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与舰娘的旅途 / 和能代贴贴

和能代贴贴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能代~能代~”小脸蹭了蹭,伸出丁香小舌舔了一下一脸满足的抱着少女娇好的双腿,能代俏脸一红,这个蠢萝莉指挥官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居然敢当众对自己港区的舰娘做这种事。
  摊牌了,夏晴就是个资深老司姬,前世的时候就经常调戏同一个寝室的女孩子,对男生则是提不起半点性趣,除非是亲人,否则根本不想记住那脸。
  顺带一提,夏晴的xp是少女到御姐中间的女孩子,像能代这样的就刚好符合她的胃口,但她其实对罗恩这样的大姐姐性趣不大…
  “啊…指挥官?”能代满脸通红,她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有些手忙脚乱的。
  “做我的舰娘吧。”夏晴抱住能代的手,真诚的说道。
  那紫色的大眼睛清澈透明,让能代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拒绝。
  “再考虑一下吧…”能代有些害怕了,从来没有的感觉,脸上烫烫的,不知不觉已经红透了。
  “……好的,如果能代不愿意的话拒绝也没关系的。”夏晴又蹭了蹭,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能代。
  “啊…”能代叹了口气,摸了摸夏晴的头,她感觉这个指挥官…怎么说呢…就像个小动物一样……
  。。。
  昨天的塞壬据点现在已经变了一副样子,耸立的黑色墙壁变成了残垣断壁,海面上满是报废的塞壬量产舰。
  银发的舰娘右手手持雷抢,左手握着舰装长剑,铁血涂装的生物舰装张开了獠牙,旁边两门三联装305mm主炮冒着烟,远处躺着被打成碎片的塞壬舰娘,这人正是奥丁。
  “非常感谢。”罗恩笑了笑,她的生物舰装一口咬下了那塞壬舰娘的头颅。
  塞壬的残躯沉入海底,浮上来一颗散发着蓝光的魔方。
  “这样就行了吧。”奥丁手一挥,一只只蛮啾走进据点搜刮这塞壬的物资。
  “科研舰好强啊。”参加了这次行动的z23感叹到。
  那塞壬舰娘的护盾更本无法阻挡奥丁的雷枪,大量的自爆船还没靠近奥丁就被那副炮击沉。
  “辛苦了,不要放松警惕,回去之后可以微放松一下。”俾斯麦挥舞着铁血标志的旗帜。
  俾斯麦带领着这支舰队以极快的速度攻下了这个据点,那起了蛮啾递过来的物资清单,点了点头,带着舰队回港区了。
  。。。
  “能代~”夏晴坐在能代对面,此时的她拿着掷子正和能代下着飞行棋。
  “欸~指挥官的棋子要被我吃掉了哦。”银发的少女易北笑着,把夏晴的棋子送回了家。
  “怎么会……”轮到夏晴了,结果是6点,又回到了出发点。
  “指挥官…我赢了…”轮到能代了,她甩到了3点正好最后一个棋子到了终点。
  “能代的运气真好。”夏晴笑了笑,她此时还有两个棋子,可以说是场上落后最多的了。
  “轮到我了。”抱着猫猫的马格德堡投出了掷子。
  最后果然,夏晴落到了最后一名。
  “呜呜呜…能代~我的运气好差啊。”夏晴发出了惹人怜爱的声音,抱住了能代,在少女的胸口蹭了蹭,实际上一点眼泪都没有,面带微红,那双小手不老实的在能代的大腿上捏了捏。
  “指挥官……”能代语气有些娇羞,也不讨厌这种感觉。
  “唔…”能代一只手抱住了夏晴的腰,把她抱在怀里,少女的腰很细,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软软的手感很不错。
  “诶嘿~”夏晴直接坐在了能代的大腿上,背靠着能代。
  “好轻…”能代一愣,她没有在大腿上感觉到多少重量,反而是少女那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与能代的轻轻摩擦,软软的,让能代脸都红透了。
  黑色的轻薄丝袜穿在这小萝莉身上意外的合适。
  不知不觉间…好像被这小家伙掰弯了……能代轻叹一口气,殊不知那口气吹在了夏晴的耳边。
  “唔…”怀里那小人直接满脸通红,没有了刚才撩能代的样子。
  “耳朵是敏感点吗…”能代记下了。
  “能代学坏了?”夏晴靠在能代身上,轻轻的含住了能代的耳垂。
  “指挥官!请不要捉弄我…”能代立刻满脸通红,没有推开夏晴。
  “真是个乖孩子。”夏晴笑道。
  她港区里的舰娘不像人类,都没什么坏心思,别看皇家方舟平时行为像个变态萝莉控,但夏晴其实不穿从皇家方舟面前走过她不会做什么的,至于罗恩?罗恩虽然天生残暴但只对塞壬狠,她不会对舰娘下手。
  舰娘之间根本不会结仇,就算是面对作为战舰时的敌人也是如此。
  夏晴记得没错的话,萨拉托加和龙骧还是好朋友吧。
  “等等,指挥官会不会太亲密了……”能代抱着整个人贴上来的夏晴。
  “角角好可爱,能代是鬼吗?”夏晴看见能代额头两侧有两根白色的鬼角,尖端粉粉的。
  “嗯……”能代点点头。
  “能代没有去处的话可以来我的提督府哦。”夏晴笑了笑。
  “欸?重樱的宿舍我住的习惯了…指挥官可以不用操心的…”能代摇摇头。
  “能代一直在这里工作吗?”夏晴眨了眨眼睛。
  “没有…只是空闲的时间会来的这里,这里的大家都对我很好,平时还是经常去和阿贺野以及重樱的大家一起执行任务的,欸?指挥官…?”能代疑惑,夏晴牵住了她的手,正在细细的观察着。
  能代的手很纤细,手指很长,是经常用剑的,手指上没有一点茧子,摸起来很舒服,这么灵巧的手要是……
  夏晴脸一红,能代直接愣住了。
  能代的声音一直很温柔,认真的性格让她很受欢迎,原本的黑长直扎了个双马尾更能突出少女的感觉夏晴更喜欢女仆装的能代。
  “指挥官…不可以这样,再继续下去的话,我可是要生气了。”能代推开了她脖颈旁都伸出舌头了的夏晴。
  “抱歉,我道歉。”夏晴擦了擦脸,点点头。
  “指挥官为什么粘上我了啊…抱歉,不是说这样不行,但是指挥官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港区的建设上面。”能代认真的说。
  “因为能代是个可爱的孩子。”夏晴笑了笑。
  在咖啡厅里玩了许久后,夏晴离开了咖啡厅,走进了明石的店里。
  “欢迎光临…欸?是指挥官?”明石看见来人,见到夏晴之后一惊。
  “指挥官喜欢茗喵为您定制的衣服吗?”明石笑了笑。
  “不,我是来退钱的。”
  “那可不行,茗喵的店里的东西都是概不退款的,罗恩小姐已经收下了。”茗喵用暧昧的眼光看着夏晴。
  “……”夏晴感觉今天有点不敢回家了。
  “对了,罗恩小姐很早之前就从茗喵的店里买好了绳子和蜡烛,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药剂,指挥官想知道那是什么吗喵?”明石露出了奸商的表情。
  “给明石红尖尖就告诉指挥官哦。”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了。”夏晴点了点头。
  大不了就是被绑过去玩一些奇怪的小游戏嘛…
  “那个,有没有能给我用的武器?”夏晴想起之前面对海量塞壬舰队的无力感。
  “是想要科技箱吧?也许下一个就能开出来好装备呢。”明石笑了笑。
  “这个是被你涂过漆得吧?”夏晴看见其中一个箱子的字与其他箱子不同,那字符中的其中一笔比别的下了一点。
热门推荐
灵境行者 光明壁垒 灵境行者 光明壁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