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山沟皇帝 > 第七百九十八章 陈立夫入城见闻
陈立夫一行人的马车在寒风中晃晃悠悠,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后才是抵达金陵城外,这抵达金陵城外的时候,陈立夫从马车上的窗口向外看去,看见一群青壮在寒风中正在修路,朝着远方看去,修路的青壮怕是不下上千人,从这附近一直延伸到了城墙附近,而远处的沟渠,也是有着大量的青壮正在挖沟开渠。
  
  这些青壮一旁还有伪唐贼军手持刀剑长枪在一旁监督看管着。
  
  看到这一幕,陈立夫立马就是皱起了眉头,然后喃喃道:“苛政啊,刚夺取江南,就是要大兴土木!”
  
  叹了口气后,他干脆是让马夫把马车前的帘子都是拉起来,然后朝着继续看去。
  
  此地距离城门已经不算远了,远远望去,城门处有着一大群人正在等待着入城,而城头上,依稀可以看见不少的伪唐军士正在巡逻城头,城头上还摆放了众多千斤重炮。
  
  马车继续前进,这越是靠近城门,这官道上的人和马车也就越多,等到城门处数十米外,竟然是变的拥挤不堪起来,前面的一大群人竟然是在排队缓慢入城,两侧有着不少穿着黑色公服的巡警维持秩序。
  
  此外还可以听见城门口有人偶尔朗声道:“入城后要准守秩序,不得乱扔垃圾,不得随地大小便,不得乱过马路,违者重罚!”
  
  不过陈立夫一行人的车队也是在人群里停了下来,此时不用陈立夫吩咐,管家已经是带着个小厮上前,准备找把守城门的巡警说两句话,让他们先入城。
  
  他们家老爷乃是进士身份,岂能和那些泥腿子们一起排队等候,这有失体面!
  
  等这管家上前说明了来意后,一旁的巡警倒是没有阻拦他,也没有索贿之类的行为,而是指了指旁边的小门道:“那边是快速通道,你们不想排队就从哪里进去!”
  
  一听这话,管家这才转头望去,果然,城门外,被几个木栏隔离开来,其他两条是普通的通道,人群一次要经过搜查排队入城,还有另外一条通道却是没有什么人。
  
  但是等他走进了一看,上面却是竖着一个牌子,上面有一行大字:“快速通道,免除排队,一人一两!”
  
  看到这个,这管家的脸色有些怪异,但是自然是不敢在巡警面前说什么,当即就是快步走了回来,然后禀告给了陈立夫。
  
  陈立夫一听,这入个城就是要一人一两银子,而他们这一行人十五人,岂不是要十五两银子?
  
  他们陈家虽然是士绅之家,但是听到这个数字也是忍不住咋舌,这伪唐贼子是想钱想疯了。
  
  但是让他堂堂一个进士之尊,去和那些泥腿子们一起排队入城,这却又是万万不可的,更何况他还带着夫人和小妹呢。
  
  当即就是道:“走快速通道入城吧!”
  
  管家听罢后,这才是点头,然后准备去缴费入城,此时边上的一辆马车也是朝着快速通道驶去,不过到了那里却是被拦了下来,马车外的一个长随模样的人囔囔着:“我们王家乃至溧阳望族,凭什么走不得这快速通大道!”
  
  那料,那巡警却是讥笑一声:“区区几两银子都拿不出来,还望族呢,不想交钱就到一边乖乖排队!”
  
  不用多久,那辆马车就是乖乖走到一旁的队伍里排队去了,这入城一人一两银子,这可真不便宜,再说了排队也就是多等一刻钟的事。
  
  为了区区一刻钟的等候就多花好几两银子,不值当!
  
  陈立夫看着略微摇了摇头,虽然听着感觉乖乖的,但是他感觉那巡警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不过是区区几两银子而已。
  
  管家上前交了足足十五两银子后,陈家一行人在众多人的羡慕和惊叹之中,直接通过了快速通道入城,旁人还有人发出惊叹:“这是那户大家族啊,乖乖,那可是十五两银子呢,这一眨眼就给出去了!”
  
  “刚才我听那管家说了,这是金陵东陈家,要不然的话,寻常人家哪有这等派头!”
  
  “东陈家,就是那个一门三进士的陈家?”又有人惊叹道:“怪不得,怪不得……”
  
  听见这些话,陈立夫因为给了十五两银子而带来的一点小郁闷,瞬间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钱,似乎花的不怎么冤枉啊!
  
  入城后,陈立夫干脆是坐在了马车前头的一边,张望着金陵城的街道和商铺,因为他刚进城就发现,这金陵城和以往似乎不太一样了。
  
  街道还是原来的街道,街道两旁的商铺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却是很怪异的给了他一种大变样的感觉。
  
  因为这街道上竟然是干净无比,没有乱扔的垃圾和杂物,街道两旁的商铺,原来违规占据的街道,也是消失不见了。
  
  整个街道看起来,竟然是给人带来一种清爽的感觉!
  
  此外还有一点相当怪异的是,他竟然是没有在街头上看到乞丐流民。
  
  要知道,即便是金陵城乃是江南最为繁华的城池之一,但是乞丐依旧是少不了的,尤其是冬天的时候,街头墙角随处可见衣食无着的流民乞丐,深冬时经常都有乞丐流民被冻毙。
  
  但是现在,他却是一个都没有看到!
  
  带着疑惑,陈立夫继续看着金陵城的景象。
  
  车队路过一处人流众多,马车众多的路口时,发现了路口中间有着一个巡警正在维持秩序,当一个路口的行人和马车前进的时候,其他三个路口的人都是被拦了下来。
  
  这一先后通过之后,陈家的车队只花了少许等待的时间就是通过了,而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事。
  
  嗯,以往陈家的陈队不用等待,就能够横冲直撞通过,因为他们是陈家的车队,但是如果是普通的马车,恐怕是要等待许久都过不了了,而且还发生了众多的马车、马匹、行人之间的事故。
  
  金陵城有些大,而他的老友的家宅住的离他入城的城门有些远,所以他是先把夫人和小妹送到了夫人娘家后,这才带着几个随从继续前往老友家。
  
  这又是走了很长一段路后,这才是抵达老友府上。
  
  他的这个老友,名为钟蔡,乃是他的同窗好友,并且也是他的科场前辈,比他早一科中士,不过和他一样,同样是因为弹劾重臣而被罢官,不过陈立夫弹劾的是严嵩,而钟蔡弹劾的是王以旗。
  
  结果,这两人先后间隔一个月内被罢官!
  
  说起来,都是倒霉的娃,试图弹劾重臣扬名立万没做到,却是落了个丢官去职的下场,说起来都是一把伤心泪。
  
  很快,这一堆难兄难弟就是齐齐落座,此时,陈立夫也是忍耐不住问起了这城内的状况来。
  
  虽然说陈立夫也是订购了大唐朝报,而且是大唐朝报的忠实读者,但是大唐朝报上说的事一般都是大事,寻常小细节的事自然是不会说的。
  
  所以对大唐王朝的很多事,他依旧是只能道听途说,更何况,他对入城的是否会所遇到的诸多事也是大感困惑。
  
  “这快速通道一事,虽说方便了我等士绅,但是确有不公之嫌啊,小弟可是从未听闻,这李唐还有这等事啊!”两人说开了之后,陈立夫就是如此问道。
  
  钟蔡听罢,呵呵一笑:“据为兄所知,这入城费一事以前的确是没有的,是最近几天才在我们金陵城里施行,普通人入城,走普通城门自然是不用钱的,而如果不想要排队的话,就可以花上小钱走快速通道入城。
  
  至于为什么要设这快速通道,自然是为了敛财!”
  
  “敛财?”陈立夫顿时面露不解:“这李唐税赋之重,历朝历代都是未曾有过的,据传这李唐赋税一年可达千余万两,税赋之重以至于民生困苦,这收了如此重税为何还没有钱,何至于要做这等小事敛财?”
  
  钟蔡听罢却是略微一笑:“这李唐收的钱多,但是他们花的钱也多啊,据传其单单陆军军费,一年就要一千多万两了,海军还得几百万,而且他们还有一个近卫军,这一年下来,这收的一千多万两银子那里够用啊,其他的不知道,但是我有一昔年同窗正在李唐礼部任职,他说他们的衙门里时常欠俸,为了凑齐办公经费,都是弄了个皇家出版社编书印书出售呢,还说如果没有这个皇家出版社,他们礼部的大半官员都得喝西北风!”
  
  “这么严重?”陈立夫道:“这看起来不像啊,前些时候小弟还听闻李唐设立的京师巡警局,一次性就招募五百名巡警呢,而且这些还都是发饷的!”
  
  钟蔡道:“此时不假,我有个家生子也是去应募考上了,这巡警虽然有前朝衙役之嫌,不过这李唐官制有些特殊,这巡警也是有官身的,最低等的巡警就是从九品。至于京师巡警局为什么招募这么多巡警,自然是因为没这么多人不行,偌大的一个金陵城,这区区几百个巡警怕是都不够用了,至于用什么钱养他们,我想,陈兄应该也能够猜得出来了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