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这石碑,还有么? 新

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这石碑,还有么? 新

说到这儿,苏航顿了顿,“要不,换写我的名字试试?”
  
  晕,两人都很无语,敢情苏航说了这么半天,就是想占个便宜,这小子居心不良啊!
  
  想把自个儿名字写进上去,想得挺美!
  
  这时候,陈小利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命运会这么无情,会无视我的努力……”
  
  苏航苦笑,“有些事情,不是你不相信,他就不存在的,所谓命运无常,谁又能去左右他的思想呢?”
  
  陈小利摇了摇头,“那如果你是命运,我向你请封,你会允我么?”
  
  陈小利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航,隐约间,眉宇深处,似乎有几分的忐忑,又有几分的期待!
  
  苏航一听,乐了,“倘若我是命运,以小利姐和我的关系,自然是会允的,这就和如果小利姐你是命运一样,如果我向你请封,你肯定也会允我吧?”
  
  陈小利闻言,嘴角微微弯起一丝孤独,“那是当然!”
  
  眉开眼笑,连同旁边的陈大胜,在听了苏航这句话之后,都似乎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
  
  苏航指了指那块石碑,“所以,这还要我帮你写么?那么多界王都写不上去,难不成我比界王还厉害?”
  
  写个名字,太简单了,但正是因为太简单,苏航才觉得太妖异,怕被坑。
  
  因为他觉得陈大胜没有跟他说实话,这里头肯定有事。
  
  王炸说的对,除了你的父母,没有任何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陈大胜说,要大气运者才能写,这就不由得让苏航产生联想,写这名字,会不会伤自己的气运?
  
  毕竟,气运这东西虚无缥缈,自己又看不见,伤没伤,自己也不知道。
  
  还有,为什么让自己来写,自己写了之后,让陈小利成为界王,那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界王之路呢?
  
  荐于这诸多的顾虑,苏航是肯定不会贸然的帮陈小利去写这几个字的,因为他始终觉得,写这字,肯定会被肯。
  
  两人沉吟了一下,陈小利转而对着陈大胜道,“大胜,去试试!”
  
  陈大胜点了点头,直接朝那是石碑走了过去。
  
  苏航有些错愕了,陈大胜这是准备自己上场?刚刚不还让自己上么?这会儿怎么又……
  
  转而疑惑的看向陈小利,陈小利只是笑笑!
  
  却见陈大胜走到碑前,直接腾空飞起,右手飞舞翻腾,不消片刻,陈小利的名字便被深深的铭刻在了那石碑之上。
  
  陈大胜从空中落下,慢慢的退到了陈小利的身边,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碑上的文字。
  
  一秒,两秒,就好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两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看着石碑,苏航能够感觉得到,这兄妹二人的心情,此刻肯定非常的忐忑。
  
  过了好一会儿,石碑上的文字并没有消失的迹象,这时候,陈大胜和陈小利才松了口气,二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眉宇之间都忍不住的喜悦。
  
  “这不是写上了么?”苏航忍不住问了一句。
  
  心里相当的纳闷,这两个人,在玩什么,刚刚逗着自己闹呢?
  
  陈小利笑了笑,“本想看看你有没有义气,想不到,你是真没义气,连帮我写个名都不肯!”
  
  “额!”
  
  苏航干笑了一声,“小利姐,你们这是玩的那一出?”
  
  陈小利摇了摇头,“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了,我们之间的因果,就这么了了吧!”
  
  “了了?”
  
  苏航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刚才发生的事,让他一头雾水,得找个机会,和陈小利好好谈谈。
  
  先放下心中的疑惑,苏航转脸看了看那块石碑,石碑上陈小利的名字,依旧没有消失,反而绽放着些许的金光。
  
  冥冥之中,苏航仿佛抓到了些什么,但是那个想法有些不切实际,让苏航理不到头绪,索性先抛诸脑后,之后再好好的理理。
  
  “这就算成为界王了?”苏航瞧了瞧石碑,又瞧了瞧陈小利,这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陈小利苦笑了一下,“不要着急,接下来我会闭关一段时间,既然命碑已经刻上了字,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突破界王境了吧!”
  
  陈小利说的不确定,但是看得出来,陈小利的心中是充满了自信的。
  
  “那,我在这里先恭喜小利姐了!”苏航深吸了一口气,心中莫名的有几分小嫉妒,小羡慕。
  
  转而看向陈大胜,苏航道,“前辈,这命碑,还有多余的么?”
  
  陈大胜一听,不禁笑了,“你这小子,也想通过这种方式,成就界王!”
  
  苏航苦笑了一下,“既然有此捷径,当然该尝试一下!”
  
  陈大胜道,“就这一块碑,就耗尽了我们几个多少心力,你想要,也行,只要你等得起!”
  
  这样一块石碑,要孕育,肯定是要花上不少时间的,让苏航等,等得起么?
  
  一点都不现实!
  
  别说让他等上百万千万年,就算让他等个十年八载,他都嫌长。
  
  ……
  
  离开了命运神殿,苏航怀揣着几分心事,上了銮轿,苏航一直都没有说话。
  
  “想什么呢?”陈大胜问了一句。
  
  苏航抬头看了陈大胜一眼,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陈大胜笑了一下。
  
  苏航了,“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但说无妨!”陈小利道,这时候的陈小利,已经收了命碑,沉浸在喜悦之中——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