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噩梦消除师 > 调整了几天

调整了几天


  “我叫杜克,你当然也没听说过我,不过,鄙人在海外有数家上市公司,个人资产超过百亿。”
  “显然,您是一位富豪喽?”
  2030年,T国,一家夜店的软包会客室内。
  大腹便便的值班经理,喝着减肥茶,坐在大班台后,冷然审视着眼前这位叫杜克的男子。
  杜克四十岁年纪,梳着油光的大背头,保养的很细腻的脸上,戴着一副雷朋太阳镜,高大健硕的体格,再配上一身白色阿玛尼休闲西装,看上去骄傲不羁。
  杜克仰脸一笑,继续操着不太流利的当地语言说道。
  “你得知道以我这样的身份,千里迢迢来到T国,不可能把钱花在蹦迪喝酒,这种无聊的事情上面……”
  “杜先生还有其他需求?”
  杜克伸出两个拳头,相互对撞两下。
  “当然是这个喽!梦域,一种可以在梦境中进行竞技的游戏。”
  值班经理一愣,肥嘟嘟的脸上,露出客气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不好意思,本店不提供您说的什么竞技游戏,您一定来错地方了。”
  杜克哼笑一声。
  “因为这种竞技是地下经营的,你们当然不想对外公开,但没必要把一个知道内幕的人,拒之门外吧。”
  值班经理神色一紧。
  “您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所有……”
  杜克似乎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耐下性子,拉了把椅子坐下。
  “既然你选择装傻,那好吧,我花点时间,跟你聊聊梦域这回事。给我来支烟!”
  值班经理迟疑一下,把桌上的香烟推过去。
  杜克掏了根烟点上,抽了一口,一团烟雾弥漫开来。
  “梦域,其实是一座可以容纳人类大脑记忆、和思维意识的超强服务器。它的发明初衷,是为了构建一个虚拟的梦境世界,它的问世,打开了人类史上在梦境里社交活动的新纪元。”
  杜克夹着烟,目光迷离,陷入幻想。
  “那是一个,可以让人类灵魂脱离躯壳,重新被容纳的地方,一个可以放飞自我,享受畅意人生的极乐世界……”
  “不过,梦域问世之初,曾把专利卖给M国的运营商,做过小范围的玩家体验。有若干玩家由于长时间在梦境中游离,大脑出现了幻觉,分不清现实和虚拟,甚至有人从高楼一跃而下,终结了生命。因此,这项发明还没正式面世,就遭到封禁。”
  杜克弹了弹烟灰,继续道。
  “而梦域的发明人,一直在国际刑警的追捕中,他逃之夭夭,没人知道他的下落。但没想到,几年后梦域竟再次在T国出现,这时候,它已改头换面,成为一款地下竞技游戏。”
  “这种竞技,真是前所未见,它将梦境中的杀戮场面,转化为荧幕直播,通过赌客对竞技者押注的形式,进行盈利。而竞技者,都是从人口贩卖组织手里,弄来的未成年小孩。那些小孩不分昼夜的在梦里搏杀,直到生命消耗殆尽……”
  杜克把烟蒂掐灭了,丢进烟灰缸,冲满脸愕然的值班经理淡然一笑。
  “怎样,我说的很透彻了吧?”
  值班经理眼神中有一丝波动,目光如炬的盯着杜克。
  “你是什么人,这些事情从哪知道的?”
  杜克也直视着值班经理。
  “看来,你们这里真的有……”
  “不,不……您真的来错地方了。”
  值班经理掩饰道。
  杜克腾地起身,凑到值班经理面前,压着火。
  “你还要跟我装蒜?”
  值班经理板着脸,肥胖的手伸向桌上的对讲机。
  “杜先生,您再纠缠下去,我只好叫保安了。”
  杜克眉头一挑。
  “叫保安?行啊!出了这个门,我就雇人来砸店!相信我,我虽然是个外地人,但钱这个东西在哪都好使,我不止今天雇人来砸,我天天过来找你麻烦,专门在你值勤这个点,我让你这个值班经理做的不安稳!拜拜!”
  杜克说完,扭身就往门口走。
  值班经理已观察杜克很久,此人虽然身份不明,但看他言谈举止傲慢无礼,肯定大有来头,不敢轻易得罪,匆忙起身过去,拦住杜克。
  “杜先生,杜先生,有话好好说!我就是个打工的,您可别为难我……再说了……”
  杜克不耐烦的催促道。
  “再说什么,有屁快放!”
  值班经理支吾半晌,硬着头皮说道。
  “那地方,不是谁都能去,为了保密,竞技场只对指定的一小部分富豪开放,况且每个人的资料都录入到数据库了,要是被查出来,首先您的安全我担保不了,我恐怕也难逃其责!”
  啪!
  厚厚一沓钞票,直接甩到值班经理脸上,杜克边哗哗晃着钞票,引诱着他的目光。
  “瞧见了没,欧元!两万欧!照贵国这种消费水平,买套房够了吧?你不动心?”
  值班经理瞥了一眼杜克手里的钱,喉结动了动。
  杜克不耐烦起来。
  “痛快点,你就说能不能办?能办钞票你拿着,不能办,我回头雇人办你!”
  值班经理还在犹豫……
  杜克皱皱眉,欲要把钱收回。
  啪!
  值班经理忽然一把抓过杜克手里的钱,他似乎下定决心般冲杜克点了点头。
  杜克松了手。
  值班经理立刻把钱塞进自己口袋,从桌上拿起对讲机说了一句。
  “有贵宾,接待一下。”
  杜克嘴角微微翘起。
  片刻,一个西装大汉进来,值班经理小声给大汉嘀咕几句。
  随后,大汉从腰后拿着安检棒,从上而下扫遍杜克全身,将他身上的手机、戒指、手表等物统统搜走。
  杜克皱眉,看向值班经理。
  值班经理冲他客套的笑笑,眼神中透着小狡猾。
  “一点小防范。杜先生放心,东西我会替您保管好。”
  “跟我走。”
  大汉催促杜克一句,朝门口走。
  杜克对值班经理严肃的竖了个中指,然后整理下衣服,跟随大汉走出会客室。
  ……
  闪耀的射灯,异域风情的的DJ,疯狂痴迷的舞步,疯狂扭动的肢体,妖娆性感的女子,年轻疯狂的男人。
  人们在这里释放着灵魂的空虚。
  杜克跟随大汉,在群魔乱舞中穿行。
  ……
  男洗手间,三两个撒完尿的混子,嬉闹着走出去。
  杜克随大汉进来。
  大汉反手关上门,外面的嘈杂声被挡在外面,带杜克走到最角落的一处格子间,把挂在外面的维修告示牌移开,拉开小门,推杜克进去。
  映入视野的是,沾满污渍的马桶、和肮脏不堪的墙壁。
  杜克差点呕吐,捏着鼻子嚷嚷道。
  “靠,你搞什么呀,我要去竞技场,不是来看你吃翔的!”
  大汉没理会杜克,伸手按了下抽水按钮。
  轰隆!地面一阵晃动。
  杜克一惊。
  嗡嗡声响起,地面忽然慢慢下沉,整个格子间跟着慢慢陷入地下……
  杜克这才恍悟,原来这是一处伪装过的升降电梯。
  ……
  轰隆,又一阵晃动,电梯停止下沉。
  大汉推开小门,示意杜克。
  “请!”
  杜克懵懵懂懂走出电梯,一团变幻的光照亮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