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噩梦消除师 > 第四十二章 被无情抛弃

第四十二章 被无情抛弃


  这是一张半旧的课桌,黄色的木质桌面,刷了灰漆的金属支架。桌面某些地方,被锐器刻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符号,也不知是哪一届学生留下的。
  许承羽摩挲着桌子,默然许久,苦涩一笑,把椅子倒扣在桌上,搬着放到教室后面的黑板报旁边。
  然后,背着书包朝教室门口走。
  全班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经过鹿乔身边时,许承羽把目光重新转向那个纤瘦的身影,鹿乔。
  鹿乔也抬头瞥了他此处不留我,还是走吧!一眼,又飞快把脸转向别处。
  这个好心眼的女孩,已对自己彻底失望了……
  许承羽再次苦笑一下,默默走出教室。
  ……
  走到学校门口,许承羽抬头,眯起眼睛看天。
  天蓝的像波澜不惊的海,几片薄薄的云,像被热-辣的太阳晒化了一样,随风缓缓游荡着。
  “从明天起,我不再是学生了,往后的日子又该如何?我若能像这天上的浮云,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那也很好了。”
  也许是阳光太耀眼,许承羽的眼角竟不觉湿润起来。
  “喂,同学,你哪个班的,不去上课,在这傻站着干什么?”
  一个保安在门岗旁朝他喊着。
  许承羽擦了下眼角,笑了笑:“我已经不是学生了。”
  保安一愣:“被开除了?”
  许承羽神色黯然下来,低头走出校门。
  保安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
  保安队长从门岗里走出来,意味深长道。
  “他就是许承羽。”
  保安瞪大眼睛,吃惊道:“这哥们神人啊,这小小的身板竟然……”
  ……
  街道上,行人车流熙熙攘攘。
  许承羽挎着书包,在街边随着人流慢慢的走着。他看着周围眼花缭乱的店铺,一时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去找老邱,把被开除的事告诉他?
  恐怕行不通,今早刚刚和老邱关系缓和了一点,他要知道了,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退学了再转一所学校,其实也不是难事。但是老邱那边恐怕说不过去,老邱之所以把他转到这所学校,就是为了让他和邱珍珍在一起上学,方便管理。
  搞不好老邱一怒之下,自己就被扫地出门了。
  这事要先瞒下去,慢慢说服他,让他接受这个现实。
  许承羽垂头正想着心事,一个戏谑的男声从对面传来。
  “哎哟,瞧这样子,这是被开了吧?哈哈哈。”
  许承羽抬起头。
  花臂男和一帮小弟,在道边的一处围栏上骑坐着,流里流气的望着他。
  许承羽见他们各个鼻青脸肿,身上挂着绷带,一时愣住,心想这他么的,又是暗夜干的好事?
  皱了皱眉,不想多事,迈开步子继续朝前走,想要一走了之。
  花臂男跳下来,拦住他。
  “把我们打成这样,还想逃避啊!哪有那么好的事?”
  许承羽面无表情道:“你要怎么样啊?”
  花臂男一脸无赖样子:“赔偿我们医药费,想什么呢?”
  许承羽:“你们不招惹我,能变成这个样子吗?活该,医药费自己报销去!”
  花臂男冷笑:“哥们儿,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要不想以后的生活,有什么麻烦……”
  许承羽握紧拳头,脸色一凶:“滚!我现在心情不好,再跟我哔哔,把你们全都大卸八块,信不信?”
  花臂男立即闭嘴,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惧。
  许承羽用肩头把花臂男撞到一边,直接向前走去。
  花臂男盯着许承羽的背影,眼神很快又变得怨毒起来。
  “行,哥们儿,你有种!等着吧!”
  ……
  许承羽走了没多远,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掏出来看了一眼,是一条短信,徐峰发来的。
  “在学校吗?不许再旷课了!”
  许承羽立刻朝四周张望一圈,周围车来车往,一辆黑色汽车停在道边,看不清里面的人。
  许承羽看着那辆车,心里有些慌:“莫非徐警官发现我了?不能让他发现任何端倪!赶快回学校。”
  遂急忙调头,朝学校方向走。
  走到学校门口,几个保安急忙围过来,把许承羽拦住。
  “哎哎,你不能再进去了,领导刚才打电话,特意嘱咐过……”
  许承羽生气道:“退学手续上还没签字,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保安队长不容置辩道:“那跟我们没关系,反正你就是不能进去!”
  许承羽:“……”
  ……
  噗通!
  许承羽从学校后面的一堵围墙上,跳下来。
  这里是一个开阔的操场。
  操场上,一些学生正热火朝天的踢着足球,教学楼里远远传来英语朗读的声音。
  许承羽靠着墙根坐下来,望着教学楼里人头攒动,心情极其低落。发了一会儿呆,从书包里掏出几罐啤酒,仰着脖子,狠狠往喉咙里灌。
  他心里委屈之极,想走出去,被徐峰阻止,想回来,又被保安阻拦。太倒霉了,走到哪里都被人排斥,他感觉自己现在活得像条狗,只能蜷缩在这个角落,哪都不能去……
  一直熬到傍晚,下课铃声响起,学生们熙熙攘攘的走出校园,许承羽才如脱重负,留下一地啤酒罐,翻墙出去。
  ……
  许承羽刚从墙上跳下来,蓦然发现鹿乔正站在墙下看着他。
  许承羽愣了一下,特别尴尬的冲她笑笑。
  “真……真巧啊!”
  鹿乔眼神中带着鄙夷:“你好像还喝酒了?”
  许承羽下意识用手捂了下嘴,解释道:“心情不好,就喝了一罐,解解闷。”
  鹿乔又是一个鄙夷的眼神,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
  许承羽忽然有了些怒意,也许是醉了,冲动的跟上去,一把扯住鹿乔的胳膊。
  “我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鹿乔停下脚步,看了下胳膊上许承羽的手,有些害怕,但又勉强镇定道。
  “你要干什么,请你放手!”
  许承羽没有松手,情绪激动道。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有很多情况,你根本不了解,我想都告诉你……”
  鹿乔谨慎道:“请你放手好吗,我不想听你说什么,我要回家。”
  许承羽固执道:“就几分钟时间,你听我说……”
  鹿乔猛的甩脱许承羽,快步朝前跑去。
  许承羽愣住。
  这时,恰好一辆公交车停下。
  鹿乔上了公交车。
  许承羽愤怒,大声喊着。
  “鹿乔,难道连你也开始排斥我了吗?”
  鹿乔在车里背过身子坐着,对许承羽的叫喊声充耳不闻。
  公交车从眼前开走,渐渐远去。
  许承羽满脸的失落。
  这时,许承羽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许承羽掏出手机接通了,里面传来王伯的声音。
  “喂,承羽吗?什么时候来伯伯这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