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选择住在灵都 > #6 用我的双手,成就你的早餐

#6 用我的双手,成就你的早餐


  额……
  好像不痛啊。
  “你!你的防御力怎么这么高!不对,这个世界的人类已经进化到这么强了吗!”
  但是只是一瞬间的,他就像想到了什么方法一样,开始冷笑。
  “或许是我太久未出现,拳头还未恢复力量,但是!不要紧,你很幸运,你有机会品尝一下……我的生死簿!”
  说完,他一把手抓住了腰间挎着的书,书页翻飞,漂浮在空中,他抬起那破旧的毛笔,一划!我可以清晰体验到,他绝对把我的名字写了进去!
  “额……我好像……还没死?”
  “卧槽!!!!你是怎么做到的!生死簿的力量理应无人能敌啊!”
  只见他把书本合上,仔细端详书本上的字……
  “我#%……的地府儿童出版社!”
  然后他就重重地把书摔地上了。
  喂,所以这家伙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刚才却想要把我杀了?我活动活动一下拳头。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你最好别过来!”
  “你刚好像要杀我诶?”
  “没有这回事,你听谁说的!”
  “别给我装蒜了,你应该怎么补偿我呢?”
  “来人,快!快护驾!”
  我一拳锤过去:“护驾是吧!”
  “停!”
  又是那股帝王之气,我竟然又忍不住听从他的命令了。
  “我是阎罗王的差玉啊!这样,你和我签订契约,我当你的差玉!”
  “差玉?噢,就是身份玉嘛……我要和你这个菜鸡签契约干啥,搞不好还会拖累自己。”
  “你不签?那更好,放我走好不好,我现在只想离开!”说完,他竟然自顾自地哭了起来。
  “停停停,我又没欺负你!你总得让我知道,和你签订契约是不是真的有好处吧!”
  “我能让你成为阎罗王的差使!”
  “我是阎罗王的差使,那阎罗王呢?”
  “上一代阎罗王……已经神消了……”
  我对着一切的背后都很感兴趣,所以一瞬间又对他有了一丝兴趣:“讲给我听,我很感兴趣。”
  “近年来地府的情况越来越混乱,几年前,地府突然出现数条裂缝……很多鬼差,会受到吸引一般,径直走进去。地府十殿阎罗理念不同……有的认为这是一次机会,前往人界的好机会,有的认为应该搬救兵修复这些裂缝。地府就这样,开始了混乱。”
  “大概意思我清楚了,那你是怎么来的?”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会以差玉的形态出现在人间,只能说明阎罗王已经神消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物色一名差使?”
  “我有依稀记忆,地府已经残破不堪了,死去的人由于没有及时获得审判,他们的灵魂无法进入轮回,现在地府早已成了游魂回荡之地,群龙无首,必须能够有人去拯救地府,所以!我选择了你!你只需要搜集阎罗王的神魂,就可以了!”
  “哦,我好像对拯救地府没什么兴趣,不过,想到如果自己死了只能成为孤魂野鬼,我似乎,又有点兴趣了。”
  “对的小子!就是这种态度!”
  “毕竟这是切实的利益相关,我和你签订契约!”
  “非常好!就是这个干劲!”
  “额,怎么签啊……”
  “把你的差玉拿出来,对准我,心里默念着一些连接相关的东西即可。”
  “差玉?我没有差玉……”
  “没……没有差玉?……在有差玉的情况下,你和我签订契约,你就是差使……在没有差玉的情况下,我会直接成为你的差玉,你会成为……下一代的……阎罗王……”
  “想签就少说两句,我已经想好了。”
  “想好了?看来你是有成为阎罗王的潜质的!”
  突然,天空乌云密布,唯独中间有一道亮光,乌云慢慢卷曲,即便现在是早上,但整个天气,就像是末日一般,乌云蔽日。
  天空中,飘荡着极其缥缈的声音……
  “阎罗王的身份,天宫允许了。”
  “竟……竟然允许了!看来你小子绝对不简单!”
  突然,天台上站满了人,赫然是那群新生,以及导师……
  天空也在一瞬间恢复了,我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我已经被传承了。
  我悄悄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差玉,上面写着的“十殿阎王·阎罗王”,才分明提醒了我,我的确,就是阎罗王了……但是我的武器呢???
  说好的生死簿,判官笔,跑哪去了???
  此时,茶寮的糟老头已经走到天台正中央了:“阎王降世,我等原先群龙无首,还望阎王出来,带领我们的鬼官大队,额……走向美好的明天!”
  我一搭糟老头子的肩膀:“没错!我就是那个阎罗王!”
  糟老头子满怀欣喜,那脸笑得不知道有多灿烂,回头一看,呆住了:“你和臭小子还不去完成任务,跟我在这装什么,你说你是,你把你身份玉拿出来啊!”
  卧槽,你这是歧视我,你看我不震惊死你,我把差玉从胸口掏出,举到他面前:“自己看清楚啦!”
  “鬼差·觉闻司?”
  周围瞬间爆发出阵阵笑声。
  什么情况?只听得一个声音在我耳根子后面说悄悄话:“臭小子,这群人是楚江王的人!不清楚阵营关系先不要轻举妄动,我现在略施小计,被笑了是小事,没了命那就是大事!”
  所以说楚江王是敌人?
  “不清楚,我已经忘记了,不管是敌是友,我们现在只认阎罗殿的人!”
  卧槽,你能听得见我在想什么?你说得很轻松,但我现在入学的学校,以此类推,是楚江王的手下办的吧!
  “啊,嘿嘿嘿,老师,看这气氛这么严肃,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莫慌,我现在就去做任务。”
  “给!我!滚!”
  卧槽,这糟老头子在茶寮的时候那么素质吗?怎么吼起来那么大声!要是世界对我再温柔一点就好了,哭……
  “好了臭小子,现在我们首要任务是提升实力,这段时间先安心的在这个学院学习,尽快让自己实力提升起来!”
  那我的武器呢?就是那些个酷炫的生死簿,判官笔。
  “只要你实力提升起来,这些东西都会自己出现,这些东西,是你精神力的体现,只有你有这个精神力去操控他们了,他们才会认你为主。”
  “臭小子,我把先前这个老头给你的任务显示给你,你先照着做,对你很大的好处!”
  好吧,那就赶紧溜,太尴尬了!这里有没有缝,我想钻一钻。
  冲出铁门,我感受到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任务:看破。
  看破。觉闻司特型任务,要求学员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进入铁门的方法。
  规则如下:
  1.执行任务时,绝对不会有其他学员和你有重复任务。
  2.不得有其他学员/普通人发现你的任务。
  3.身份玉不得丢失(丢失直接为0分)
  4.不得通过其他人进入。
  5.尽量减少身份玉能量消耗。
  所以说,张奇便是在完成任务的时候,被我发现了,所以才拼命逃跑,额,这么说来,我好像把他任务的坑全踩了。
  哈哈,也怪不得我了,菜是原罪啊,像这种铁门,我一天就能搞定,而张奇在那卡了三天,哈哈哈哈哈。。
  我回头看了一下铁门,铁门不知何时,已经关上了,铁门上面有一个极其奇怪的图案,诡异而扭曲,像是一个人,在四肢上挂了锁。人体的肌肉,实质上可以用几个铁环来代替,肌肉走向是和扣在一起的铁环一致的。而这把锁,扣过这个人的“铁环”的首节和末节,整个人蜷缩在一起。
  所以说,要“看破”……我该如何看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