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进击的替身使者 > 第八十二章 军事竞赛

第八十二章 军事竞赛


  邦兹-伊莱是一个普通的排长,正如许许多多的普通士兵一样,他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完成基本任务,想尽办法的偷懒,打压打压新人日子过的非常的愉快,但今天这个日子到头了。
  “谦连长真的要按照规定完成训练量吗?”连长办公室内,邦兹-伊莱面露为难,其他二个排长也是差不多的表情,集训平日不过是集合摸鱼罢了,现在让他们严格要求等于让一个多年不锻炼已经变成胖子的家伙从新开始做仰卧起坐。
  “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三人面色尴尬,还是邦兹-伊莱开口说”谦连长,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样做的话下面的士兵会抱怨的。“
  看了邦兹一眼,谦语气缓和一些“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这是上面的意思,驻扎兵团需要改变,而我们会是开拓者,现在去完成任务,今天下午的校场我必须要看到除去值班人员以外的全部士兵”
  说完就做出送客的手势,里柯打开房门,三人摸不着头脑的离开,上面?谁?机会?什么机会?
  “喂,邦兹你真的要配合那个年轻的小家伙吗?”克罗切排长问道。
  “他可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还能怎么办?”邦兹-伊莱反问。
  “法不责众,稍微挑拨那些士兵就会自觉的翘班吧。”吉里安一脸的不情愿。
  “算了吧,他晋升那么快我可不想触怒霉头。”邦兹摆摆手先行离开,要尽快通知下去才行,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对于那个什么机会,他很感兴趣,正因为接触过他才明白这个连长并不是那种迂腐的家伙。
  “邦兹那家伙积极过头了啊。”克罗切拍了拍吉里安的肩膀用一种肯定有问题的表情说道。
  “谁知道……走了,我也去准备准备,那些老爷兵真的很麻烦。”吉里安说着也是离开。
  里柯站在门口目送三人走远,他们的谈话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不由问道“谦连长,你猜到他们的反应?”
  “商人的小把戏,哪怕没有价值的商品,有了竞争就会产生价值,他们不配合我会很头疼的。”谦拿起桌上的笔在稿子上写着什么,里柯走上去看到的是军事竞备四个大字列在排头。
  当天中午安排了其他士兵接过了看守城门与河道的工作,整个第六班已经先一步在校场集合。
  “让你们来一是重新分配日后的工作,二是希望你们做好准备以迎接下午的战斗”谦一边说一边给几人发着稿子。
  几人接过稿子,工作无法是从执行者变成监管者,让依旧作为代理连长的存在为谦处理事物,而重点就是军事竞赛计划。
  让很快就看明白,这是希望通过竞争让士兵更刻苦的锻炼战斗的技巧,也是为了让他们适应战斗,适应服从命令。
  “一个月一次,排名第一的班可以得到一百个金币,不错的想法,可是士兵之间是不允许械斗的吧更何况是用立体机战斗,这会无故增加军备的消耗”让表示认可,可是这种军备竞赛是从没有过的。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军备的消耗?你去仓库看看,明明没有消耗的军备还剩下多少。”
  “比起让他们不知道躲在哪里喝酒我更倾向于让他们战斗,如果不是没办法短时间申请到连队壁外训练,我甚至会会他们直接面对巨人。”
  “唔,他们会吓的尿裤子吧。”康尼哈哈大笑,这个比赛很简单他也有了些兴趣,把对巨人专用的刀片换成抹上白粉的木刀,最后没有‘阵亡’的班自然是第一,战斗场地选在北边山上的树林。
  “可是连长,这样会有伤亡吧,立体机人对人的战斗,从没有过的,而且很多士兵那么久没有训练了,技术更是……”马林没有说下去,起码他自己就很不自信。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会负担医药和赔偿,上面的态度下来之前我都会选择行动,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们可以做到带头作用,只有一个榜样才会给士兵力量,给他们追逐的目标,为了防止他们偷懒,我们班会打散每人带一只队伍对抗,所以马林,亚梅洛、麦桑你们三个今天下午实战之前必须训练到我满意为止。”
  三人脸色一苦却不由看向了甘新达,而甘新达满脸的自豪,眼神仿佛在述说着鄙视,而后是实际对练,事实证明他们的确应该被鄙视。
  当天下午二点校场,除去有任务的几个班,谦带领的连队其他人都站在这里一共是八十人。
  站在高台上谦大声说道”各位!我是新上任的连长谦!从今天开始,我们会重新捡起集训以保持士兵的基本素质,不仅如此还会通过军事竞赛增强大家的战斗力,在竞赛中夺得前三的都有奖励,第一名是一百枚金币,训练中出现受伤的情况也会得到补偿,我们的目标是打造出驻扎兵团中最强的队伍“
  下面很快一片哗然,本来心里的不满也被一百个金币冲昏了头脑,一百个金币一个班十个人,每人也可以分到十个金币,等于三个月的军饷,可以说是非常的丰厚了,更何况每个月一次。
  ”现在穿戴立体机,装备上专用的演习木刀跟着我向森林进发。“
  ”是!“嗖嗖嗖的钩爪弹射声,驻扎兵团第一次在日常任务中爆发了惊人的活力。
  这是一片森林,一个下午的战斗也快接近了尾声,现在只剩下了三个队伍。
  ”包围上去。“让和康尼分别站在南北二边树冠上对视点头,二人都决定先干掉谦的队伍。
  ”怎么办连长!“士兵看着被包围的情况也很紧张,虽然被击中了不会当场死亡,可是那是很疼的,如果在高空中那掉下去那就更危险了。
  ”向南边突破。“不用替身的话谦还真不能开无双,康尼的技术也很好,更重要的是谦没办法短时间解决他,给他缠上根本耗不过,所以只能去欺负让带的班。
  ”哇,把我当成突破口,太小看我了把,我可也是前十啊“让一边说着一边迎了上去,二人都是故意在最后的时刻才来找谦决战,以谦的风格让可以肯定他不可能留下多少瓦斯。
  谦没有和让缠斗而是为自己的属下打开突破口,正如让所想的一样,瓦斯不多了,要解决让也不太现实,无论走那边都是一样的结果,无非是队伍受伤更小的问题罢了。
  ”先歼灭谦连长!“让很得意。
  ”突破,突破,我阵亡后由红毛担任指挥继续战斗。“谦一边抵抗一边大吼真有几分壮烈的味道。
  ”是!“红毛士兵大声回答。
  ”连长!“士兵们都有些不舍,这个连长可是一个猛男带着大家一路按着其他队伍打,难道要在这里止步前三吗?
  可哪怕他们拼死抵抗可也无济于事,这个时候才能看出平日没有苦练之间士兵的差距,在谦退场后他们坚持不到十分钟就全部阵亡。
  最后获得第一的居然是让,比起阴险还是他更胜一筹,混战中康尼的班不知不觉就越来越少,等谦的班完全阵亡的时候他猛的发现,自己的班根本打不过让的班了,而他本人也在让和其他士兵的围攻下含恨阵亡。
  校场的颁奖仪式,除去六个重伤的人现在躺在医院,其他的士兵几乎全员绷带,他们乖巧的坐在下面看着颁奖,或许自己以后也有上台的机会,而且那个叫谦的连长一个下午基本把每个班都追了一次,战斗力强的可怕,让人不由去佩服。
  ”你也太阴险了吧,说好一起打谦的,中途偷偷下黑手。“康尼接过里柯递上的八十金币不由嘀咕。
  ”没错啊,一起打谦,但我没说不能互相攻击啊。“让接过一百金币笑的很得意。
  谦也是苦笑,不用替身的情况下,立体机与立体机战斗他本以为也可以用武力碾压,但结果却发现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就是瓦斯。
  如果一方跑一方追,那么武力就是一个笑话,谦可以爆发来追上敌人做到一刀必杀,可用不了几次就会直接成为步兵,而为了保存气体不得不放慢速度就会变成另一种尴尬的情况,表面是威风凛凛的追着其他部队,其实是被遛来遛去啊,这个叫做遛狗吧……
  甘新达在台下看的羡慕,不只是他其他的士兵也一样,有些人是因为所谓驻扎兵团最强队伍的荣誉感,为了得到与人不同的优越感,而有些人是因为实际利益,不管怎么说他们第一次觉得学到的立体机动技术的确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