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工具人帮大小姐成为正宫这件事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虚假的眸光罪、冰冷的救世主之音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虚假的眸光罪、冰冷的救世主之音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而对于每一个天道香织而言,在正式触碰到“虫子”一般的存在的过去的时候——都已经是在开启了对方的一切【剧情锁】的时刻——
  甚至直到这个瞬间,她才会察觉到——所谓的【剧情锁】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游戏所有的必要路线全部都通关之后、再返回标题界面会出现的故事。
  在点选进去的时候、既可能是前日谈——也可能是后日谈——
  如果是有着相当多隐藏剧情的故事,交代前因的可能出乎意料得多。
  在点选进去的瞬间,剧情的时间线就会倒回——
  而正是收集齐这家伙的必要要素,自己才被吸入了过去。
  可以说是在这个所有要素总是随机的世界中,为数不多被固定下来的【因果律】。
  而在将必要的剧情锁打开之后,进入了前日谈之前——她内心中对于那个存在的感情,大概完全是“恨意”、“厌烦”,甚至想过要怎样针对那个家伙让他过上虫子一般的人生——阴沟的老鼠一样的人生——
  可是,没办法伤害到他。
  毕竟——那个家伙本来就是虫子、是阴沟里的老鼠。
  若是对一个普通的非虫子、也不是老鼠的存在,吐槽“你真是个虫子一样的家伙”,或许对方会因为冒犯而生气——
  原本就是虫子、就是老鼠——在听到这样的发言的时候,到底应该为什么而生气呢——
  就像是人类被人称作“人类”一样,只是事实的陈述。
  “坏人”之类的,对于对方也只是夸奖。
  至于痛苦——不如说他本来就相当痛苦,无论怎样生活、都比他最糟糕的时刻要好得多——
  不如说变好的人生、才会让他困惑之前的生活。
  然而——只有优待才是苛待、这份矛盾感在刚开始降临到前日谈的世界中的天道香织——或者应该说手冢佐和子么、始终无法适应。
  因为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经历过极其深重的痛苦,所以必须要好好对待他来折磨他——不管怎么想都像是在便宜他。
  甚至他的感情还需要折磨其他人来给予自己痛感——
  已经无法再在自己的身上体会到疼痛了,只能将他人身上的疼痛移情到自己身上——依靠着对方的表现、来幻想自身的疼痛——
  每一次对于他人的折磨,都能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劣等感、让他感到极其强烈的自卑——他并不是因为能够给自己带来愉悦才去做的。
  相反,正是因为看到他人的挣扎、才能让自己的心脏维持跳动。
  想要报复他——就只能优待他、并且折磨他人——
  也只有这样,才能了解自己无法深入解明的剧情。
  看着满天铺展开来的选项的时候,手冢佐和子——就算是必须要经过数条路线,连同必须和这个家伙紧密联系、只是不突破人际关系的境界线,互相利用——那样的路线都已经看过了——
  那是、游走在边缘外的其他的,在她看来相当没救的家伙们的人生,她深度参与的状况下——还是对弹出来的资料感到了诧异。
  为了攻略让自己讨厌的人,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手冢佐和子思考着——并且在最开始选择了放弃——
  不过——因为对方怪异的性格,无论是全部选择顺从他、还是选择冷待他,一样会走到对方的最终路线。
  简直像是某个古早的纯爱游戏一样——就算是开着可爱的Q版提示,把所有的选项都点选成降低好感度的选项,也一样会进入对方的路线——甚至会进入TE的之中。
  而作为其参考蓝本的某个游戏——似乎是最开始创造了这种让好感度全部降低进入最佳结局的设定选项方式——
  如果全部选择温柔以待、在一般人概念中的正确选项——反而会进入到NE之中——
  或许是制作者想要在其中表现自己的某些情感吧。
  比如说——越是不珍惜、在失去的时候才会越发感到珍贵——
  可是在那个时代、如果不是看着攻略而是按照自己的方式点选,只会觉得困惑而已。
  或许正是知晓这样的选择让男主角的风评变得微妙,所以参考其制作出不同公司的作品,才会选择无论好感度最高还是最低,都会进入到同一个角色的路线中——甚至和其他角色比起来更高或者更低,都同样会进入该角色的路线之内。
  可以说一旦和那个角色扯上了关系,就不可能轻易甩脱。
  然而——那个角色最初的设定,就是第一个登场的有选项的角色——
  在手冢佐和子的前日谈的世界之中,那个角色、恰好是第一个登场的有选项的角色。
  她明明在人群之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感到了安心——也确实看到了类似选项的东西,颜色却是灰白色的。
  条件无法达成、恰好差在了那个她想要复仇的存在身上。
  而检索器也让她发现了那个人的身影——
  对于【追上去】、以及【不追】的选择之中——充满了厌烦感,毫不犹豫选择了“不追”。
  在人群之中目光相对的时候、立刻将眼神挪转开去。
  然而自己所感知到的信息,却是对方的好感度加十四那么莫名其妙的提示。
  为什么——?
  完全不能理解——至少当时的她并不能理解那份提示——
  只有好感度的增减,却没有解析的力量——
  解析必须要靠她自己来完成。
  所以在“空门美千代”——我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去查看了那个瞬间、那家伙的思绪。
  由于是恶人、练就了敏锐的眼力——所以一眼就察觉了、手中佐和子身上奇怪的沉重气息——
  再加之他即使抽到了反派的剧本,也依然是被选中的角色。
  被选中——与这个【世界】的存在息息相关的角色——
  反派的剧本——只不过是针对绝大多数、六大家族之中,和手冢佐和子息息相关的人——她想要保护的人的视角。
  从整个【世界】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恶性剧本,反而是他作为救世主的证明。
  相似的存在——尽管看起来是第一次转生,其实已经在灵魂深处积淀了无数的黑暗——
  那种味道的强烈性,甚至比自己更加浓郁。
  在那个瞬间产生的兴趣,让他在眸光之中、施加了将对方的眼神锁定的术式——
  他将那项技能练训得很熟练、几乎有绝对不会失手的自信。
  对方却轻易躲避开去——充满了轻蔑、冷酷的感情——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