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万界最强龙套 > 第六章 满腹经纶西门庆?

第六章 满腹经纶西门庆?


  日色渐微,梅溪谷渐渐热闹起来,外面搭建的赏花台上站着两支从外地请来的舞狮队伍。
  几声震天锣鸣响起,舞狮开始。
  一炷香后,表演结束,县令大人穿着官服一步步走上赏花台。
  清河县的民众在台下人头攒动,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张小羽站在台下,隐藏在人群中,听着县令对清河县近来发展的规划。
  嘴角莫名扯动,心想就算是在古代,GDP也是一城之重啊。
  只是县令身边那人又是谁?
  张小羽疑惑的望着那从上县令上台就一直站在他身边的黑衣少女,脸上带着面纱,看不清样貌,显得很神秘。
  而且县令在讲话的时候,目光都会若有若无看向少女那里,神色尊敬。
  奇怪,张小羽打量着周围的民众,发现他们看到台上出现的少女也是面露诧异。
  这一次梅花会的才子名单早已确定下来,并且流传了出去,这其中虽然有不少是陌生名字,但好像没有女子吧。
  疑惑归疑惑,反正台上的女子无论是谁,跟他张小羽也没什么关系,倒是清河县令讲话的方式挺独特,好几次都让张小羽笑出声来,让旁边的人像看傻子一样。
  很快,县令讲完话下了台。
  清河县虽然不大,但富甲官员还是不少的,在县令下台后,又有一些其他职位官员和赞助商户进行发言。
  一晃,近一个时辰过去,台下的人已经有所不耐,好在随着最后一个环节到来,观众的情绪顿时高涨起来。
  十数位气质不凡,相貌英俊的青年从远处走来,这些都是其他县的才子,名气远近闻名,大都出生书香门第,有的祖上甚至出过状元探花。
  这些人一出现,台下的人都激动起来。
  “哇,快看,是水云县的宁远,好帅啊!”有花痴女托着腮,脸色绯红,一脸娇羞。
  “哼,小小一个宁远,哪有我的慕容温柔,那才是真正的儒雅书生,宁远比起他简直提鞋都不配,”很快,有女子尖酸反驳,但话音刚落,就见这女子身后有个汉子扯了扯她的衣角。
  “干嘛?”女子很不开心。
  汉子委屈道:“媳妇,你是有男人的人了。”
  “哦,”女子讪讪一笑,“我忘记了....”
  随着那些才子的身影越来越近,人群的骚动也越来越激烈。
  “真是宁远啊,听说他从小熟读四书五经,天资过人,一首云莲台不知迷倒了多少清纯少女,连张俞张大诗人都曾夸奖过他呢。”
  “张俞,是哪个写出了白云集的大诗人张俞?”
  “没错,据说这宁远曾经跟在张大诗人身边当了三年书童,一身所学不知超过其他才子多少,看来这一次诗士的称号要被他得到了。”
  “哼,宁远虽强,但你们不要忘了,风行县孙不昊也是这次梅花会的大热人选,他祖上可是出过状元,曾经得到过尚书大人亲自接见,论底蕴,孙不昊可是比宁远强多了。”
  “你们这么说把我蔡徐放哪里了?”
  ……
  一时间人群吵闹,都在为自己喜欢的才子说话,让张小羽疑惑的是,这些人讨论的才子没有一个是清河县的。
  西门庆,想到那个抢走了武大郎老婆的男子,他这次会代表清河县参加梅花会,按理说应该会有很多人支持才对,可张小羽听了半天,发现一个支持的没有。
  而且,张俞,张小羽没想到会在水浒世界听到传说中的诗人,这可是名留史书的真正大诗人,代表作白云集在千年之后还一直流传着,但这样的人教出的学生,应该会很有名才对,为什么会来到清河县?
  梅花会虽然是清河县一大盛事,但最多也就在附近几个县有名罢了,往年吸引来的大都是一些花花公子,腹中才学浅薄,很少有真材实料的。
  现在连大诗人学生,状元后代都过来了,而且听着人群的争论,张小羽还听到许多同样身份惊人的才子。
  那西门庆呢,以西门庆的才学,想要在这些人中脱颖而出,应该会很难吧。
  张小羽一时有些出神,如果西门庆不能在梅花会上一鸣惊人,那他的准备还有什么意思。
  “不行。得想个办法帮帮他。”张小羽这样想着。
  随着才子们的登台,梅溪谷的气氛终于达到了高潮,此刻对面梅溪酒楼那些女子再也顾不得矜持,都是忍不住探出头望向这里。
  而也就是在这时候,张小羽终于看到了那个人,西门庆!
  嘴角含着笑,他就这样一步步走来,身边还跟着几个其他县的才子,这些才子在西门庆身边,好像在刻意衬托他。
  一眼看去,西门庆的相貌除了英俊,还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足以令所有女子沉迷。
  果然,能让潘金莲这种女子都为之倾心的人,最起码第一眼看起来,很是道貌岸然。
  张小羽眯着眼,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不亏是西门庆,单凭一张脸就足以让无数小姑凉投怀送抱了。
  只是哪怕这家伙再英俊,毕竟抢了武大郎的老婆,抢了武大郎的老婆就相当于抢了他张小羽的老婆,这是无法被原谅的事情。
  但就在下一刻,张小羽忽然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西门庆。
  此次梅花会一共有十一名才子参加,西门庆身边现在站着三位。
  这三人从出场时候,少有的欢呼声来看,名气不算很高,却也是不可小觑那种。
  所以.....三人中,其中一人向前踏出一步,向梅花台上的少女抱拳致歉道:“李...姑娘,这一次梅花会我本有备而来,可没想到会在这遇见西门兄,几天下来,周某对西门兄的才学深感佩服,自知不是对手,所以梅花会我宣布,退出。”
  “还有我。”
  “我也是。”
  西门庆身旁,另外两人一齐踏出,一同说道。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死一般寂静。
  所有人都看向西门庆,眼中有着不可置信。
  才子们大都性格孤高,谁也不服谁,而梅花会便是一个让他们大展身手的地方,可以说敢登台论诗的才子,基本上都有几把刷子,很少会有像今天这样,诗会还未开始,就已经打了退堂鼓。
  而且...还是三个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场中聚集了所有视线的那个英俊青年,西门庆。
  每一位才子虽称不上满腹经纶,却也是饱读诗书,非一般书生可以比较,而能让三位才子直接弃权的西门庆,又有多强?
  台下,
  张小羽眉头一挑,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轻声低语:“这才有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