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这个医生不缺钱 / 1148 突然消失的文档

1148 突然消失的文档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泻法的目的是什么?
  
  这对唐金汉这个博士生来说,那是一点点的难度都没有。
  
  脑中只是稍微一转,答案当即脱口而出,不见丝毫的犹豫。
  
  只是说了很多,也做出了非常详细的解释,但是在杜衡看来,唐金汉的答案太过拖沓。
  
  眼看唐金汉还要继续细说,杜衡微微抬手阻止了唐金汉,“你说了很多,但总结起来,其实就两个字‘调理’。”
  
  杜衡稍微停顿,随即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站在了唐金汉的正对面。
  
  “那调理的什么?”杜衡面色平静,自问自答道,“调理的是经脉当中的气血,让其按序而行。
  
  所以不管用哪种手法,根本目的是不变的。
  
  但采用哪种手法,这就需要因人而异、因病而异。”
  
  唐金汉目光沉稳,全部心神都集中到了杜衡的身上,静等杜衡接下来的话。
  
  杜衡此时也没有了考验唐金汉的想法,他认为既然唐金汉已经想到了这个方向,那干脆趁热打铁给解决掉。
  
  “你刚说用平补平泻法,应该是考虑到这位患者年龄大、正气虚的问题,想用中正平和的方法来达到目的,这个思路很好。”
  
  杜衡语气缓慢,微笑着夸赞了唐金汉一句,这让唐金汉的脸上也不由的多了一些笑容。
  
  只是笑容还来及彻底升起,就听杜衡说出了但是两字。
  
  “但是,你恰恰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患者的实际病症。”杜衡脸上的笑容不变,还是用刚才温和的语气说道,“这个患者,他的双下肢可是寒热夹杂的重度淤堵。
  
  也就是说他的下肢气血流转,是无序的,是不畅通的,而这就使得患者肌肉和关节,无时无刻都处于酸困疼痛之中。”
  
  “现在我们要理顺这一切,让其变得有序、通畅,寒热夹杂造成的疼痛就会全面爆发出来,而咱们这位患者可是养尊处优惯了,他可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用呼吸补泻法,则是为了让泻导在一呼一吸之间完成,会在患者不能使用止疼药物的时候,最大程度的减轻寒热之气泻导时,经脉肌肉不适所产生的疼痛。”
  
  “今天只是刚开始,所以不用多扎穴位宣泄,也不用时间太长,先让他感受一下,然后让他习惯在呼吸之间增加的疼痛。”
  
  杜衡轻笑着拍了一下唐金汉的肩膀,柔声说道,“你选的平补平泻最对症,对患者的恢复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对患者来说,却不是最优的选择。
  
  他的治疗时间可以延长,他在治好双下肢的病之后,也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资金去调养他的身体。
  
  但唯独一点,你得减少他的痛苦,尤其这种痛苦还是我们医生所带来的,那就更要想办法去减轻了。”
  
  唐金汉眼中多了些明悟,稍微沉思后,这才看着杜衡的眼睛说道,“我明白了老师,您的意思是,既要治病,也得治人。
  
  治疗应该是因人而异,以人为本。”
  
  杜衡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
  
  心底忽然就冒出了‘孺子可教’这个词。
  
  只是想到唐金汉那稀碎的辩证能力,心里的喜悦又不由的沉寂了下去。
  
  有点可惜啊,脑瓜子这么聪明的人,愣是被教偏了。
  
  要不然别急着让他毕业,多留他念几年,好好的给他打打底子?
  
  “这个患者的治疗,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治疗过程,急不得,他要适应治疗之后的身体变化,咱们同样要适应他的病症变化。”
  
  杜衡心中多了一份计较,看着唐金汉的眼神微微闪烁,“现在给你说明白了,治疗的穴位你也见了。
  
  那么回去之后好好想一想,明天应该怎么治疗,是继续今天的治疗思路,还是说要增加穴位,亦或是增加治疗时长。
  
  明天给我答案。”
  
  唐金汉认真的点点头。
  
  “那我走了,你也回去吧。”杜衡不再多留,转身上车,“记着,明天早上去研究所等我。”
  
  杜衡看了看时间,也不再去其他的地方,直接回家,继续搞自己的事情。
  
  全身心的投入写作,时间的流逝就变得不可捉摸了,等到杜衡脱离状态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而脑力消耗过度的他,也是有点头昏脑涨,没了继续写下去的欲望,稍微的收拾一下后,便赶紧的上床睡觉。
  
  只是一觉睡醒,杜衡还是带着一丝疲惫,并且眉宇之间多了一些愁容。
  
  他这一觉睡的很是荒唐,又做梦了。
  
  武胜男回来了,得了什么奖,女儿笑的可开心了。
  
  王淑秋领着杜毅冲他笑,身边还有小孩稚嫩而响亮的笑声。
  
  有人在抢救,自己心中焦急却被人拦在了门口,但他不知道里面是谁。
  
  大哥和大嫂。。。
  
  梦到了好多,梦做的好乱。
  
  杜衡下床,喝了一杯白开水,随即坐到沙发上怔怔出神。
  
  做梦的事情,这段时间时有发生。
  
  而且随着次数的增多,他也渐渐地发现了一些规律。
  
  用脑过度的时候,就一定会做梦,梦的乱七八糟。
  
  精神高度紧张之后,同样也会做梦,梦会非常的真实而且清晰。
  
  但不同于一般的做梦,只要自己做梦了,醒来之后会非常的难受,精神困乏程度比一夜不睡还要胜之。
  
  就比如现在,一夜过后,他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轻松舒适,反而脑子里面一直会噌噌的跳。
  
  有种高考时连做七张模拟卷后,用脑过量的感觉。
  
  梦,神之不宁也!
  
  杜衡闭眼直接靠在了沙发上。
  
  经过前段时间的折腾,身体上的问题已经被排除了,那现在自己还在持续的情况,那极大的可能就是‘七情’之症了。
  
  但。。。
  
  自己现在夫妻关系和谐,家庭幸福美满,工作稳步向前,自己一直纠结的事情,明年也应该就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不缺钱不愁吃喝,大哥一家也是同样如此。
  
  那自己在担心什么?
  
  在忧虑什么?
  
  杜衡在沉思,唐金汉同样也在沉思,即便往研究所去的路上,他还在思考。
  
  老师昨天留的作业,看起来就一个问题,但是细想一下,这里面包含的东西可就太多了。
  
  而以自己现在那可怜的问诊治疗经验来说,禅精竭虑之下,他也没有找到一个让他自己的满意的答案。
  
  那就更别说自己所想的这些答案,能满足杜衡的要求了。
  
  愁,就一个字。
  
  当他到了研究所,看到杜衡那眉心间的愁绪后,心里更是咯噔一下。
  
  但是好在杜衡并没有追问他,只是沉默的带着他到了办公室,而且还把自己的办公桌让给了唐金汉,搞得唐金汉心慌不已。
  
  而杜衡则是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坐到了沙发上,轻声对唐金汉说道,“邢副院长他们筛选了一些高质量的论文。
  
  你帮我再过一遍,选好之后再给我看。”
  
  唐金汉悄悄的松了一口气,那把椅子看起来也没那么烫人了。
  
  前段时间杜衡在针灸学院和研究所这边闹出来的风波,他作为杜衡的唯一学生,可以说是感受颇深,也知道变革之后的影响有多大。
  
  所以让他看论文他不意外。
  
  而且他自认为以他现在的学识水平,可能写不出太高质量的文章来,但分辨是不是有内容,质量是不是高还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他担心的是,变革发生到现在,也就多半个月的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里,会有高质量文章诞生?
  
  不过很快他就笑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如果现写的话,这么短时间写出高质量文章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鉴于学院以前的风气,估摸很多的同学,还有年轻老师,他们手里肯定有一些存货的。
  
  唐金汉轻嘘一声,随即登录杜衡的工作邮箱,从里面找到邢副院长发过来的邮件,一份一份的慢慢看了起来。
  
  看的正投入呢,忽然感觉前面有人,唐金汉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是邢副院长正站在前面笑呵呵的看着他。
  
  唐金汉立马就想站起来问好,但是邢副院长却直接摆手阻止,“你忙你的,我找院长说点话。”
  
  唐金汉只能坐下来,但是眼睛却瞟向了杜衡的方向。
  
  只要邢副院长他要说的事情比较敏感,他就立马起身走人。
  
  这点眼色他还是有的。
  
  “院长忙着呢?”
  
  “写点东西。”杜衡从电脑前面抬起了头,“有事?”
  
  “免疫实验室的邝教授他们想和院长你聊聊。”
  
  杜衡忽然长出了一口气,身子也坐正了几分,“怎么,现在心里还有情绪?”
  
  邢副院长笑了起来,轻轻摇头说道,“估计还有吧,但这不要紧。
  
  反正已经开始接受了,时间一长也就适应了。
  
  他们主要是觉得现在的研究方向,对医院没什么帮助,就想换个研究方向。但是他们自己又拿不定主意,所以想和院长你聊聊。”
  
  杜衡脸上的喜色顿时高涨,直接站起身就往外走,“这是好事啊,我还想着找机会和邝教授聊聊呢,没想到他自己反而提出来了。
  
  走走走,这必须得好好聊聊才行。”
  
  话音落下的时候,杜衡就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只是他突然顿了一下,转头对看着自己的唐金汉说道,“你就别出去了,抓紧把好的挑出来。”
  
  “好的老师,我尽力。”
  
  也不知道最后一句话杜衡听见了没,反正唐金汉说完的时候,门口已经失去了杜衡的身影。
  
  没人了,偌大的办公室就剩自己一个人了。
  
  唐金汉感觉全身松爽的不得了。
  
  刚才办公室里虽然很安静,杜衡也不说话,但就是感觉闷闷的,心头意志不得舒展。
  
  现在好了,轻松了。
  
  唐金汉把目光放向了电脑屏幕。
  
  刚才看了一篇《论虚拟仿真技术与针灸学科的结合发展》,立意很新颖,也很有前瞻性,但是内容稍显空洞。
  
  不错,不错,能递到老师跟前的文章,真的非常不错。
  
  唐金汉已经想清楚了,杜衡让自己看一遍,是帮助自己提升眼界的,不是真的想让自己筛选出更优秀的文章。
  
  但是唐金汉觉得,自己还是得认真起来。
  
  选不出更好的不要紧,但是自己一定要选出那些不好的,尽量帮老师节省一点时间。
  
  《腹胀型肠易激综合征的针灸治疗经验与探析》
  
  这文章看起来有看头,应该是针灸医院某个年轻医生写的。
  
  唐金汉兴致高涨,赶紧的下载点开始看了起来。
  
  但刚打开,连名字都没有看清楚呢,眼前的电脑直接就蓝屏了。
  
  这破电脑!
  
  唐金汉气的拍了一巴掌。
  
  但又只能无奈的再次重启。
  
  可重启之后,唐金汉傻眼了,刚才下好的文档不见了。
  
  重下吧,应该是没保存好,唐金汉如实的想着。
  
  可当他登录杜衡的工作邮箱后,他再一次的傻眼了。
  
  刚才看的那篇《肠易激综合征》没了,从收件箱里也看不见了。
  
  唐金汉有点疯了,他大着胆子把杜衡的邮箱翻了一遍,但别说刚才那个名字的文章了,就是‘肠易激综合症’这几个关键字他都没找到。
  
  是自己眼花了,还是自己脑花了?
  
  唐金汉脑子空白一片,他有点不知所措了。
  
  但就在他愣神的功夫,面前的电脑突然闪烁了两下,然后便黑屏了,再然后直接重启了。
  
  电脑坏了?
  
  唐金汉皱起了眉头。
  
  但随后他就直接傻了眼。
  
  面前的电脑开机之后,没人操作的情况下,直接开始弹出页面,但紧接着就再次黑屏,然后重启。
  
  如此反复三次,唐金汉终于是反应了过来。
  
  电脑中病毒了。
  
  怎么办?
  
  这怎么按开关键还没反应呢?
  
  三秒钟之后,唐金汉猛然起身,手忙脚乱的直接按了插线板上的开关。
  
  断电!
  
  这是他现在能想到的最好最直接的办法。
  
  看着不再重启的电脑屏幕,唐金汉终于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但随后心里就是猛然下沉了一下,完蛋了,把老师的电脑整坏了。
  
  老师好心让自己看文章做提升,自己反而。。。
  
  也不知道对电脑有损坏没,电脑里有没有重要资料。
  
  要是那老师的重要资料弄坏了或是弄丢了,那自己可就真该死了。
  
  
  (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