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三国之生化狂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新仇旧恨算总账!
    “文远?父亲呢?”吕玲绮策马而上,望着那空荡荡的战马,吃惊的问道。
  
      那迎面而来的黯然之将,正是吕布麾下大将张辽。
  
      高顺也策马上前,惊叫道:“文远,怎只有赤兔马和方天画戟,主公何在?莫非是受伤了不成?”
  
      张辽翻身下马,跪倒于吕玲绮跟前,一脸沉痛道:“末将无能,没能保护好主公周全,请小姐治罪。”
  
      此番话,竟似吕布已遭不测一般,吕玲绮听着花容大变,眸中瞬间涌现惊怖之色。
  
      “莫非,吕布竟未能杀出重围不成……”
  
      袁方也意识到什么,缓缓拨马上前。
  
      吕玲绮则一跃跳下马来,冲上去一把将张辽揪起,厉声道:“张文远,你给我说清楚,父亲他到底怎么了?”
  
      张辽低垂着头,默默道:“我等随主公突围出濮阳,本想从北岸逃往平原投奔袁州牧,谁想那袁熙以一万大军,沿途围追堵截。就在一天前,我们在东武城附近,中了袁熙的埋伏,主公身负数箭,不幸坠入了黄河之中。我等救之不及,只能带了赤兔马和方天画戟,拼死杀出重围,主公他想必已……“
  
      张辽声音沙哑,已是说不下去。
  
      身负数箭,人又坠入黄河之中,几乎是九死一生,可以说,吕布几乎已无生还的可能。
  
      “主公——”高顺已是一脸悲怆,恨得咬牙切齿。
  
      吕玲绮则茫然失神。整个人怔怔的呆在了那里,犹豫冰冻了一般。
  
      性情如男儿的她,虽极力的克制,但袁方却看得出,她的眼中已填满了悲愤之色。
  
      左右颜良、鞠义等袁方嫡属将领们,皆面面相觑,唏嘘不已,感慨之余,却都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都私下觉得,吕布是个巨大的威胁。今吕布死了。他们自然要松一口气。
  
      袁方下得马来,轻轻将手放在吕玲绮的肩头,叹道:“没想到,我们还是迟了一步。玲绮。不要难过。也许令尊并没有死。”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袁方这话倒也没错。
  
      只是。身负重伤坠入滚滚黄河中,若这还能活下,那简直是天大的造化。
  
      袁方这番话,在吕玲绮听来,也仅仅只是安慰而已。
  
      蓦然间,吕玲绮将脸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即使刚烈如她,也需要一丝安慰。
  
      她却没有嚎陶大哭,只是头枕着袁方的肩膀,默默无声的低啜,丝丝缕缕的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袁方的肩膀,让他感觉到一丝湿润。
  
      袁方伸出手来,轻抚着她的背,这个时候,也只能这样安慰她了。
  
      片刻后,吕玲绮猛然抬起头,拭干净眼角的泪痕,脸上再无女儿家的伤感,只余下狂燃的复仇之火。
  
      她瞪向张辽,喝问道:“张文远,我问你,曹贼是如何攻破濮阳城的?”
  
      “都是魏续、宋宪和侯成这三个叛贼,若非他三人暗通曹操,偷开城门,濮阳城也不会被攻破?”张文远恨恨道。
  
      袁方心头一震,猛然间想起了沉埋的记忆。
  
      他记得,原本的历史上,魏续、宋宪和侯成三人,对吕布就没什么忠心,下邳一役,也正是此三人背叛,才是吕布城破被擒。
  
      “魏续——宋宪——侯成——”
  
      吕玲绮将那三人的名字,咬牙切齿的默念数遍,仿佛要将仇人的名字,深深刻入心中。
  
      接着,吕玲绮忽又想到了谁,于败兵中扫视了一眼,喝问道:“陈宫呢?陈宫人又何在?”
  
      陈宫乃吕布麾下首席谋士,今理应随吕布败逃突围。
  
      张辽却又是一叹:“濮阳突围,北渡黄河后,陈宫劝主公去投袁绍,主公不听,那陈宫便趁夜偷偷脱离了队伍,想来是去投奔袁绍了。”
  
      听得张辽之言,袁方点头道:“陈宫乃兖州名士,今虽败于曹操,但与袁绍却并无怨仇,以他的声名,在袁绍那里应该还会谋得一个不错的职位。”
  
      吕玲绮秀眉深凝,眼眸中涌动着愤恨的烈火,显然在怨恨陈宫的背弃,似乎,她已经把陈宫,也加入到了她复仇的名单当中。
  
      万军之前,鸦雀无声。
  
      张辽、高顺,乃至吕布那两百败兵,都望向了吕玲绮,等着她做决断。
  
      吕布坠河失踪,就意味着吕玲绮,成了这些残留部曲的少主,何去何从,都将由吕玲绮决断。
  
      蓦然转身,众目睽睽之下,吕玲绮忽然单膝跪倒在了袁方面前。
  
      她仰视着袁方,拱手沉声道:“玲绮和一众兄弟们,已无依无靠,今愿归顺于州牧,奉州牧为新主,万望州牧收留。”
  
      她做了决定,决心率吕布残部,归顺于袁方。
  
      吕玲绮这么一跪,高顺和张辽也先后跟着跪下,皆称愿奉袁方为新主,请袁方收留。
  
      袁方看着伏跪于前,这些吕布的女儿,和他的旧将们,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似高顺这样的良将,袁方早就欣赏万分,却固顾念其忠义,只好让高顺以客将的身份,留在自己身边效力。
  
      如今,高顺这般表态,已算是正式成为袁方的部将。
  
      除了高顺,更让袁方欣喜的是,连张辽也要投奔自己,奉他为新主。
  
      那可是张辽啊,原本历史中,魏之五子良将之首,智勇双全,镇守淮南,多少次杀得吴国闻风丧胆。
  
      这样一员栋梁之将,要归顺于袁方,这叫他如何能不喜出望外。
  
      尽管袁方没有趁人之危的想法,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吕布这么一死,竟是意外的让他从中获利。
  
      环视伏跪的众人一眼,袁方俯下身来。将吕玲绮扶起,郑重道:“既然你们看得起我袁方,今后我们就并肩而战,共创一番大业。”
  
      此番豪言,便是表明收纳了他们。
  
      “多谢主公。”吕玲绮改了口,转呼他为主公。
  
      其余高顺、张辽等吕布旧部,也皆改称袁方一声主公。
  
      袁方微微点头,坦然接受他们的拜见。
  
      这时,吕玲绮却又恨恨道:“主公,臣父为曹操所逼。为魏续三将所叛。又被陈宫所弃,今还为袁熙给害死,这些人都是玲绮的仇人,玲绮恳请主公为我做主。替我报仇雪恨。”
  
      袁方神色微微一动。他就知道。吕玲绮率部归顺,除了走投无路之外,必还有想借他之力。替父报仇的用意在内。
  
      袁熙乃袁方死敌,这自不用说。
  
      曹操当初无故相侵,助袁绍兵围高唐,今又要跟他争夺中原,自然也是敌人。
  
      至于陈宫、魏续等人,他们分属袁绍和曹操,自然也是袁方之敌。
  
      吕玲绮的这些仇人,恰恰也都是袁方的敌人,即使没有她所请,袁方也要跟这些人血战到底。
  
      于是,袁方想也不用想,慨然道:“今你既归附我袁方,你的仇敌,便是我袁方的仇敌,我必会为你报仇雪恨。”
  
      吕玲绮大喜,拱手感激道:“多谢主公。”
  
      这时,张辽突然跃起,指着西面道:“主公,那害死温侯的袁熙,就在几十里外的东武城,主公今有大军数万,何不趁机袭破东武,一举击杀了袁熙那狗贼。”
  
      听得“袁熙”的名字,袁方立时火冒三丈,无尽的怒火从心底狂燃而起。
  
      他想起了当年袁府中,袁熙是如何仗着嫡子身份,厮压他,轻视他的种种恶行。
  
      他又想起,当年那场比试中,袁熙是如何不择手段来陷害他,又是如何向袁绍屡进谗言,欲置他于死地。
  
      甚至,袁熙这厮,还险些抢走了自己的爱妻甄宓。
  
      袁家诸兄弟之中,袁熙是仅次于袁谭之后,袁方的第二号仇敌。
  
      没想到,这厮会被袁绍从并州调往这里,还逼杀了吕布,成了吕玲绮以及张辽等人的仇敌。
  
      “袁熙,这是你自己往枪口上撞,新仇旧恨,是到了一并清算的时候了……”
  
      鹰目之中,凛烈的杀机,已疯狂的沸腾。
  
      毫无迟疑,袁方一跃上马,碎颅棍指向西面,厉声道:“大军直奔东武城,今天,我要跟袁熙这狗东西清算总账!”
  
      号令传下,吕玲绮、高顺和张辽三将,无不感激振奋,复仇火狂燃。
  
      两万多大军,再次开拔,浩浩荡荡的向着东武城杀城。
  
      ……
  
      东武城。
  
      县衙大堂中,肉香四溢,舞乐靡靡。
  
      袁熙高坐于上首,正饮着美酒,欣赏着堂前舞乐,一脸的得意。
  
      侧首处,陪坐的部将蒋奇,则举杯笑道:“公子先取并州,今又诛杀了吕布,实可谓英武雄略,功勋着著,主公闻知,必会对公子更加刮目相看,末将先在这里恭喜公子了。”
  
      袁熙哈哈大笑,脸的得意之色愈重,一杯酒欣然饮尽。
  
      蒋奇又感叹道:“当初主公兵进青州,去讨伐袁方那逆贼,可惜没让公子出马,若不然早就灭了那逆贼,也不会似大公子和四公子那般,被那逆贼所败,无功而退了。”
  
      提及袁方,袁熙的脸上,立时涌现丝丝阴冷的怒意。
  
      他紧攥酒杯,咬牙切齿的冷哼道:“袁方这卑贼的小畜生,敢把我到手的妻子夺走,这夺妻之恨,我早晚必报!”
  
      蒋奇忙道:“主公灭公孙瓒,夺幽州已成定局,到时挥军南下,必以公子为开路先锋,以公子之神武雄略,灭了那袁方还不是抬手之间的事。到时候,那位甄美人,还不是得投入公子的怀抱,嘿嘿~~”
  
      蒋奇的奉承,令袁熙极是受用,不禁哈哈大笑,愈加的狂傲。
  
      大笑声中,一员将兵却急奔而入,惊叫道:“公子,大事不好,城外突然出现袁方旗号,数万敌军似有攻城之势!”
  
      笑声嘎然而止,袁熙骇然变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