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风水墓穴 > 第四十九章 望月沙金

第四十九章 望月沙金


  我有些头昏眼花,身体摇摇晃晃地扶着棺材。等我靠近的时候,看看棺材下面是一个石台,并不是整体的棺材。石台上有个风眼,发出呜呜地风声。
  房间里震动越来越大,我们的耳膜几乎被震破,用了很大的精力捂住耳朵才好受一些。
  可我扶着棺材,里面的尸体似乎有黑雾慢慢往外飘出。虎子过来扶我的时候,看着棺材里的黑雾,嘴里哎了好几声,等我扭头看的时候,才发现棺材里飘起来一个黑色的人影。
  黑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在空中不断地嚎叫,借着闪烁不定的灯光,墓里的气氛变得异常恐怖。
  虎子大喊一声:“彪子,革命的敌人封建资本主义复活了。”他顺手从包里拿出铁铲,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马步,面对着前面扭曲的鬼影。
  我看着他的架势,分明是太过于害怕,才特意打了马步,以免自己摔倒在地上。而李柔那边有些难过了,几乎坐在了地上,慢慢地往后面退。
  我忍住震动的声音,迅速退了一步,鬼影像是一个饿了的人看到了一块肥肉,向我扑了过来。还没到我身前,就感觉一股极度的寒气在我身体里游走。
  虎子大喊说:“彪子,革命火种了解。”我头也没回,只是用余光看到虎子从手里扔了一个东西给我。
  我顺手一抓,一个冰凉的感觉穿过我们手心,让我浑身一震。起初以为他扔了一根大冰棍给我,可扭过头看的时候,才知道是他手里的黑驴蹄子。
  男人上了年纪都会莫名的感动,现在看他把唯一辟邪的黑驴蹄子扔给我,顿时让我心里一暖,还是相信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黑驴蹄子本身就可以辟邪,如今上了香台,受了贡品,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驱赶脏东西。
  我还没抬起手的时候,鬼影直接一下把我推倒在地上,疼得我半天起不来。甚至我怀疑虎子给我了一个假货,这鬼影明显不怕。
  虎子用铁铲拍了几下,都落了空,有些揶揄地说:“这鬼东西是鬼魂吗?要是来个大粽子我们还能对付,现在这东西扑朔迷离,完全打不着啊。难道想我这样文武双全的人,就要死在这里了?”
  对于虎子的自恋,我一点也没有心思笑,这鬼东西如同我碰上鬼新娘一样,只要黏上你就跑不了。可就刚才虎子的话提醒了我,顿时对着李柔喊:“李柔,快把火把扔给我。”
  她先是一愣,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还是一下就扔给了我。当结果火把的时候,发现握手的地方有些烫了。我突然觉得这个便携式火把有些鸡肋,明知道这金属能导热,还要这么设计,难道这东西以前没有见过。
  接过火把以后,就往棺材前跑,里面的风口依旧吹得呜呜作响。我二话不说,直接把里面的尸骨给点燃了。
  尸体进过多年的风化,已经十分地干瘪,身上破烂的皮裘成了助燃物。不到一分钟,棺材里就燃烧了起来,再加上风口的吹渡,反而成了一个破烂的风箱,瞬间燃烧了起来。
  这会我心里真美滋滋,想着鬼影已经被我烧死了。可转头一看,它竟然还再我的面前,朝我一推就飞了出去。我被重重地撞在墙上,罗盘也飞了出来,一口老血喷在了上面。
  我咳嗽了两下,一手抓起地上的罗盘。把火把朝着鬼影扔了出去,企图在革命道路困难重重的时候,做出一点贡献。可最后,一点效果也没有。
  阳子问看着没了办法,从包里拿出一个奇怪的包裹,上面还有一些引线。他二话不说,直接就往火里扔。李柔出手这么一挡,嘴里喊着不要。但依旧让在了火把旁边。李柔又喊了一声:“炸弹!”
  我心里一惊,革命还没结束,就用大规模杀伤力,这是要把人活埋在墓穴里。
  爆炸过后,墓穴里的泥土比较夯实,并没有因为这次的大行动而罢工,只是有一条裂缝裸露出来,月光顺着裂缝,照在佛祖的身体上。
  我看着破碎的佛像,起初我并没有在意,可看到金光闪闪的东西的时候,我顿时有些把持不住了。
  这金光闪闪的东西居然是一些金沙,被藏在高大的佛象中。虎子顿时有些心疼地说:“万恶的封建主义,太糟蹋宝贝了。”
  我没有理会他,就刚才佛像被炸开以后,声音消失,随之而来鬼影也消失不见。现在我小心地戒备着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放松下来。
  地上的今沙很细,差不多有半个米粒那么大。佛像是被掏空了一部分,然后从后面藏住金沙。这种模样方式当我有些惊讶,无论是风水布局还是陪葬,都与我们汉族略有不同。
  这里虽说有山有水,山后还有山,如果大型公墓可以选这样的风水,其名为父母山。可山体中植被较少,算得上秃山,有些凶厉之相。
  在古代特别是两国交战的时候,将军容易遭小人记恨,即使主外征战沙场,可免不了内部斗争。而人这么一死,难免有一口怨气。当年论钦陵死后,免不了一些极端部下。可风水最为神秘,如果安葬在风水宝地,其中的气运也会影响活人。更何况这佛像纳金,更具有一定的晦气。
  我们初步商量了下,觉得其他墓里也是如此,里面可能有金沙,但危险太大。这次纯粹是抱着游玩的心态,如果丢了小命就不好看了。
  江燕一旁特别气定神游,似乎刚刚对付鬼影的时候并没有出力,但刚刚场面太混乱,我没有注意,只好放在一边,之后再说。
  我们把这里的金沙全部装进口袋,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金沙想秋收里的麦子,一颗颗黄橙橙的,极为好看。
  虎子把背包装了结结实实,几乎鼓了起来。我们出了墓穴以后,看着高空悬挂的明月,顿时让我想起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这人一旦在某个领域发了财,就会特别痴迷其中。我看着一本风水书,虽然干了见不得人的事,但好歹有了积蓄。古人说,笑贫不笑娼,救急不救穷。对于人性的思考,我渐渐多了起来,特别我这二十多岁的年纪,几乎学习和反思成了我的一切?临走时,想起风水书里提过一句诗:
  拢月藏识看星峰,人家富贵在此中。横贯古今皆名利,莫把缠关比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