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这个医生不缺钱 / 1146 奸滑似鬼

1146 奸滑似鬼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打完电话的杜衡沉默了起来。
  
          对于自己这种,已经完全畅游在社会主义海洋中的人来说,国王什么的都太遥远、太虚幻了,而且这辈子估计也估计不可能和人家能有什么瓜葛,所以身份什么的无需在意。
  
          但问题是,对方作为病人,而且被最高部门的人出言邀请,这就不能不让他上心了。
  
          双下肢间歇性抽搐,疼痛,发病半年时间,求医之路已经从他自己的国家到西方走了一圈,自己国家这边是最后一站。
  
          问题没找到,病症没解决,而且因为治疗抽搐的问题,病人现在的双下肢还出现了肌无力的情况。
  
          以前没接受治疗的时候,人家国王还时不时的能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当中,走两步让子民们看一看,最起码能稳定民心。
  
          现在呢,自从接受了治疗之后,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没有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了,最多也就是在采访片段中看看。
  
          听起来像是个痉症,但因为杜衡自己没有亲自上手检查过,他也不敢轻易的下结论。
  
          而且患者现在已经是转了地球一圈,以他的身份来说,最顶尖的技术和专家肯定都看过,但是现在却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这就更让杜衡警惕了。
  
          重点是,刚才和兰常华通话之后得知,前段时间给那位老人治病的流程,这几天又重新上演了一次。
  
          而结果却也如出一辙,大家表示束手无策的同时,已经开始散场了。
  
          那这对自己来说,其实也就没了什么压力。
  
          最关键的是,这位患者虽然身份尊贵,但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所以没必要像之前对待那位老人的心态去对待他。
  
          到了地方再看吧,现在纠结也没什么必要。
  
          杜衡摇摇头,把烦恼摇出去,随即拿出了一本吴越利交给自己的书。
  
          蛇毒,在现代医学的理论下,根据毒性的特点分为三类,即神经类毒素、血液类毒素,还有就是神经类与血液类的混合毒素。
  
          而在吴越利给自己的书中,也对蛇毒做出了三种分类,风毒、火毒、混合毒,这与现代医学下的分类是对应的。
  
          风毒,也就是神经毒的特点,是伤口不红不肿,也不太会太痛,往往只有麻痹感或者是微痒感,但是大概在半个小时到四小时之间,伤者会出现诸如头晕目眩、呼吸困难、肌肉抽搐、全身瘫痪等症状,最后休克以至昏迷。
  
          如果救治不及时,通常都是因为呼吸麻痹和循环衰竭而死亡。
  
          但神经毒素有个好处,那就是只要救治及时,基本上是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火毒对应的就是血液毒了,这种毒的特点就是伤口流血不止,疼痛难忍,肿胀向上发展的速度很快,皮下会出血形成癍瘀。
  
          还会出现水泡、血泡,组织坏死溃烂,胸腹腔出血或是心脏损害等症状。
  
          这种毒素造成的伤害病程长、危险期也长,而且还容易反复,救治不及时通常会造成局部坏死、溃烂,以及内脏方面的后遗症。
  
          至于混合毒素,那就是这两种情况一起出现了。
  
          对了,混合毒素最具代表性的蛇,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眼镜蛇,尤其是眼镜王蛇的毒液是最危险的。
  
          杜衡先是大概的翻看了一下,发现书里除了记载有吴越利长辈留下的东西之外,吴越利自己也往里面补充过一些内容,但不是很多。
  
          而就杜衡现在看的这本书上,先是对各种蛇的介绍,随后则是中毒之后的治疗步骤:检查、清洗、排毒、拔毒、捆扎和用药。
  
          最后则是吴家一脉整理留存下来的七个药方,每一个药方后面,都缀了好几个治疗过的实例,有些甚至多达几十例上百例,把中毒后的症状、发展特征,治疗步骤及其特点记录的非常的详细。
  
          就比如用骚羊古、仙鹤草、佛指甲、垂盆草这种四种药做成的急救药膏下面,前前后后就有四十二个详尽实例,一百多例只有名字和地点的记录。
  
          在详尽实例里面,诸如伤口感染、化脓、溃烂等不同症状,所采用的药物和治疗手段,全都记得一清二楚。
  
          杜衡对这几本书,真的是有点爱不释手。
  
          他是,在宾馆的时候看,等飞机的时候看,上了飞机还在看。
  
          下了飞机往外走的时候,他还有点意犹未尽。
  
          吴越利给的书和笔记,治疗蛇毒的占了少一半儿,剩下的多一部分是传统苗医的医学知识,但是在杜衡看过之后,是真心觉得只有寥寥几本书和笔记的蛇毒治疗,才是其中最精华的部分。
  
          而这种精华,它最应该出现的地方,不能是学校的图书馆,也不能是大医院,而应该是最基层的乡村卫生院。
  
          敝帚自珍不是杜衡的作风,更不是他所愿,所以就在杜衡看到来接他的车子时,他已经大致想好了这批药方的去向。
  
          不过他也清楚,要想把这些药方放到最合适的地方,他还必须得对这些药方做一系列的实验,得出最客观的结论才能行。
  
          但这不着急,可以慢慢来。
  
          而且现在有了吴越利的关系,这方面的实验做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坐上车子,杜衡就不再想蛇毒药方的事情,转而拿着祁主任递给他的资料看了起来。
  
          而看了手里的完整资料,杜衡是更加意识到这个患者病症的难缠。
  
          首先,患者双下肢抽搐的问题,这个之前电话里就已经说过了,而且现在还有肌无力的情况。
  
          第二点则是电话里没说的,患者的下肢关节有红肿热痛,而且是反复发作。
  
          第三点,关节红肿热痛消退之后,患者又有全身发冷、浑身乏力的明显症状。
  
          可以说,第二点和第三点就是交替出现的。
  
          这一下杜衡就算是不亲自上手也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些中医大家都会束手无策了。
  
          因为这个患者是寒凝经脉与热重夹瘀交缠,还有肝肾阳虚的问题存在。
  
          寒热夹杂,不难治,但难在寒热全tm跑下面来了,这才是最难治的,而且还是虚实并存,这就更让人头疼了。
  
          杜衡有点头疼,放下手里的资料开始按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不要命,但是却非常耗脑子的病症。
  
          治寒重热,清热重寒,寒热交替之下正气损耗更加严重,又加重了双下肢抽搐的程度。
  
          反过来先治疗阳虚,把正气提振起来也不行,因为双下肢经脉阻塞严重,全身气血没办法正常圆满流转,而且还会增加肌肉和关节肿痛的程度。
  
          三者相互勾连,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搞不好可能就得损伤下肢经脉血管,造成不可逆的伤害,直接让患者变成瘫痪。
  
          但要是不管,就任由这么发展下去,结果也是一样的。
  
          既然结果一样,那么何必要自己担责任呢?
  
          杜衡心里是暗暗叹气,他对这些老狐狸现在真的是心服口服了。
  
          这些老家伙,就和治疗那位老人一样,真的是一点点的风险都不想担,真正的做到了奸滑似鬼。
  
          那现在自己怎么办?
  
          “杜教授杜教授?”
  
          “嗯,我在听祁主任,你说吧。”
  
          杜衡听到祁主任的声音,只能缓缓放下双手。
  
          祁主任一脸严肃的看着杜衡,“杜主任,资料看完了吗?感觉怎么样?能不能治?”
  
          杜衡看了一眼眼前的祁主任,只觉得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除了肉眼可见的严肃之外,眼底还有着一抹淡淡的期盼。
  
          他在期盼什么?
  
          他为什么要期盼?
  
          治不治得好,和他这个二号的大管家有什么关系?
  
          杜衡想不明白,但他也不多想其中的缘由,因为这和他没关系。
  
          所以稍微的沉默了一下后,杜衡这才缓缓说道,“难,很难。”
  
          难?
  
          祁主任的眼中的光猛然多了些。
  
          因为杜衡说的难,而不是不能。
  
          难,那就是有困难,但这也说明,杜衡是有办法的。
  
          祁主任腰杆不可查的直了一下,用很是郑重的语气说道,“杜教授,这个患者的情况你也清楚,也关系到.也能帮助”
  
          杜衡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而且还自动的屏蔽了祁主任的cpu。
  
          自己就是个大夫,没有医国的本事,也没有医国的想法,最多也就是治病救人,然后尽可能的帮助中医,改善中医的生存环境。
  
          再大一点,真的不是自己的能力所及了。
  
          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里的中年人了,说这些.真没必要。
  
          他也就是在自己的能力之内,做好一个医生的本分罢了。
  
          祁主任说的正上头呢,但是看杜衡已经有神游天外的意思,不由得干咳了一声,中断了他的发言,“杜教授,你有什么要求放心说,我这边尽最大的努力帮你。”
  
          杜衡轻轻摇头,“祁主任,病人我现在还没有看到,所以不能给你说什么一定就能行的话。
  
          但就算是我看到了病人,那么最大的不问题不在我们这边,而是在患者那边。”
  
          祁主任眉头轻皱,“什么意思?”
  
          “时间!”
  
          “时间?”
  
          “没错,就是时间,治疗的时间。”杜衡点点头,“如果经过我检查,患者的情况与资料上的出入不大,那么这个治疗的周期可能需要三个月。”
  
          杜衡平静的看着祁主任。
  
          而祁主任也是瞬间就理解了杜衡的意思。
  
          一个国家的国王,那也就是最高首脑了,在另一个国家直接待三个月,按理来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祁主任却笑了起来。
  
          芝麻大点的小国国王,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
  
          要知道隔壁的那个国王,可是在某一段特殊时期,直接包机拉着一家老小和仆人,去了西边带了多半年呢。
  
          “这一点杜教授不用担心,这位患者别说是待三个月,就是待三年都没有问题。”
  
          “能行?”这一下杜衡反而有点不相信了。
  
          祁主任给了杜衡一个非常肯定的眼神,“杜教授还是说说其他的要求吧。
  
          只要能治好病,时间这个问题就不需要考虑了。”
  
          见此,杜衡也就无所谓的歪了一下嘴,“那还真有另一个条件,就是在治疗的过程中,病人要放弃以前所有的治疗,包括各种辅助治疗。
  
          但是这样一来,病人本身的痛苦会被完全释放出来,比如下肢关节肿痛,这对一个一直都是养尊处优的人来说,可以说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这一点希望祁主任和对方能沟通好。”
  
          “行,没问题,这个我去沟通就行。”
  
          “那我这就没有其他的问题了,现在让我亲自检查一下患者就行。”
  
          杜衡的要求简单,祁主任也不多给自己找麻烦,而且因为上次的事情,他对杜衡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的好,就是他自己稍微显得有点着急了。
  
          到了地方,简单的让杜衡休息了半个小时,然后就带着杜衡见到了要治疗的病人。
  
          杜衡略微的观察了患者周边的情况后,就完全的没有了兴趣,转而开始仔细的观察检查患者。
  
          而最终的检查结果,可以说是和资料一模一样,太详实了。
  
          但这也省了杜衡很大的功夫,只是稍微的完善了一下自己的治疗思路,就和祁主任这边开始沟通。
  
          “祁主任,患者的情况想必你们也很清楚了,我现在能给出的治疗办法是这样的。”
  
          “首先,患者停止所有的治疗,是所有的药物治疗和器械治疗,所有的治疗必须按我说的来做。
  
          第二,关于饮食,也必须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来。”
  
          “现在说治疗部分,我安排的治疗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针灸加按摩。针刺用以泻寒泻热,按摩用以舒筋缓络,这个周期大概在两周左右。
  
          在两周的时间里,患者不能使用任何的止疼药,必须得硬挨。”
  
          “第二部分,针灸加汤药,针灸为辅,汤药为主,周期大概在一个月。在这段治疗期间,疼痛应该会由重变轻,而且我也会在药材中添加一些止疼的药物,应该会比较好受。”
  
          “第三部分,汤药加按摩等其他辅助治疗,是巩固康复的阶段,大概需要一个半月。”
  
          杜衡认真盯着祁主任说道,“我要说的就这些,能答应照做,那我就治,要是不能答应,或者答应了做不到,那就另请高明。”
  
          出了点急事,忙了三天没歇点,对不起大家了。后面两天一定补上。
  
          lewenw.com      zhetian.cc      x88dushu.com      quanben.cc  
  
          58yuedu.com      frxsw.com      qushuwu.net      shushulou.com
  
          mingshu.cc      txtxz.cc      qianqian.cc      kytxt.com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