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这个医生不缺钱 / 020 小民之难

020 小民之难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杜衡猛然发现,原本飞飞扬扬的雪花已经停了,而且太阳还透过已经稀薄的云层,羞涩的洒下了几缕阳光。
  马路上,播放着《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洒水车,慢悠悠的驶过。
  也不知道洒水车里水加了什么玩意儿,只要撒到路面上,路面上的积雪都会很快的融化。而且天气变冷的时候,这些加了料的雪即使融化成水了,也不会结冰。
  杜衡美美的灌了两口水,坐到椅子上休息。
  今天早上,可以说是他从上班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不过这种感觉,他很喜欢!
  有效治疗3/1000(进行中)
  抽空看了一眼任务进度,杜衡无奈的发现,刚才那个患儿,只为他提供了一个有效病例。即便他是高烧、伤风分开治疗的,可系统并没有折算成两个。
  唉,为了50000的基础工资,看来还是要老老实实的看病治疗了。
  吴不畏把药做好了,不过他没有直接送上去,而是拿到了办公室。
  杜衡一看正好,拿着药去病房,正好把用药剂量给说清楚,不用家属专门跑一趟了。
  吴不畏看着药被杜衡拿走,欲言又止。
  他知道,刚才在病房的那一幕,他丢人了。
  “师哥。。。。。。”
  “你看书吧,我送上去就行,我还要给病人说一下怎么用药呢。对了,好好看书,不明白的就问,星期五要是检查不合格,我可要罚你的。”
  杜衡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因为他知道生气并不能解决问题。
  下午,面瘫患者拿着杜衡开好的药出院了。
  杜衡看着患者离去的背影,老感觉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
  “到底忘了什么呢?”
  杜衡随手挠了一下脑袋,转身往办公室走。
  却不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把他给叫住了,“杜医生等等。”
  回头望去,就见一个非常面熟的男人站在身后。
  看着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得了个系统,怎么记忆力这么差了?
  杜衡略显客套的说道,“你好,请问你是?”
  “杜医生,我是范玉祥啊。”男人说着话,上来就抓住了杜衡的手,然后死死的握住,“杜医生,真是谢谢你了,你可太神了。”
  范玉祥,杜衡恍然大悟,怪不得看着眼熟呢。
  也不怪杜衡记不住,他们之间就在上个星期五见过两面,一次在病房,一次在大厅。
  这都隔了两天,尤其这两天还参加了个丧事,见了太多人,直接记岔劈了。
  “检查完了吗?结果怎么样?”杜衡关心的问了一句,毕竟是自己让人家去检查的。
  “真是太谢谢杜医生了,已经检查过了,确实是你说的那个肺气肿。”
  “那你怎么没住院治疗呢?”
  范玉祥有点为难,支支吾吾的不说话。
  杜衡也看出来了,便说道,“走吧,去我办公室再说。”
  回到办公室,杜衡把门一关,就留他和吴不畏在办公室,“现在说吧,到底怎么了?”
  范玉祥犹豫着开口,脸上挂满了尴尬和难为情,“杜医生,我这病你都看出来了,那你能不能治我这个病?”
  杜衡往后靠了一下,“治倒是能治,不过你能不能说说为什么?”
  “哎,我问了一下,肺科医院住院治疗,到彻底控制住病情,差不多要4000多,就算能报销,也要2000多,还有让我们需要外面买的药,差不多也要1000多,我有点负担不起。我姑娘今年大二,负担有点重。”
  范玉祥探口气,无奈的说道“我没什么技术和能力,只能下苦干个力气活,可这病,唉!”
  杜衡叹息一下,可怜天下父母心。
  自己家也是同样的情况啊。
  为了自己能娶上媳妇,大侄女能安心上学,大哥不也是不顾自己的身体,准备到市里找活干。
  好在自己有系统了,避免了这种情况发生,而且以后的日子还会越来越好,可眼前的范玉祥,真的就是难了。
  肺气肿,就是个富贵病。
  这病,它不会要你的命,可却非常的折磨人。
  不能受凉。平时生活就要非常的小心,如果一个不小心受凉,那就气促气短,呼吸不畅,就要住院治疗一次,花费相当可观。
  不能劳累。肺功能受损,多走几步路都会喘,更别说干农活、重活了。要是不听话,非要干一点重活,那还是进医院躺着吧。
  而且这病还得长时间的用药养着,营养也要跟得上,这个花费也是一笔庞大的支出。
  小民之难!
  尤其像范玉祥这样的家庭,他倒下,那就是一家的顶梁柱倒了。家里的经济收入,立马减少8成甚至更多。
  “这病我能治,但是这几天呢,你需要住院治疗,把肺部的炎症消下去。”
  “可以,谢谢杜医生。”
  杜衡摆摆手,“你先别高兴的太早。中药治疗这种病,见效没有西药快,时间会比较长。在一个,出院之后,你还是要吃药控制,这一点你要清楚。”
  范玉祥点头表示知道,就算时间再长,比起西药的花费,中药的花费只能说是毛毛雨。
  而且有一点,在卫生院治疗,他能报销的比例还会更高,他找人算过,基本花不了几个钱。
  看到范玉祥点头,杜衡说道“那行,你先去挂个号,我这边给你开住院。”
  范玉祥喘着粗气,再次感谢了杜衡便去挂号了。
  杜衡看着系统上已经有了范玉祥的名字,点开他的病例又仔细的看了一遍。等到范玉祥进来,便让他把手伸过来,他要再检查一遍。
  诊完脉,杜衡的眉梢动了一下,“来,到这边床上躺好,我给你做个查体。”
  又是一通忙活后,杜衡面色古怪的看着范玉祥。
  而这眼神可把范玉祥给看毛了,“杜。。。。。。杜医生,我这怎么了?是病情加重了吗?”
  “加重?你自己觉得,你今天的状态和前两天比怎么样?”
  范玉祥想了一下,“比前两天好多了。前两天说话都喘气,吃饭的时候,饭里的热气都能引起咳嗽。今天就好多了,走路都不怎么喘了。”
  “对啊,气促气短的毛病都减轻了,你说严重了吗?”
  杜衡有点无语的看着范玉祥,“你在肺科医院接受治疗了?还是说你这几天吃什么药了?”
  范玉祥楞了一下,“肺科医院也是今天早上才做完的检查,下午确诊之后我就回来了,没有接受什么治疗啊。哦,对了,我这几天一直吃你给我开的药呢。”
  “我开的药?我不是那天就给你开了一剂吗?”
  “是这么回事,星期五去肺科医院没检查上,他们星期六星期天门诊不上班,我这难受的不行,星期六就自己照着你的方子取了两副药。”
  “原来如此,那你一天喝几次。”
  “三次啊。”
  杜衡叹息一声,“多了。一天两次就可以。”
  幸亏就喝两天,要是多几天,保不准喝出别的毛病来。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