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科幻灵异 / 为了逃离异世界我决定登上月球 / 彼时青隼 Fauconne Cyan 8

彼时青隼 Fauconne Cyan 8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法尔法莱市,“第三世代”百货大楼。
  碳灰色外墙的大楼,在苍白天幕的映衬下,仿佛也变得萧瑟起来。
  这里是盘踞在法尔法莱的帮派组织“云中荆棘”的大本营。那些至今为止,仍有效维持着城市运转的命令皆出于此。
  可以说,这里现在已经成为法尔法莱还活着部分的心脏。
  肖雨翎背着包,压低了棒球帽。
  在奥列翁的提醒下,他抬头看了一眼这栋大楼。
  ——春来还寒,风声猎猎。
  街上一片萧索。
  少年沉默了数秒,重新向黑市的方向走去。
  这是他来到这里后的第七天,黑市即将重新开启。
  ……
  与此同时,第三世代百货大楼。
  被改造成会议室的房间里,两派人马正剑拔弩张地对峙着。
  经过一轮争吵,房间里暂时陷入了沉默。
  一边人数不多,但胜在清一色全地形迷彩的作战装具,可以称得上是装备齐整。
  为首的青年男子坐在椅子上。他容貌英挺,一头金发梳得一丝不苟,湛蓝色的眼眸里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敌意。
  而另一边则人数众多,但除了一些人拥有绿色识别背心与头盔外,其余人大多穿着自己的衣服。
  为了表示对等,人数众多的那边——云中荆棘的首领也坐在椅子上。首领四十余岁,身材魁梧。白色短袖下的肌肉青筋隐隐可见,完全不像是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力量水平。
  他就像一头尚未完全老去的狮子,面对索要所谓“青隼”的强敌,首领看向谈判桌对面的眼神极具侵略性。
  会议室里的气氛仿佛已经快要到达燃点,只差一颗火星就能点燃。
  这时候,人数较少的那一边,为首坐在椅子上的人开口了。
  “施耐德·雷德伍德先生,”为首的教廷成员慢条斯理地说道,“教廷现在正走在人类科技的前沿。您应该明白,优胜劣汰不但适用于自然界,其在政权更迭上同样通用。”
  “您所期待的,北方的旧政府不过是区区空壳。他们根本无力保障人民的安全。”
  “只有教廷,才能够庇护这个时代的人类。我可以告诉您,教廷的月球殖民计划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我可劝您要想清楚,识时务者……为俊杰。”
  “请允许我……再次表达对您治理这座城市的敬意。此次来到法尔法莱我们并无恶意,唯一想要的,就是您手上的‘青隼’原型机,以及她的资料。这对于教廷的月球计划至关重要。我想这对于你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必须的生存资源,对吧?”
  “你可想得美!”
  人多的那一边,首领旁边站着的短发女孩用手指着他冷声道:“我可太清楚你们是什么做派了,我爸爸嘴笨说不过你,那我就来跟你辩一辨。”
  “你既然说教廷走在科技前沿,那为什么还要来抢以前旧政府研发的东西?”
  “你说北方的旧政府无力保障人民安全,那为什么他们还有能力清理风险区的丧尸?”
  “我现在就把话撂在这,老二还没头发长的家伙!”少女断喝道,“你他妈给我听好咯,我们,法尔法莱,已经和北方的政府谈拢了!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来回收你说的那个什么破青隼,到时候你就给老娘滚回去抱着你的狗财主大腿哭去吧!”
  “莎拉……”
  身后的乔石有些看不下去,想拉住骂上瘾的女孩。
  “别管我!我的态度,就是我爸的态度,就是全体法尔法莱人民的态度!”
  莎拉干净利落地甩开乔石的手臂:“你们想强抢可以,先问问我们几千号弟兄手里的枪!不然就给我夹紧尾巴搁这老老实实地做人,别他妈一天到晚阴阳怪气的!
  “奶奶的,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类人群星闪耀时了……晦气,真他妈晦气!”
  施耐德坐在椅子上,一直紧绷着脸,听完莎拉的话勃然作色,用桌上的手枪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吓了莎拉一跳。
  “哪有你这么说话的!”施耐德转过头板着脸,在桌下一边朝莎拉比大拇指一边骂道,“你当这儿是哪,菜市场吗?收收你的脾气!”
  莎拉只好面上装出悻悻的样子低下了头,这会倒像个女生了。
  施耐德看向坐在对面的金发青年。
  对方依然淡淡地微笑着,情绪上一点变化都看不出来。
  “嗯,刚刚莎拉的话有些失礼,跟你……道个歉吧!”施耐德看着对面的青年淡淡道,“但是你给我听好了,有句话她说得很对:我的态度,就是全体法尔法莱人民的态度。青隼的事情不准再提了。没得商量!”
  “好了,我累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施耐德站起身,扫了一眼青年身后脸色铁青的教廷队员们,“今天双方坦诚交换了意见,取得了共识,就这样,散会。”
  “……让一下,让一下。”
  一名头戴绿色头盔的法尔法莱民兵挤过人群,在施耐德耳边略微低语了几句。
  “丧尸疫情在黑市爆发?”施耐德压低了声音,“属实吗?”
  “是老约翰尼,他上回去进货的时候被咬了。这家伙买通了检疫的,我们刚刚才知道。”
  “这几天就没个好消息……”施耐德黑着脸,“我们走!”
  似乎是听到了两人的窃窃私语,那名金发青年微笑着抬起了头,看向了施耐德的背影。
  “雷德伍德先生,”青年扬声道,“您真的,能代表所有法尔法莱人民吗?”
  施耐德脚步一顿,转过头瞪着他。
  青年也并不色挠,只是眯起眼睛笑了:“不必急着回答,就让我们等时间来证明吧。今天的会谈也很满意,在我预料之中。我很钦佩雷德伍德小姐犀利的口才,希望我们还有面谈的机会。”
  莎拉做了个吐唾沫的动作,跟着乌泱泱的人群出了会议室。
  ……
  “安东尼队长,”一名教廷小队的队员见对方走得差不多了,便低声道,“这帮泥腿子欺人太甚!您真不生气?”
  “我当然……非常生气,”安东尼声音温和地回答道,“但是你要记得:取得了功勋的人,身上必定带着荆棘的伤痕。而我也一样。”
  “没关系的,查特,”安东尼笑着站起身,“好戏差不多快开场了。局势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走着瞧吧。”
  “是。队长英明。”
  ……
  与此同时,法尔法莱市,黑市外。
  “怎么我走到哪里,丧尸跟到哪里……”
  肖雨翎咬着牙,把沙色直弹匣推进步枪里。
  他从街边废弃的车辆后探了个头,试着观察了一下封锁线内部的情况。
  就在刚才,由于黑市管制官告知黑市内出现丧尸疫情,还在寻找防毒口罩和滤芯的肖雨翎莫名其妙地就被赶到了黑市外。
  真倒霉啊。他不禁心想。
  “怎么说,奥列翁,”他低声问道,“我这儿全是在往外跑的人类,不排除……有人被咬。”
  “我在帮你看。如果有人的精神状态有明显异常,我会在你的眼镜上给你标出来。”
  “了解,谢了。”
  “不客气。”
  肖雨翎站起身,确认了一下瞄具的归零情况。
  “嘿,你!怎么拿着武器?”
  过路的民兵发现了他。
  肖雨翎看向他们,从口袋里拿出了军情局的证件,直接反客为主道:
  “我是政府的特工,这里需要人手吗?我可以帮忙。”
  全副武装一身绿的民兵队长看了他一眼,努了努嘴:“跟上吧。现在城里到处都缺人手,进去听我们的指挥,能做到?”
  肖雨翎点了点头。民兵队长从车上扔给他一顶绿帽子。
  看着上面写着的Farfalle,肖雨翎一时陷入了沉思。
  “愣着干嘛?戴上啊!”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点绿。
  肖雨翎一狠心,最终还是戴上了这顶安全帽改装的绿帽子。
  
热门推荐
灵境行者 光明壁垒 灵境行者 光明壁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