攻击,同时借着力道,双翼一震,带着罗往后方退去。
  “特拉男!”听到动静的路飞担心的望向罗,那些不可见的细线遍布他的四周,让他的行动受到阻碍。
  路飞看了过去,担忧的眼神慢慢变化,短暂忽略了所处的紧张氛围,变得趣味盎然,“哇哦~怎么做到的!卡酷咿!”
  罗舒展着翅膀稳稳的凌空而立,他的身后,相继撑开第二对、第三对翅膀,三对两米长的巨大翅膀簇拥着他,羽毛丰满洁白,在阳光下又似一对对冷刃闪着寒芒。
  眼底的赞叹一闪而过,罗冷着脸,眼神阴寒的盯着多弗朗明哥。
  “呋呋呋呋~原来如此,”多弗朗明哥低声笑着,“也就是说,在这里还有一只躲躲藏藏的野山雀…”
  …………
  以路罗同盟两大船长对抗多弗朗明哥为中心战场,德雷斯罗萨的战火未歇,海贼、海军、革命军、国民,卷入其中的人越来越多,各个地方的战斗也越来越热烈。
  王之高地·旧址之上
  以超乎其神的狙击技术击倒砂糖的四星受刑者·神·乌索普陷入了大危机!
  赏金最高的他虽说已经被爬上高台的国民们五花大绑,有利库老国王和维奥拉在他身边护着,生命安全还算有保障。
  谁知道还有要钱不要命的海贼们,这个时候也跟着爬上来高台,手握刀剑,目标直指他价值五个亿的脑袋。
  带头的海贼把大斧头砸落在他脑袋旁数公分的地方,乌索普婚都要吓飞了。
  那些阻挡他们拿赏金的国民们也一同成了他们攻击的对象。
  越来越多的海贼冲上了高台,对国民无差别攻击,为了保护这些普通国民,原本很安分听从国民安排的老国王一下子怒了。
  抢过木棍冲过去跟海贼们打斗起来,顺道把哈库和坦库身上的绑绳都给隔断了。
  出乎意料的,这场变故似乎改变了这些国民们的想法,应该是老国王对国民们的仁爱感动了他们。
  他们跪倒在老国王面前,祈求老国王的原谅,又期盼着这位旧日恩慈的王能再度指引他们一个正确的方向,摆脱多弗朗明哥所降灾祸的阴影。
  他们还主动给乌索普解了绳索,就在乌索普以为危机解除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眼尖的他第一个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藤虎。
  “不必惊慌。”藤虎自打自的席地而坐,轻轻摇动着手中的骰盅,“绝对不能让曾经作为和平象征的德雷斯罗萨,陷入战火万劫不复。”
  骰盅里的骰子窸窸窣窣滚动,藤虎倒扣骰盅,闭着眼侧头望向利库王的方向,“利库王老爷子,老夫也是和您同押一边的。——老夫决定全压草帽!”
热门推荐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 道缘浮图 天行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