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风水墓穴 > 第四十八章 佛下棺材

第四十八章 佛下棺材


  我算是听明白阳子问的话,意思是说这个墓穴非常重要。按照我的猜测,这墓穴有可能是一块风水宝地,或者说是墓主人身份地位显赫,需要其他人陪葬。
  我回想起《八卦风水秘字诀》中的内容,其中介绍墓穴有十九贵,青龙高耸、白虎双拥、砚台笔架、官诰覆钟、文笔联珠、玉椅香炉、金签玉检、满床牙笏、御屏驸马、席帽摸骨、回龙顾祖、虎头眠案、龙鞍托人、虎峰入云、朝案签象、虎背上人、前官后鬼、前山玉屏、细龙交岭。
  像龙鞍托人我是见过,在回天村的就是见过,行为隐龙吸水和马鞍山有一段距离,加上自己见识不够,并不知道那是一处好穴。
  可如今这个墓穴我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就这九宫连墓我都看不出门道。
  虎子大喝一声说:“管他娘的陪不陪葬,今天窦爷来到这里,就要收刮一番。”
  我心里正想事的时候,突然被他吸引火力,顿时有些茫然,便接过话头说:“虎子,你这是鬼子进村,实行三光政策。咱们可是有文化素养的共产主义青年,可要仁慈一点。咱们只取其中一部分,还要留点钱财给鬼兄弟打点地府里的差人。”
  虎子不以为然地说:“彪子,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阳间里的东西能在地底下好使?还不如拿出来留给我们去建设社会主义。”
  阳子问实在有些忍不住我们的瞎扯淡,咬着牙说:“我们还是打开一个石门,看看里面有没有东西。”
  李柔此时已经在石门口,伸手摸了摸说:“这个石门很厚,用的是花岗岩,虽然有些年纪,但里面还是用石柱给抵住了。”
  我也走了过去,用手给推了推石门,纹丝不动。
  古人造墓的时候,工匠离开墓穴的时候,会把墓门给封死。这封死的办法多种多样,这石柱顶门就是其中一种。
  虎子让我躲远点,看这架势,八成是要来撞门。阳子问突然制止他说:“小兄弟,别撞,这墓穴里面结构复杂,又经过长年累月的挤压,早就不稳定了。如果你这么一撞,墓穴塌了怎么办?”
  虎子挠了挠头说:“我还没想过,不过既然不能撞开,那怎么才能弄开呢?”
  阳子问想了一下说:“我们去其他的地方看看,如果是九宫连墓,那其中极有可能有石门损坏了?”
  我有些认同地点了点头,阳子问的顾虑是对的。但凡一些墓穴,都是经过时代的变迁,已经从内部塌陷。甚至因为墓穴的排水不好,变成一池的死水,几乎臭不可闻。
  对于墓穴的选择,古人是极其讲究的。像这种山地安葬,有十大山不葬,分别为童山、断山,石山、过山、独山、逼山、破山、侧山、陡山、秃山。可我们进到墓里以后,发现这里皆是石头堆砌而成,而且墓穴入口选择东、东南、东南偏南为最好。
  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发现墓穴入口为西北,在墓穴风水上是极为不对的。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担忧也越来越多。
  阳子问走在前面探路,我独自都在后面,有些失魂落魄地跟着。
  李柔对于这个小师叔有些不太喜欢,他和自己的师兄几乎童年。主要怪师父不守清规,娶了一个媳妇,结果老来得子,一跃成了林幽的小师叔。如今这社会,行里人讲规矩,行外人将效率。无非就是见了行业里的大拿,要行叩拜的礼数,才能带你入行。
  以前入行就是讨口饭吃,没日没夜的伺候师父。可现在讨口饭吃的地方多了去了,很多绝迹开始失传,也没人去做伺候师父的事。
  阳子问的父亲收了林幽以后,按理说是人家的关门弟子,可有了儿子以后,非要留一手,所以弄得关系反而不好。可人家不依,非说现在人不讲规矩,不守门道。
  这事后来我从李柔嘴里问出来的,也是得后来林幽想退出江湖,提前过自己的晚年生活。
  我们穿过了好几个石洞,走到一个石门前一看,果然如阳子问猜的一样,石门有的已经松动。现在只需要一根稻草,就可以压死骆驼。
  虎子拿着铁铲就上去帮忙,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把石门给打开,石门一倒就扬起一大片的灰尘。他嘿嘿一吆喝:“树倒林不管,门倒有钱财。”
  我心里一笑,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吆喝,听着虽然不随口,但却很带劲,顿时有种想把里面的东西给倒光似的。
  我把手电筒照了过去,里面有空间很大,差不多有三四丈的空间。
  虎子进去走了两步说:“这墓里怎么啥东西也没有啊。他娘的,古人为啥这么小气?!”看他又走又说的模样,我有些觉得好笑。
  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发现外面的石台是一个巽位。外面的石灯我们没有理会,就直接进来了这里。
  我进来以后,也看了一遍这里。有一座极大的佛像,差不多有两丈来高,十分端详地坐在墙边。佛像身后有不少的云,每一朵云上都有五六个小佛像,如同人们口中所说的极乐净土,都归如来所有。
  李柔有手电筒照着角落里说:“那里有一副棺材,看样子是木棺。”
  我有些好奇起来,这副木棺似乎没有损伤,没有被蛇虫鼠蚁啃食,上面还有黑色的木漆。
  在西藏地区,木材很少。按照当地人的意思就说,蔬菜比肉要贵上不少。可这里有一副木棺,我更有兴趣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起钉,开棺。
  我们把一系列的事做完以后,打开棺材看到里面是一堆看了的骨头,面目狰狞可怖。
  虎子手里按着黑驴蹄子,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似乎有些不适应棺材里的东西。。
  我正要安慰他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有呜呜的怪叫声,像是鬼魂在夜晚里抽泣。那种感觉让我精神一震,十分警惕地看着你了四周。
  房间里开始震动起来,佛像变得越来越不真实,像自己身处在一种朦胧迷雾的晃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