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选择住在灵都 > #5 灵都城中能住人,宰相肚里能撑船

#5 灵都城中能住人,宰相肚里能撑船


  如果我没猜错,以师姐打开棺材门类推,这个东西必然是打开顶楼的关键道具,只不过为啥我没有……
  不管怎样,现在在我手上,线索哥还能掀起什么波浪?
  这玉上刻着一排字,细看是:鬼差·锁命司。
  锁命司,难道每一个新生都会被分配一个职位,只不过为什么我没有?这个东西从哪里得到的,不行,必须得问一问。
  “你这块玉,从哪里拿的?”
  “我回答了,你……你就还给我?”
  “还给你,你现在还有机会讨价还价吗!”
  线索哥吞了吞口水:“难道你没有吗?”
  “抱歉,我还真没有。”
  “所以说你真的只是个普通人!那你怎么知道顶楼的事!”
  “别跟我废话,老实交代就行了,我告诉你,可别掺杂半点谎话,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观察,你要是说谎,这块玉……”
  我给他露出一个友善的笑脸,但他明显有点抓狂……
  “你……你悠着点!新生试炼之后,这块玉会根据每个人的策略生成,我是看新生手册的时候,摸摸口袋才发现的”,线索哥吞了一下口水:“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新生试炼?我大概懂了。”
  新生试炼,按照推算看来,应该就是我遇到的白衣服小姐姐了吧,虽然不知道别人遇到的是啥,不过,进去的大家都是普通人,试炼不会太难是肯定的,比如我遇到的小姐姐,即便她把我打得浑身散架,从幻境中回来后,也还是一切正常。
  线索哥伸伸手,想从我这拿走这块玉。
  我赶忙把手往后一缩:“诶?等等,你得带我去顶楼。”
  线索哥擦了擦汗:“你是我见过最不怕死的正常人!”
  我们顺着楼梯到了顶楼,线索哥把铁门又给拉回来关上了:“把玉拿来,不然进不去。”
  “你可别耍什么花样。”
  只见线索哥拿过这块玉,眼前的铁门就出现了三个凹坑,线索哥把玉对准其中一个和他玉形状相同的坑,似乎用尽全身力气地把它往里按。
  这几个坑,没有一个和我所佩戴的石头形状是吻合的。
  周围阵阵气流涌动,我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
  然后,门渐渐打开了,背后早已变成了另外一个空间,这恰恰是我昨天来的顶楼,此时,顶楼似乎更加活跃了,走廊上人来人往,显然,这些人也是新生吧!
  “按照导师所说,你应该是看不到这背后有什么,反正我先走了。”
  然后线索哥一脚跨入,回过头来,他显然以为我看不到或者听不到,对着我做了个鬼脸……还骂了我一句。
  啪!
  一道清脆的响声在线索哥的脸上响起!
  “我靠,你看得到!”
  线索哥似乎瞬间就惊到了,此时,他身后有个人走了过来。
  “锁命司新生,张奇,把你的身份玉拿出来。”
  “哎呀,学长,我可是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呀!”
  说罢,张奇就将身份玉递给了学长。
  那个男人拿过玉,在身上捏了一下,还给张奇:“锁命司张奇,第一次考核评分50分,其中行动被其他新生知道扣10分,用了三天,在他人蛮力的帮助下才破坏锁,扣20分,开门外泄了90%的能量,扣20分。考核不及格,去找你的导师吧!”
  张奇怨恨地指着我:“我靠!都怪你。”
  “喂喂喂,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明明就是你太菜了吧!”
  张奇又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就溜了。
  他对我的愤怒可以说肯定达到了极点,但是不动手,说明顶楼肯定是有什么特殊规则保护的,而这些规则必然写在新生手册里,想到这里,我又是一阵苦恼。如果这个世界对我再温柔一点,那就好了!太痛苦了!
  刚跨入一步,那位刚考核完张奇的学长头也不回地走了,看来这里有什么特殊方式标记先前提到的,正在进行考核的人。
  想来那位老先生跟我说今天有任务,也就是要给我一项考核任务吧,而且从先前的只言片语推断,我的入学时间算是晚了,虽然现在是八月底而已。
  这种周围所有人都明白了,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真不好,一切都需要我一步步去摸索探寻,不过这不也正是我的兴趣吗?去消除这些未知的事物,让他们以完整状态呈现在我面前,即便可能很危险。
  现在,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先去茶寮。
  这人挤人的走廊,却有股异常的安静,如果说说话的话,大多数人都是小声在说,所以显得声音细细碎碎,原本就很小声,说话的人有很多,非常不利于我收集信息,所以不乱逛,我径直往茶寮走去。
  茶寮还是那么让人感到不舒服,随着一声欢迎光临,我还是进来了。
  老先生依旧是坐在中央的位置:“昨晚的风,可凉快?”
  老先生身前,那煤炭正烧得红火。
  做人还是要有点AC数的,老先生这么一说,肯定是对我昨晚的表现不满意了,所以我必须要表现啊。
  “喂,臭老头,你到底在耍什么只见老头花样!”
  “哼,算了,跟你这个粗鄙之人争论,只会浪费我时间,拿去拿去,滚吧。”
  只见他随手丢来一张木制的令牌,就背过身去。但木牌速度却异常的快!木牌以斜切之角插在地上,离我分明就差两厘米……吓死我了。
  我将木牌捡起,那木牌唰的一下就蹭进我胸口挂的石头里,但是……接下来什么都没发生!
  奇怪了,不是给我任务吗?任务呢?
  “喂,老先生,额,我的木牌呢?他好像……被吸到石头里去了。”
  “吸进去了你还问我,看不懂字吗?”
  老先生这才刚说罢,那闪瞎我狗眼的煤炉又亮了,得了,这次我直接在天台了,此刻的我,感受到阳台的风,心中十分凌乱,请问怎么回宿舍,在线等,挺急的。
  对了!吸收进去了,就看得到字了,可是吸收的是这石头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石头也不是我的呀。
  突然间,我有强烈的意识,我被人盯上了……这里是天台,有什么地方可以盯上我……在我面前!不对!我猛地一回头,不对!还在面前!难道,是我胸口的石头!
  啊!好痛!我感受到胸口的石头弹出一块碎片,所以我赶紧把它摘下来,扔到了地上。
  那强烈的窥视感!就仿佛在那一瞬间,我浑身上下都被看光了,连血管的分布,都被对方了解得清清楚楚!
  把碎片拔出,捂住胸口受伤的地方,幸好没什么大碍。
  “啊!空气,这无比清新的空气啊!”
  是谁!谁在说话!
  映入眼帘,只见一虚影,漂浮在石头上。
  那虚影分明蓬头垢面,腰间挎着一本残破的书,还拿着一支破旧的毛笔。此时却露出了胜利般的笑容。
  “哦?那边的小鬼,过来。”
  “你……你是谁?”毕竟第一次和这些难以理解的东西聊天,我是第一次。
  “我?你一个小鬼还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吧!”
  “那……那我凭什么过去。”
  “凭什么?就凭我对你绝对的实力碾压!”
  瞬间,我感觉到如临大敌,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帝王之气,仿佛与眼前这个虚影已经融为一起,我竟然,产生了服从命令的念头!
  我小心翼翼地往他身边靠拢。
  “哈哈哈,本王已经很久没有试过力量了!就让你成为我第一个敌人吧!古吉,我宣判你有罪!竟然敢拐跑我!”
  说罢,只见他一拳向我锤来,拳风阵阵,这一瞬间,我感觉我的人生就像跑马灯一样,在我眼前快速划过……
  所以说,我要死了吗?
  再见,世界,虽然我很爱你……。
  等等……
  额……