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科幻灵异 / 为了逃离异世界我决定登上月球 / 苏醒 S“éveiller 6

苏醒 S“éveiller 6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在那一瞬间,肖雨翎有种错觉。
  他感觉自己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时间的流动没有变慢。
  这他妈可不是什么丧尸小说,这是确切发生在眼前的事情。
  ——全身上下的血液开始变冷。
  还没有反应过来,丧尸就已经扑了上来,打落了他手中的手枪。
  脸上布满了青黑色孢子的丧尸翻着白眼,溃烂的嘴角被硬生生地扯开,露出了口腔内侧的牙床。
  有一瞬间,肖雨翎几乎想放弃挣扎——
  但那种对生的渴望,让他死死地卡住了丧尸的脖子。
  然而这样是没用的。
  在冬青孢子病毒的加持下,丧尸的肌肉力量被榨取到了生前的极限。
  “威廉!”
  肖雨翎大喊。
  对于威廉来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反应过来的青年扔掉箱子,急急忙忙地想去摸消防斧,却摸了个空。
  该死。威廉想起来,消防斧被他放在车上了。
  他看到了肖雨翎放在桌上的步枪。急中生智下,威廉冲到客厅抄起步枪,照着丧尸用枪托砸了一记。肖雨翎跟着用力,一把将快要咬到自己的丧尸推开。
  他得去拿自己的手枪。
  威廉趁丧尸还没有起身,将保险转到了自动一档,然后拉动了拉机柄。
  肖雨翎踉跄起身,发现自己的手枪就在两三米外。
  翻了个身,伸手抓住了沙色的手枪握把。
  身后传来椅子被推翻的声音。
  原本已经抓住手枪的肖雨翎,一时僵住了。
  ……
  威廉端起他用坏了的步枪,扣下了扳机。
  打不出子弹——为什么?
  来不及想别的事情……
  丧尸扑了上来,照着青年的脖子咬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肖雨翎死死咬牙,面部肌肉绷紧,再次对准了丧尸的脑袋。
  “砰!”
  ……
  威廉倒在地上呻吟着。
  他沉默地看着地上捂住脖子,试图给自己止血的威廉。
  后者在用最后的力气伸出手向他求救。
  基于某种丧尸片的常识肖雨翎知道,即便是对病毒免疫,如果威廉没有得到及时救治,失血死亡也是迟早的事情。
  肖雨翎不是医生。他无能为力。
  握着手枪握把的手臂,微微地颤抖着。
  ……
  如果是先前,他也许会毫不迟疑地给威廉补上几枪。
  但那是在温室中的娇弱小花才会有过的天真幻想。
  没有人,能在将死者面前保持绝对的冷静与沉默。
  这就是肖雨翎亲眼所见——
  唯有直面生死,方才意识到,自己对待这个世界的傲慢与冷漠。
  那鲜活的血与肉。
  流逝的生命之光。
  无不提醒着他,这里和他生活过的地球同样“厚重”。
  那个声音仿佛提醒着他:下一次的代价,将是你自己的生命。
  ……
  肖雨翎上前一步,将枪口对准威廉的头,闭上了眼睛。
  威廉的呻吟声仿佛已经远去。
  而扳机的反馈力道从未如此冰冷而生硬。
  仿佛从另一个侧面,将世界的真实性展现在他的眼前。
  他扣下扳机。
  击锤撞击子弹的底火,弹头从枪膛中飞出,后退的套筒抛出弹壳。
  最终击中目标。鲜血飞溅。
  少年沉默着,慢慢垂下了枪口。
  都结束了。
  ……
  在原地又站了一会,肖雨翎转身走进房间,从里面拿出了移动电源,依次解下了头盔和电台。
  他逐一倒出里面的电池,又从战斗背板的杂物包中拿出充电器,暂时耐心地把电池塞进充电器里接线插上。
  第三条线接上战术终端,屏幕随之亮起。
  上面出现了ORION五个大写字母,下面一行用小字缀着SoundOnly。
  “诶?是肖恩吗?”奥列翁问道,“你找到电源了?”
  肖雨翎深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地答道:“找到了,但是威廉死了。”
  奥列翁也沉默了片刻:“……是他妹妹?”
  “嗯。”
  ……
  肖雨翎耐着性子,简要地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概括了一遍。
  讲完之后,少年觉得有些莫名的恼火。
  奥列翁突然说:“按道理,你不应该直接拔枪。”
  “不应该直接拔枪?”
  肖雨翎的声音升高:“奥列翁,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奥列翁试图解释。
  “那是只丧尸,你妈的重度脑瘫香蕉船人工智能告诉我不用拔枪?!”肖雨翎气得抽出手枪指着终端,“你机器人三定律背到你妈猪圈里去了?!”
  “冷静点,肖恩!”
  “不是,”肖雨翎大声喊道,“他本来可以不用死的,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你给我冷静点!”
  “冷静?没有人比我更懂冷静!信不信我先把你这个劳什子崩了!”
  “你——!”
  “砰!”
  肖雨翎朝天花板开了一枪,打断了奥列翁的发言。
  奥列翁被迫沉默了。
  肖雨翎的气息连同握着枪的手,一同颤抖着。
  他清楚,自己并非因为与奥列翁观点相左而生气。
  而是因为,他真的很想很想回到原本的世界。
  在近距离见识了这个世界的残酷之后——
  愤怒,有时恰恰是为了掩饰压抑与恐惧的表现。
  少年闭上眼睛。
  ——记忆回溯。
  在他被医闹波及,昏迷之中,正是意识里的那个声音对他说:
  “这便是对你自以为是冷漠的惩罚……你且去艾萨洛伦吧。”
  “想要回到这个世界,就请前往那片广袤大陆最南方的塞勒涅空天港,乘坐‘黑曜石之镜’号飞抵星月。返回的可能性之门,将在那里重新为你打开。”
  “届时,你将明白此行的意义。”
  ……
  肖雨翎缓缓放下了枪。
  “你是对的,”少年平静地对着终端道,“我不该朝你发火。对不起。”
  “……这么干净的道歉?”奥列翁有些疑惑,“你,**的药效退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
  “我母亲有回喝醉酒了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发火一定和管不住下半身有关。”
  “辛苦你母亲单身带娃了。”肖雨翎锐评道。
  “真不生气了?”
  “唉……”肖雨翎少见地瘫倒在沙发上,“只是和你一样有点想家而已。累了。”
  “好吧,”奥列翁无奈道,“虽然我承认自己很煞风景,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你最好尽早开始准备你的跑路物资。”
  “跑路物资?”肖雨翎想了想,“你是说那种末日生存的玩意儿?”
  “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肖恩,”奥列翁的声音严肃起来,“教廷虽然急于找到我,但目前他们应该正在唤醒备用AI,最后放弃我也不是他们干不出来的事情。”
  “你是说,他们有可能让另一个AI直接执行你的任务?”
  “是的,”奥列翁肯定道,“在准备潜入塞勒涅空天港前,我们既要一边准备自己的物资和武器装备,也要一边想办法破坏教廷的其他准备计划,从而为我们争取时间。”
  “那……我把所有物资一股脑往车上抱不就结了?”
  “也不尽然,”奥列翁说道,“一般来说,准备跑路物资最重要的事情有三项。”
  “嗯?”
  “首先,是你所面对的威胁,这是最重要的,”奥列翁分析道,“接下来我们在路上不但要与丧尸战斗,而且考虑到你的所属立场与行动目标,你还要和中立的帮派团体或者教廷的武装力量发生冲突。”
  “就是随时保持武器弹药的充足。”肖雨翎补充了一句。
  “其次,是你将要面对的环境。”
  “自从冬青孢子病毒在艾萨洛伦大陆中部开始扩散后,最先开始传播的中部便成为了最危险的地方。”
  “你的小队在中部区域应该有所体会,所以在进入中部地区前,你得准备好能用的防毒面具和充足的滤芯。”
  “中部往北与往南各有一片区域,这里是丧尸与人类争夺生存区域的主要地带。在进入中部地区前,我们可以着手处理这件事情。”
  “最后,你要考虑你的个人能力。在挑选功能性工具的时候,你要至少知道他们怎么使用,而不是真的全部抱上。并且,你要不时地检查它们,确保它们的功能正常。”
  “好复杂……就是威胁,环境,以及个人能力对吧?”
  “没错。还有一点:这次前往塞勒涅空天港,考虑到行动的隐蔽性,我们全程要遵循低调务实的原则——包括了那些可能的额外行动目标。”
  “切忌招摇过市,那只会害死你,肖恩。”
  “这我知道,我会注意的,”肖雨翎叹了口气,“所以,我们要先解决武器装备的问题?”
  “正是如此。”
  肖雨翎沉思了片刻,然后眉头展开:“我记得政府军在北撤的时候留下过很多武器装备,离这里最近的地方在哪里?”
  “稍等,正在检索……有了,符合条件的最近地点是格洛瑞亚科技工业园区,那里曾经是旧政府研发疫苗的其中一个基地,根据记载,其中有较多的军事物资未被及时销毁。”
  “很好,帮我规划一下路线,”肖雨翎站起身,“我们争取尽快出发。”
  ……
  与此同时,艾萨洛伦大陆教廷实控区。
  卢米诺斯市。
  市郊的一座基地内不时有直升机起飞,盘旋着向北掠去,似乎是在追逐某个特定的目标。
  无限的苍穹下,衣着青黑色衬衫与百褶裙的女孩,静静地目送青天上的黑鸟离去。
  她转着手中的黑灰色蝴蝶刀,踱进身后的整备室里。
  黑棋一般温润的瞳眸,神情浅淡,看不出其中蕴含的情绪。
  宛如深秋苍凉湖水的剪影。
  少女低着头,扣好放在桌上的腰封与枪套,将轻量化的全地形迷彩战术背心与胸挂组合套在身上,轻轻压住连接部分。
  将一束下垂的墨色碎发挽到耳后,她戴上了独属于自己的防毒面罩,其上刻着两个汉字。
  “蝶魄”。
  这时候,门外进来了一名留着西瓜头短发的少年。
  “黛珀姐姐,”对方喊道,“是时候该出发了。”
  “不急。”她说。
  代号黛珀的神秘少女看着仿佛天真无邪的少年,稍稍地露出了一丝体贴的微笑。
  “不必着急,因为我们从来都不缺时间。”
  她笑着说完,将精确射手步枪轻轻拿起。
  再越过琢磨着这句话的少年,步履轻盈地走进南方的冬阳里。
  风中的她,一如舞姿翩跹的墨色蝶影。
  
热门推荐
灵境行者 光明壁垒 灵境行者 光明壁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