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进击的替身使者 > 第八十三章 里柯告白

第八十三章 里柯告白


  吃过晚餐和康尼以及让回到兵舍201,看着自己挑选的家具床铺才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又是劳累一天,很想休息但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从柜子里拿出被泡在冷水中的针管,过去那么多天居然还是鲜红色,一般来说至少暗红才对,谦联想到艾伦那恐怖的生命力,或许和那有关。
  “让,赫莉斯塔和尤米尔帮我买的设备放哪里了?”屋子里看不到显微镜,连工作台都看不到。
  “在隔壁房间202,本来是要申请一个新房间的,不过还没等批下来赫莉斯塔她们就搬走了,你要的东西也就放在了202没人动。”让一边烧水一边回答。
  谦点点走出了房门,来到了202门口敲了敲门“里柯在吗?”
  里柯没有穿兵服,穿着吊带睡衣套着一件黄色的针织开衫打开了房门没有带眼镜,看起来正准备休息”谦连长怎么了?“
  看着里柯迷糊的样子谦不由暗笑,平日总是一脸严肃的人也有那么滑稽的一面“我要的书还有显微镜等设备,让说放在这里。”
  里柯点点头打开了房门,原先赫莉斯塔放衣柜的地方衣柜工作台摆在哪里,几本相关的书籍按照顺序被堆叠好,显微镜反射着灯光显得一尘不染。
  “里茄的催化剂在第二个抽屉,抗凝在第一个抽屉……”里柯一边说着一边为谦点燃桌子上的煤灯,细看过去桌面的条纹很是规整,在灯光的照耀下谦仔细的检查了自己所需的药品发现齐全后满意的点头。
  帮助谦把药品放回原位,看着里柯熟练的动作谦突然心里一暖”辛苦你了。“
  里柯摇头”你要搬出去吧,我帮你“
  ”恩“二人各提起桌子的一角,慢悠悠的向门外走去,这个办公桌比想象的沉,油灯一晃一晃,虽然角度很小但不由让谦担心会洒在桌子上,这可是条纹乌木,毁了整体的质感就可惜了。
  正这样担心的谦很快发现担心成了事实,里柯貌似绊倒了什么东西,她一脱力本就晃悠悠的油灯立刻倾斜,灯油撒在桌子上,而灯芯带着火光也随着晃动飞溅出去,它的落点是里柯的脸。
  ”小心。“一直关注的谦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急忙提醒。
  里柯下意识做出格挡动作,挡到是挡住了灯油却顺着倾斜浸湿了里柯的吊带睡衣,而灯芯被格挡后掉在桌上的灯油上,‘噌’的一声带起一条火舌。
  ”危险!“下意识的控‘世界’做出反应,工作台被第一时间拉开,但火舌还是沿着内衣眼看就要烧到了里柯的脸上,来不及多想,左手抓住内衣的吊带粗暴的一扯,慌张要灭火的里柯看着远去吊带睡衣不由松一口气,却感觉上身一凉。
  ”啊!“
  这家伙原来有胸,不能被隔壁发现,赫莉斯塔要怎么想?!动作比思想更快,这或许也战斗本能的一部分,当谦想到这点的时候他已经反手抱住里柯并捂住了她的嘴巴,这个姿势是锁技,里柯喉咙一痛呼声瞬间消失。
  月光穿过乌云穿过纱窗照在二人的身上,而正面迎‘敌’的里柯明显感觉更不对劲了,打光吗!她挣扎起来,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进来那根本洗不清楚吧……谦没敢放手
  ”你冷静,冷静,这一片就我们搬了进来,不要把他们叫醒,你也不想被围观吧。“这话谦总感觉有点熟悉,但他决对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里柯抖的更厉害了,其实里柯不动的话一切还好,锁喉的技巧身体的接触不过是手臂和胸口以上的部位,但她不断的挣扎蹭的谦就非常难受了,上半身**,下半身丝绸摩擦这谁顶的住啊。
  谦顶的住”你不要动,我数五个数放开你,不要激动,不然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
  反复挣脱毫无效果里柯也慢慢冷静下来,她做一个点头的动作,谦松一口气慢慢把她放开。
  里柯重获自由第一时间就是抱紧了自己,而后把身上黄色的针织开衫裹在了胸前却不知道这样一来,那本被遮住的背部却完全敞开,这月光好柔,谦有点想摸上去。
  并不是想,他已经摸了上去,触电般的收回手,脑海里疯狂的思考起来,到底要怎么解释!
  里柯脸色通红的拿起一旁挂着的大衣给自己披上而后开口说“你会保护我吗?”
  “???”谦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弯有点急,明明好不容易想好了怎么解释刚刚情不自禁的流氓动作。
  看着谦没有说话,里柯继续说“其实我一直都很羡慕赫莉斯塔,没有人会喜欢这个世界吧,喜欢这个充满着杀戮和血腥的世界,有着巨人有着丑恶的世界,但她却可以笑的那么灿烂,明明我也很努力了,战斗也好,工作也好,但是我却不可以和她一样,是因为你在保护她吧”
  “谦!你可以也保护我吗?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吧!”
  说着她居然抱了上来,谦身体一僵就要把她推开,却不经意的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勒痕以及脸上的泪珠。
  这个平日面无表情做什么事情对是认真对待,面对巨人不惧死亡的女人现在却是在流泪,心里有些愧疚和怜悯,他愣在当场一动不动。
  “你害怕吗,这个世界。”轻声询问。
  ”怕啊,因为我很弱……巨人也好,驻扎兵团的大家也好都很可怕啊,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明明选最正确的选择,可结果往往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明明想要作为士兵活下去却知道这不过是骗自己的谎言”
  “哪有真正的士兵,这个也好那个也好都是为了自己吧,所以,所以我也一样,我也想要为了自己!留下来陪我……“
  说着里柯抬起了脸,泪光在月光下显得通透,银白的发丝粘在脸上却显得迷人,微风拂过,她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脸越来越近,她踮起了脚尖。
  谦心里叹一口气,他没有吻上去只是用力抱住,他在她耳边轻轻说”安心吧,你是我的部下啊,跟在我身后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正确的,美丽的,没有巨人的,每个人都可以在阳光下微笑的世界。“
  里柯把头埋在谦的胸膛呜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