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这个医生不缺钱 / 019 风寒之别

019 风寒之别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刚进隔壁的病房门,杜衡脑门上青筋就开始跳动。
  下面说的明明白白,还反复强调,不要把孩子包的太紧,不要裹的太严实。
  可是现在在病房里,小小的婴儿,除了身上的棉衣,还有一层他们自己的小被子,一床小毯子,最外面才是卫生院自己的被子。
  病床边上,应该是孩子的奶奶,还在不停的给孩子掖着被角,只留下孩子的脸蛋在外面。
  孩子难受的哇哇大哭,奶奶一边哄,一边还在嘟哝着旁边的儿媳妇,而孩子妈妈拢着手低头站在一边。
  更让杜衡生气的,是吴不畏就在边上,摆弄着手里的体温计,而没有阻止这一切。
  “说了别包的这么严实,怎么就是不听。”杜衡走到床边,把孩子身上的三层被子直接拉掉两层,对着孩子妈妈说道,“把孩子外面的棉衣脱了,你这么穿着睡觉舒服吗?”
  孩子妈妈有点委屈,看看杜衡,又看看床边上的婆婆。
  “愣着干吗,赶紧给孩子脱了。房子里有暖气,身上还要盖被子,冷不着你的孩子。”
  杜衡说着往后退了一下,把孩子妈妈让到床跟前,“前面就给你说了,孩子是热毒,就是太热引发的伤风高烧,说了转头就忘。”
  杜衡从进门脸色就不好看,说话声音也有点硬,床边上的孩子奶奶倒是很明智的闭上了嘴。
  吴不畏也知道自己犯了错,放下了手里的温度计,乖巧的站到了杜衡的身边。
  这会在病房里,杜衡也不好直接说吴不畏,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温度计,便问到,“现在体温多少?”
  “37.8”
  听到这个数字,杜衡还是有点气,忍不住说道,“要是少盖两层被子,还能再低点。”
  这话即是对吴不畏说的,也是对孩子妈妈和奶奶说的。
  “行了,里面不用脱,脱个棉衣就行了。”看到孩子妈妈还要脱孩子里面的衣服,杜衡制止了她,“你出来,我给孩子检查一下。”
  高烧退去,孩子其他的病症就全暴露出来,这一次诊断就要准确很多。
  杜衡检查完,看了一眼后面站着不动的吴不畏,招手让他过来,“别站着,你过来检查一下。”
  吴不畏有点慌,但还是按照步骤开始了检查。
  这次检查的时间,比起杜衡要长很多。
  孩子奶奶和妈妈频频转头,视线在杜衡和吴不畏之间移动,可是杜衡不为所动,就站在后面静静的等着。
  “师哥,检查完了。”
  “说。”
  “患儿发烧,咳嗽,喉间有痰,黄稠状,脉浮,舌苔薄,属。。。。。。风寒之症。”
  杜衡眉头皱了一下,“说清楚,到底是风症,还是寒证。”
  “。。。。。。风症。”
  “确定一点回答。”
  “风症。”
  “病因。”
  “受凉。”
  要不是病房有人,杜衡差点一巴掌拍过去,这是一个中医大夫说的病因?
  深呼吸一口气,杜衡接着问道,“怎么治?”
  “可用扶正散邪汤。”
  杜衡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抽抽,三个问题,就答对了第一个,还回答的犹犹豫豫的。
  可再生气又能怎么办,这是自己的师弟,还得手把手的教。
  “脉浮为风,脉紧而寒。伤于风者自汗,伤于寒者无汗,这是风寒两症最简单的辨别方法,你伸手摸摸孩子的颈部和腋下。”
  吴不畏听完,便伸手触摸了一下,而孩子奶奶在另一边也探着手摸了一下。
  “发现什么?”
  “潮湿,有汗。”
  “检查不够仔细,下次注意。今天回去之后,复习《伤寒杂病论》,星期五考你。”
  杜衡顿了一下,然后对着孩子妈妈和奶奶说道,“孩子郁热在内,发窍常开邪风易入。。。。。。”
  还待再说,可看着有点迷糊的二人便解释到,“孩子体内有热,他的毛孔便会一直打开,只要稍微有点风,或者受点凉,孩子就会生病。”
  说完,指了一下刚被自己拉下来的被子和毯子,“不要让孩子太热,或者是太冷,适宜最好,就是你们穿什么,穿多少,孩子就穿什么穿多少。然后天晴,不刮风的时候,多把孩子抱出去转转,多呼吸点新鲜空气,也能增加孩子的体质。”
  孩子妈妈点头,她很赞同杜衡的话,可是家里婆婆不这样想。孩子穿多少,能不能出门,待多长时间,都是她说了算。
  现在听杜衡这么说,眼睛便看向了婆婆。
  孩子奶奶可不管,而是直接问杜衡,“医生,难治吗?”
  杜衡摇摇头,“不难,治以芩连清火而佐以疏风即可。”
  杜衡扫了一眼床头柜,上面没有孩子的奶瓶,只有一些日常用品,便猜测孩子应该还没有断奶,“孩子太小了,伤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不扎针了。”
  说完看着孩子妈妈说道,“孩子还没断奶吧?”
  孩子妈妈有点害羞,她觉得她和杜衡年龄差不多,被同龄人这么问,还是有点羞耻的。
  脑袋低了一下,声音小小的说道“还没呢,孩子奶奶说母乳营养好,两岁的时候再断奶。”
  “时间太长也不好,这么大的孩子,该吃一点主食了。既然没断奶,那我说个见效快的方子。”
  说完招呼一声旁边自闭的吴不畏,“不畏,记方抓药。”
  “唉。”
  答应一声,从兜里掏出时时准备的便签和笔。
  “大白9克,朱砂3克,巴豆霜7个去油,共碾为粉末。”
  “记下了师哥。”
  “那就赶紧去弄。”
  说完,杜衡不再管吴不畏,而是对着孩子妈妈说道,“药粉拿来之后,给孩子用乳汁冲服,每次只能用二厘,每日两次,记清楚了吗?”
  孩子妈妈赶紧点头,可是孩子奶奶却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这位医生,我可是听说朱砂有毒,我孙子这么小,能用吗?”
  “是药三分毒,西药副作用也不下,我是医生,我们会斟酌用药的,像这样小剂量使用是没有问题的。你孙子有肺炎,用朱砂的目的,就是为了杀菌、安神。”
  孩子奶奶点点头,也不知道是真懂还是假懂,反正杜衡是你问什么我说什么,他可不会直接说,其实这三样都是有毒的,而且毒性还不小。
  “那二厘到底是多少?”
  “看到那个汤勺没?就那个汤勺尖尖上那一点点。”说完,杜衡也有点不放心,便接着说道,“这样吧,待会药弄好了,你下来叫我,我给你说二厘是多少,你下次就有数了。”
  “谢谢大夫。”
  “那你们照看孩子吧。这次记得,别给孩子裹那么多了。”
  “知道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