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玄门真祖 > 第1907章求清净

第1907章求清净

雨水还是下个不停,不过现在的雨势比之前小了许多,不再如开始时倾盆而下,站在雨中也可以睁开眼睛了,大宅中,漫过了小腿的积水也慢慢地回落了下去。
  
  李含玄左手撑着雨伞,轻飘飘的踩在水面上缓步而来,头上脚下一丝雨水也没有沾到,仿佛站在真空中,纤尘不染……
  
  李含玄来到了院中的玫瑰苗圃前停下了身形,在暴雨的侵袭下,原本开的正艳的各色玫瑰一时间花瓣零落,吸饱了雨水的泥地上铺满了花瓣,一朵朵碗口大小的花朵这时也在枝上垂下了头颅,仿佛女子淋雨后模糊的妆容,显得极为狼狈……
  
  “你问我所为何来,呵呵……我是来寻找清净的,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将它还给我。”李含玄站在一株花树前,伸出食指逗弄着垂头丧气的花朵,淡淡地笑道。
  
  这是什么狗屁答案?
  
  寻找清净?
  
  这又是什么意思?
  
  赵申当即勃然大怒,“小子,你这是来消遣我们的呢。”
  
  说着,他正要准备命人动手,将这个疯子赶出门去,赵擎天突然伸手阻止了他,赵申不解的向着老爹脸上望去,觉对方此刻望向李含玄的神情中竟然是一片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不至于吧,这分明只是个小孩子,赵申心中诧异无比……
  
  所谓三品先天,二品炼神,一品返虚。
  
  赵擎天此刻的修为已经来到了二品的绝颠,摸到了一品大宗师的门槛前,心神纯净而又凝实,隐隐可以感受到某些天地规则的存在,心灵也越的通透而灵敏。
  
  肉眼看去,李含玄虽然气质不错,好似有些仙风道骨,却看不出丝毫的狰狞,站在那里仿佛就像个最普通不过的少年。
  
  不过,冥冥中,他却隐隐的从对面那个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威胁,仿佛对方体内酝酿了一座汹涌澎湃的火山,一旦喷出来足可以毁灭一切,将他连同这片宅园化为飞灰。
  
  少年就站在那里,是黄天、是厚土、如苍穹般无垠,又如日月星辰般高不可攀……
  
  在赵擎天的心神感应下,李含玄恰如一片混混沌沌,其深不可测,其高而不可量……
  
  “少年,你来错地方了,想要去寻找清净,应该去庙里才是,我这里可没有你需要的东西。”赵擎天捋着胡须,面色阴沉如水。
  
  李含玄并没有答话,而是扭头看向了左手边的空气中,轻轻地笑道:“你又来了,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啊!”
  
  众人看得不解,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望着李含玄。
  
  他在跟空气说话吗?
  
  这是个疯子吧?
  
  然而,赵擎天却不同,他虽然看不到有人的存在,却在那里感觉到了一丝丝阴冷的气息。
  
  众人肉眼难见,死神此刻却在与李含玄并肩而立。
  
  听到了李含玄的话,死神不答,却看向了赵擎天,黑雾萦绕的后面,似是射出了两道炽热而又贪婪的目光……
  
  李含玄顿时了然,伸手在花朵上扯下了一片花瓣,笑道:“原来你是为了他而来。”
  
  炼神修为的武者,灵魂当然是美味的很了,对于死神来说充满了诱惑力,可天地自有规则存在,祂虽然掌控灵魂,却不能操纵生死,个人有个人的命数。
  
  赵擎天的灵魂虽然美味,对祂有着致命的吸引了,可是祂却不能亲自动手,只能等赵擎天自己死去,祂才可以摘取那美味的果实。
  
  不过,这些话祂不必对李含玄讲,活人的事情也不许要祂来插手,祂只是等着便是了,反正萦绕在赵擎天眉宇间的那一缕死气是骗不了人的。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祂只要等着就可以了……
  
  “嗯哼……”
  
  这时候,林克终于缓过劲来,嘤咛一声清醒了过来,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始眼眶里没有丝毫的焦距,可等看到了李含玄的身影,激灵打了个冷颤,瞳孔都快缩成针芒。
  
  他永远都忘不了,李含玄轻描淡写间借用雨珠将一众同伴打成破麻袋的一幕。
  
  不过,好在赵氏父子就站在他的跟前,无形中给了他莫大的勇气。
  
  “就是他!他是个恶魔,杀死了李彤辉他们!”林克指着李含玄对赵氏父子喊道。“堂主,你可一定要为他们报仇啊!”
  
  赵氏父子听到这里脸色就是一变,他们似乎有些明白李含玄来这里的缘由了。
  
  虽然没有交手,赵擎天却没有必胜的把握,就算是猜到了一些什么也不会贸然出手。
  
  赵申看到了老爹脸上的凝重,他同样是沉默无语,一切以老爹马是瞻……
  
  父子二人没有理会林克的哀嚎,只是充满戒备的凝视着李含玄,半晌,赵擎天终于开口说话了:“少年,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还是老实交代,来我这里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这时候,天残地缺突然从后院中走了过来,等他们看到了李含玄的身影时,苍老的面上堆满了惊容,二人实在想不到李含玄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了。
  
  会英楼那一段经历,几乎已经快要成为他们的梦靥了。
  
  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可等现在看到了李含玄的身影,他们才恍然惊觉,事情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李含玄也现了天残地缺的到来,朝着他们淡淡一笑,却把二人吓得不轻。
  
  二老对视一眼,这些年来同吃同住下培养的默契终于是起了作用,眼神只是微微触碰他们就几乎是统一了意见。
  
  两人遥遥冲着李含玄躬身一礼,缓缓地退了出去。临去时,二人又看了赵擎天一眼,视线中充满了怜悯。
  
  他们只是跟赵擎天等价交换而已,赵擎天收留他们,给他们养老,而他们为赵擎天效力,保护家宅的安宁。
  
  他们之间的关系仅此而已,却犯不上为了赵擎天的三餐赔上自家的性命……
  
  望着来的匆匆去也匆匆的天残地缺,赵氏父子一时间陷入了茫然……
  
  赵申突然心中一颤,从天残地缺看到李含玄的表现中似是想到了些什么。
  
  少年、背后背着篓筐、天残地缺脸上的惊恐……一切的一切,让他想起昨天卢悦台他们三人从会英楼回来后的情景……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