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读趣阁 / 都市言情 / 这个医生不缺钱 / 011 生老病死

011 生老病死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梁利海爸爸下了决定,杜衡也不再犹豫。
  拿过自己的包,用酒精棉消毒之后,直接针刺人中穴和十宣穴,采用间歇刺激法,每隔三四分钟,就刺激一次。
  梁奶奶有反应,可还是没有苏醒。
  杜衡只能再一次加刺内关和足三里,最后还加上了百会穴,梁奶奶才悠悠的醒转过来。
  其实一般情况下,病人不论休克或者晕厥之后,有条件针刺人中穴,没有条件,按压百会穴都会唤醒病人。
  可现实中,按压百会穴之后,往往没有唤醒病人,反而会把病人的嘴唇弄青弄破。
  出现这个原因,无外乎两个方面。
  第一种,就是病人病情过重,基本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就像是梁奶奶这种情况,一个穴位的按压根本起不到作用。
  这个时候,一定不要强来,赶紧打急救电话,在电话里听医生的指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第二种,说起来就比较可笑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找对人中穴。使劲狂按、甚至掐病人的人中沟,不要说把嘴唇按青,就是把门牙的牙龈按出血了,也不会有效果,最后他们还得来一句,按人中穴没用。
  当然,这要是有用就怪了!
  人中穴是在人中沟,可它在人中沟靠上的1/3处。而很多人在按或者掐的时候,找的位置是人中沟的正中间,就是那个深凹的地方。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而中医名声越来越不好,除了滥竽充数的那些人之外,还有就是这样半瓶水晃荡的人。不知道从哪听来的一知半解,用了不顶事,耽搁了事情,就把问题怪罪到中医的头上。
  “哎~~~吆~~~”
  一道低沉且痛苦的呻吟传来,打断了杜衡的胡思乱想,让杜衡立马把注意力再一次放到梁奶奶的身上。
  梁奶奶费劲的睁开眼睛,脸上刹那间就爬满了痛苦的表情,杜衡甚至能看到梁奶奶身体有着轻微的颤抖。
  想到已经感染扩散的创口,杜衡无法想象梁奶奶这会承受的痛苦。
  梁利海爸爸也听到了声音,赶紧趴到跟前,低声的喊了声,“妈。”然后强忍着眼眶里的眼泪,不让它流下来。
  梁奶奶也认出了眼前的人,虽然还在因为疼痛而呻吟,眼神却慢慢变的清明。
  可好死不死的,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居然传来梁利海妈妈和姑姑的哭声,梁奶奶虽然身体疼痛,可脑子不糊涂,立马就猜到发生了什么,情绪立刻就变的激动起来。
  还没等杜衡和梁利海爸爸反应过来,梁奶奶又一次晕了过去。
  杜衡都快疯了,心里更是烦躁的不行。
  病人本身就是重病的身子,忍受着强烈的疼痛,现在又被这么刺激一下,结果可想而知。
  到了这个时候,作为医生的杜衡,也感觉到深深的无力感。
  中医是医术,是一种人用的术,它不是仙术,没办法做到起死回生。
  即便现在杜衡有系统的帮助,他也用尽了浑身解数,可梁奶奶的身子还是软了下来,并最终没有呼吸和脉搏。
  听着旁边再也忍不住悲伤的哭声,杜衡颓然的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退到了门边上。
  他能怪谁?
  怪自己医术不精?
  就刚才的两种情况,就是神仙来了,估计也没什么办法。
  老书记已经81了,身体各机能都出现了退化,骨骼也在其中。照着当时的情况,心脏复苏只要按一下,杜衡敢保证,老书记被按压的胸骨,没有一根能是完整的。
  至于梁奶奶,身体和精神两方面的打击,加上已经油尽灯枯的身子,能救醒一次,已经是杜衡医术高明了。
  难道要怪那两个哭出声的人吗?
  杜衡觉得自己没那个立场。
  自己的父亲去世了,母亲又在旦夕之间,悲伤之下哭出声,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哥杜平在后面的看的清楚,这会也是上前拍了一下自己弟弟的肩膀。他嘴笨,不知道怎么说,只能用这个方法来安慰弟弟。
  然后便开始帮着梁家人整理老人的遗体。
  杜衡深吸了一口气,收敛心情之后,也加入了操办后事的行列中。
  村子不大,只有二十来户,不论是红事还是白事,都是全村行动。
  红事还好,自己村上这点人,稍微多干点,怎么的人都是能够的。可是白事就不行了,那必须要别的村子里出壮劳力,帮着一起干,才能把事情给办了。
  尤其现在,一家居然突然出现两个老人去世,需要的人手更多。
  忙碌的杜衡抬眼看了一眼时间,而此时刚刚十二点。
  随即又跟着大家开始忙碌,拉铺草,设灵堂,一通忙碌下来,已经是凌晨三四点的样子。
  帮忙的人,看着已经布置好的灵堂,还有跪坐一圈的孝子贤孙,明白暂时没自己什么事了,便都赶紧回家补个觉。
  大家都知道,真正的忙碌,天亮之后才正式开始。
  天光放亮,还在沉睡中的杜衡被杜平拉了起来,又一次去往梁家,今明两天,将是非常忙碌两天。
  杜衡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也是卫生院的医生,算是村里的体面人。
  执事给杜衡也安排了一个比较体面的活,就是明天做记礼簿的人。
  不过现在,杜衡还是要帮着大家干点杂活,在这个场合里,你是不是大学生,是不是医生,是不是体面人,其实并不重要。
  不过今天杜衡还有事情,要看着吴不畏给那个面瘫的病人做二次治疗,所以看着买菜的车要走,他便搭了个顺风车。
  杜衡刚到卫生院换好衣服,吴不畏哼着歌也进来了,看着杜衡发红的眼睛,吴不畏关心的问道,“师哥,你眼睛怎么这么红,没事吧?”
  杜衡此时也觉得眼睛干涩难受,使劲的眨巴了几下之后,招呼吴不畏往楼上走,“没事,村里老人去世了,帮着忙活了一晚上。赶紧上去做治疗吧,做完了,我还能抽空睡一会。”
  到了病房,就见李娜婷在正给病人喂药。
  看着两人进来,李娜婷直接问道,“杜医生,你答应我的奶茶呢?”
  “奶茶?”
  吴不畏眼神揶揄的看向了杜衡,他觉得杜衡和李娜婷之间可能有点什么。
  杜衡脑袋蒙了一下,随即又想起,昨天好像答应过,便说道,“说好的是星期一上班给你买吧?这会刚从山上下来,又是大早上的,从哪给你买奶茶去。”
  说完也不管李娜婷是不是不高兴,而是对病人检查了一下,“还行,左边脸上的肌肉有明显的恢复迹象,药就不调整了,继续这么吃就行。”
  看了一眼噘着嘴的李娜婷,杜衡笑着说道,“行了,答应你的,绝对给你买。而且到了明天,病人应该就不用你喂药了。”
  李娜婷听见这个,可比买奶茶还高兴。
  伺候人,搁谁身上也不愿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